一個周末晚上的9點多,上海白領寧小姐去興業太古匯喜茶店排隊買飲品。半小時過去,還有五個人就要到她了,經理卻面帶微笑地出現,通知她今天的飲品已經賣完了。

相比別家喜茶門店,興業太古匯客流量目前相對少一些,可放眼全國,幾乎每一位喜茶消費者都有過排長隊的經歷,這種現象如今有望得到改善。

在6月12日的“微信智慧餐飲行業大會”上,喜茶CTO陳霈霖宣布,喜茶在廣東的所有門店已經上線了小程序,這款小程序支持堂食點單、提前預定飲品、外賣。

變革已經來臨,支付寶和微信帶著解決方案和流量入口對企業伸開雙臂,行業也湧現大量從事智慧零售、智慧餐飲管理的創業公司,每一位選手都摩拳擦掌。

智慧餐飲是什麽形態?

喜茶沒有對小程序作任何推廣,只是一個小程序二維碼張貼在廣東的40家喜茶門店里。

以至於大量消費者根本不知道,在廣東購買喜茶不用排長隊到街上,掃描二維碼或搜索小程序就可以實現點單了。

想象一下,你在地鐵上通過喜茶小程序預定飲品,到了喜茶門店直接取餐,所有的排隊時間都被省去了。

上線30天,沒作任何推廣的“喜茶GO”小程序已經積累了50萬用戶,用戶的複購率每天都在提升。

陳霈霖對第一財經表示,喜茶GO小程序已經推廣到上海,長遠來說會推廣到全國所有門店。“這僅僅是一個基礎的開始,這個引擎(小程序)可以做三個方向的抓手,管理、營銷和智能。”陳霈霖稱。

必勝客上線小程序的時間要更早,小程序應用場景也更為豐富。

“我們公眾號大概有3000萬粉絲,我們同時擁有4500萬會員的數據庫。消費者通過小程序點餐時,CRM(客戶關系管理)數據庫會自動整合。根據消費者的歷史用餐信息,每位消費者菜單上菜品順序都有可能不同。”必勝客市場總監高喆稱。

在上海的智慧餐廳概念店里,必勝客使用了一款貨郎機器人,這“位”機器人自由地遊弋在餐廳,等待著消費者召喚。

這是一個無人零售的場景。消費者授權開通微信自動扣款,用小程序召喚貨郎機器人,貨郎機器人打開身上的“貨倉門”,消費者取走想要的產品,貨郎機器人關上貨倉門後即可自動結帳和扣款。

今年5月,周黑鴨第一家智慧門店在深圳君勝·前海天街購物廣場開業。周黑鴨華南大區總經理何毅平稱,門店的痛點在於選址,客流量高的商業體租金昂貴——巨大的客流量不一定是周黑鴨的目標客群,周黑鴨要找的並非最核心商圈,而是離顧客最近的工作站。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消費群體以湖南和福建人居多,而深圳前海周邊的用戶信息與之相匹配,周黑鴨首家智慧門店於是落址前海。

這家門店用了刷臉支付、手勢支付等黑科技。何毅平透露,智慧改造後的一個月里,門店到店顧客客單數提升了21%,顧客購物時間縮短了55%。

微信智慧餐飲方案解決升級

在2018年一季報中,騰訊稱為滿足廣告主對平臺社交廣告的強勁需求,微信朋友圈的廣告展示量於三月底,由之前每天一條增加至每天最多兩條。

騰訊正在釋放社交廣告的商業價值。6月12日,微信同時宣布了智慧餐飲方案開放的新能力,即“微信+廣告行業賦能”。

在這個方案里,微信交易筆數和廣告贈送費用折算掛鉤,微信大數據+支付數據則形成了精準的廣告投放人群,廣告投放後可以拿到更多的服務激勵。

微信支付團隊展示了數據開放的更多願景,通過商家數據和微信支付形成用戶畫像,助力企業進行新店選址、精準營銷和新品研發。

這似乎是一個雙贏的局面:消費者更為快速地找到自己心儀的商品,商家更加智能精準地去服務消費者。

但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是數據安全和消費者隱私。當消費者走進門店用微信或支付寶完成一筆消費,哪些數據被平臺沈澱,又有哪些數據被商家獲取?平臺可以開放哪些數據給商戶?

微信支付運營中心副總經理雷茂鋒對第一財經表示,如何整合商戶信息是微信和騰訊一直在探討的問題,用戶的隱私安全是騰訊底線,微信開放的數據經歷了脫敏脫密處理。

“比如說商戶選址用到了一些數據,但我們沒有把數據給到商戶,以周黑鴨為例,從商戶交易數據中看到交易ID更多是湖南和福建的,而微信數據顯示在前海來自這兩個地方的人更多,我們就建議去前海開店,我們不可能把單個信息給到用戶。”雷茂鋒稱。

提供零售、餐飲解決方案的不僅是行業巨頭,創業公司也獲得巨頭加持。5月16日,美團宣布全資收購餐飲SaaS服務企業屏芯科技;5月31日,零售行業數據應用服務商“互道信息”宣布獲得由騰訊領投、光速中國跟投的數千萬美元 B 輪融資。

騰訊的解決方案和其它公司又有何不同?雷茂鋒稱,微信或騰訊不會自己做SAAS系統,更多是關註底層、打地基一樣的能力開放,微信支付、圖象識別、大數據、人工智能分析、小程序、公眾號等都是騰訊的能力。美團等公司會做系統,但各種系統可以放騰訊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