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大有加快節奏之勢。但是在大力“引進來、走出去”之時,金融發展過程中暗藏的風險也不可小覷,如何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這一攻堅戰成為各界關註的一大問題。

“擴大開放是推動資本市場長期穩定健康發展的必由之路。根據黨中央、國務院關於金融業對外開放的總體部署,證監會加大了資本市場開放的力度,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努力形成資本市場全面開放新格局。”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6月14日在陸家嘴論壇上傳遞出資本市場後續對外開放的部分計劃。

金融市場在擁抱全球化的同時,對於一些待防控和化解的風險,關鍵則在於全面深化改革。

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需要優先考慮加快企業結構調整、妥善處理企業債務違約問題、大力推進信用建設、解決違法成本過低問題,以及合理把握金融創新與風險防範的平衡等方面的問題。

對外開放步伐加大

中國的金融市場正以更加開放的姿態走向世界。

近些年來,我國資本市場各領域對外開放的廣度與深度不斷拓展。從實施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制度、放開境外機構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到“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相繼正式起航,再到原油期貨上市等一系列開放舉措,使我國資本市場發生了重大變化,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

“我們不斷完善滬深港通規則制度,擴大標的股票範圍和每日額度,滬深港通業務規模持續穩定增長,目前累計成交金額已達10萬億元。”方星海同時稱,認真聽取國際機構投資者對QFII和RQFII政策規定的改進意見,與有關部門協同工作,進一步便利國際投資者利用QFII和RQFII開展跨境投資。

繼滬深港通之後,目前,“滬倫通”的推出已進入倒計時。方星海表示,滬倫通大的制度安排已經就緒,操作層面的準備工作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有望於年內正式推出。

歷經數次闖關,今年5月31日開始,A股納入明晟指數(MSCI)指數,這標誌著A股市場加速融入國際資本市場。“從納入到6月11日為止,滬港通和深港股的日均凈流入達到36.1億元,比今年前五個月的日均凈流入提高了167%。”方星海表示,證監會會同有關部門及滬深交易所已經著手研究相關新的制度與工具安排,其中包括改革股票收盤價格產生機制、規範停複牌制度以及股指期貨等工具,以便盡快將目前的A股納入因子從5%提高到15%左右。

此外,推動證券行業放開股比限制相關政策已經落地。方星海表示,目前已有3家外資機構向證監會提交了申請材料,還有不少外資機構正在積極接洽。

今年以來,期貨市場對外開放邁出實質性步伐,原油期貨、鐵礦石期貨實現引入境外交易者。其中,上海原油期貨上市不到3個月,交易量和持倉量均已超過迪拜原油期貨,邁入世界前三的行列。方星海表示,未來還將推動更多商品期貨和金融期貨引入境外交易者,更好服務國際大宗商品貿易、產業升級調整和實體及金融企業的風險管理。

提高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額度、簡化審批,取消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匯出限制、取消鎖定期……今年4月以來,一系列有關合格機構投資者雙向開放的政策推出,也預示著中國金融市場改革開放再次進入一個快速推進的窗口期。

“穩定的外匯市場形勢為進一步改革開放創造了有利條件。”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6月14日在陸家嘴論壇的發言中指出。在複雜多變的國際環境下,外匯管理部門將以服務實體經濟為體,以資本項目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為翼,探索形成“一體兩翼”的改革開放基本路徑。

潘功勝指出,我國推動資本項目開放的總體考慮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一是推動少數不可兌換項目的開放,通過交易和匯兌環節上下遊聯動,提高跨境證券交易等項目的可兌換程度;二是提高可兌換項目的便利化程度,減少行政審批,實行負面清單管理,弱化政策約束,提高政策透明度和可預期性;三是提高交易環節對外開放程度,按照準入前國民待遇+負面清單管理原則,擴大國內市場尤其是服務業、金融服務業對外開放,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目前,我國人民幣國際化已經取得了多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進展。潘功勝表示,未來將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再上新臺階,同時要加快人民幣國際化中心建設。

“有人對金融業對外開放心存顧慮,認為開放金融服務業可能沖擊中國的金融市場,引進外資股東可能威脅國家金融安全,這種擔憂是多余的。”郭樹清表示,到目前為止,外資銀行在我國的市場份額只有1.3%,外資保險公司也不過6%左右,“事實上,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中國的商業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更無法想象有許多中國金融企業進入全球銀行業和保險業的前列。”

如何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

在肯定金融業取得的成績同時,在陸家嘴論壇上,金融風險的防範和化解也被重點提及。

“‘三大攻堅戰’中第一大攻堅戰就是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這個題目的透徹討論,能夠為打好攻堅戰、在全球金融治理體系中克服以往的弱點、增強治理能力以及防範下一輪經濟金融危機作出重大貢獻。”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稱。

在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楊偉民看來,打好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不僅是金融部門的任務,其他有關部門和各地區也要履職盡責,因為金融風險一面是貨幣政策、金融機構、金融監管等方面的問題,另一面是實體經濟、房地產、地方政府債務等問題。

“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是‘刮骨療傷,壯士斷腕’。”郭樹清表示,在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的征程上,需要著力解決一些領域滯後的問題,加強薄弱環節。他認為,當前需要加快企業結構調整,目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處於膠著狀態,必須求同存異,尋找最大公約數,建立健全企業、銀行、政府各方責任共當和損失分擔機制。

近期企業債務違約現象較為突出,成為市場的一大隱憂。對此,郭樹清表示,到2018年5月末,企業債券違約後未兌付金額,只占存量信用債總金額的0.43%;對於違約問題,要遵循市場規律,實行差異化金融政策,對於長期虧損、失去清償能力的企業要堅決退出,對於出現暫時經營困難的企業,相關各方要加強溝通協商,采取積極措施共同努力,幫助其渡過難關。

目前,地方政府法定限額債務總體可控,但隱性債務規模過大、增長過快、底數不清、風險不可測。楊偉民認為,地方政府債務要嚴控增量,逐步化解存量。

對此,他提出四個方面的建議,一要嚴控隱性債務增量,中央正在研究制定相關辦法,要對地方政府、金融機構、相關金融企業問責,三者目前都是預算軟約束、風險軟約束;二是穩妥化解存量,擴大地方政府法定債務規模置換部分隱性債務,防止過多出現“半落子”工程;三是地方政府要有風險觀,不能“新官不買舊賬”;四是要理順地方政府和財政關系,應堅持發揮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的大方針,多給地方一些稅種,賦予地方一定稅權,減少轉移支付,讓地方政府權責更加一致起來。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認為,未來一段時期,圍繞高質量發展與防控金融風險這兩大主題,核心的關切點在於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根本措施是利用好經濟金融調控政策換來的寶貴時間窗口,加速推進財稅改革,減少地方政府等軟約束主體的“擠出效應”,降低資金、勞動力、土地等各項生產要素的成本,提高實體經濟全要素生產率和投資回報率,激發市場經濟主體的內生活力。

解決違法成本過低問題也是郭樹清建議的一個方向,“無論是金融企業還是非金融企業,都要認識到,做假賬就是違法犯罪。”此外,郭樹清認為,防範化解金融風險還需要大力推進信用建設,合理把握金融創新與風險防範的平衡,以及加強機構投資者隊伍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