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周期還在繼續,但將來幾年可能要逆轉。”在6月14日陸家嘴論壇上,渣打集團行政總裁Bill Winters出席“全體大會二:經濟全球化下的世界經濟增長與金融治理體系建設” 時,就全球金融危機的經驗教訓以及如何防範未來信用擴張周期的逆轉風險發表了演講。

眼下,全球經濟在經歷難得的同步擴張,且美國的本輪信用擴張、經濟擴張周期已經持續了近十年,可謂是近幾十年來最長的一輪擴張周期。美國經濟仍是全球增長的領頭羊,且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仍維持全球經濟2018年和2019年分別增長3.9%的預測,與今年1月持平,不過Bill Winters表示,“看這十年的增長,自從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我們有很多理由相信信用周期還在繼續,但將來幾年可能要逆轉,也就是穩定的全球增長可能會逆轉。”

他表示,信用危機非常痛苦,這往往與金融體系相關,金融體系的脆弱性無法化解沖擊,就會陷入信用危機,這經常會帶來災難性的結局,像2008年金融危機一樣。而在危機後,全球央行實施量化寬松(QE),銀行業的監管不斷強化,這也使得非銀金融機構的作用愈發突出,“例如在中國,小額支付、點對點的P2P公司大發展,這些非銀金融機構將更多利用新技術來發展,市場也要有應對之策。”

就在6月14日淩晨兩點,美聯儲加息25個基點使得聯邦基金利率區間攀升至1.75%~2%,並將全年加息預期從3次提升至4次,即意味著今年還會加息2次,且對經濟的前瞻指引偏鷹派,這也導致金融市場承壓。市場高度關註未來寬松貨幣的逆轉以及其可能造成的影響。

此外,Bill Winters提醒道,發達市場和新興經濟體市場也有關聯,經濟增長來自新興市場的比例達到59%~60%,是全球經濟增長的推進器。而下一次的信用周期會帶來什麽,對於主權以及融資會帶來什麽樣的挑戰?這些仍然是未解的難題。因此眼下需要反思金融危機的經驗教訓,並觀察監管出現了何種變化。

正如其所言,今年新興市場遭遇了嚴重的沖擊。在美元再度走強、地緣政治風險不斷、市場波動性加強的背景下,如巴西雷亞爾、墨西哥比索、土耳其里拉、俄羅斯盧布、南非蘭特等貨幣都經歷了“滑鐵盧”。2018 年市場波動率已經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從一種資產擴散到另一種資產,新興市場資產此前遭遇了廣泛的倉位清算。

更值得註意的是,眼下美國正在經歷一輪金融去監管,未來這一趨勢將如何影響整個金融系統和實體經濟仍值得觀察。

5月末,美國參眾兩院投票通過了旨在修改2010年《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的立法,美國總統特朗普於5月24日正式簽署法案,至此去監管正式生效。其核心內容包括:減輕小銀行負擔、放松部分銀行控股集團的監管要求。

更值得註意的是,5月30日,美聯儲在五大美國政府機構中率先公布提議,生效四年的“沃爾克規則”(Volcker Rule)首次迎來修訂,提議將針對大部分做交易的金融機構實行最廣泛的合規要求,交易規模較小的公司將面臨較少要求。

“沃爾克規則”於2010年金融危機期間公布,由美聯儲前主席、經濟複蘇顧問委員會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提出,是2010年以來美國最大金融監管改革法《多德-弗蘭克法案》的一部分。該規則的主要內容包括禁止銀行進行自營交易、投資對沖基金或者私募基金等,曾令華爾街叫苦不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