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在周三下午(北京時間周四淩晨)FOMC會議結束後公布6月利率決議。如同市場預期,美聯儲宣布加息25個基點使得聯邦基金利率區間攀升至1.75%~2%。同時,美聯儲將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提高20個基點至1.95%,隨後公布的經濟前瞻指引比預期的更加偏鷹派,預期美聯儲全年加息次數從3次提升至4次,也就是預期今年還會加息2次。更加鷹派的語言使得市場避險情緒增加,美國股市收低。

美國經濟表現良好

美聯儲的目標是就業最大化和控制通貨膨脹。雖然這兩個目標不見得一致,但是基本上美聯儲都在經濟良好的時候提高利率,以控制通脹,在經濟危機的時候降低利率,以擴大就業。

美聯儲6月利率會議聲明就內容來看,與之前相比更加樂觀。美聯儲之前稱美國經濟活動是“溫和增長”,而此次改為“穩步增長”。對於勞動力市場,美聯儲之前的表述是“失業率保持低位”和“勞動力市場環境有所加強”,而現在升級為“失業率下降”和“強勁的勞動力市場環境”。

標普美國首席經濟學家貝斯安-博維諾(Beth Ann Bovino)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美國經濟數據強勁,勞動力市場表現強勁,給美聯儲足夠的理由繼續加息。”貝斯安曾在FOMC會議之前就預測今年美聯儲總共要加息4次。

最近公布的美國失業率在5月降到3.8%,達到18年來最好水平。工作人口比例達到60.4%,成為金融危機後的最高紀錄。特朗普在5月失業率公布前看到報告興奮異常,打破以往總統遵守靜默慣例,特意連夜在推特上發文,提醒留意第二天早晨要公布的失業率數據。

其他的經濟數據也顯示美國經濟目前的擴張。

“工業產出和情緒數據讓我們覺得,今年美國GDP實際增長率有可能超過我們之前預期的增長3.4%。制造業情緒沒有受到貿易戰風險的影響,並沒有因為可能出現的高關稅、高進口成本和高融資成本而出現下降。就業的增加和工資的上升使得消費者可支配收入增加,進而可以推動消費的增加。亞特蘭大聯儲預期美國第二季度GDP增長可達4.6%。”博維諾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5月31日公布的美國個人收入在4月增加495億美元,環比上升0.3%。可支配收入(DPI)上升609億美元,環比上升0.4%。個人消費開支(PCE)上升798億美元,環比上升0.6%。數據顯示美國個人收入和可支配收入不斷上升,同時消費者充滿信心,占美國GDP三分之二的個人消費開支增速超過可支配收入增長。

不關心通脹,更關心金融系統穩定

美聯儲的會議聲明沒有更改對通脹的表述,對通脹的長期目標維持在2%。周三早晨公布的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在5月因為油價上漲而出現環比上升0.5%,同比上升3.1%,達到6年來最高通脹水平。特朗普特意發推文抱怨“油價太高,又是歐佩克(OPEC)組織幹的。太不好了”。

昨天公布的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環比增長0.2%,同比增長2.8%,創2012年2月來最大升幅。扣除波動性較大的食品和能源,核心消費者價格指數(core CPI)環比增加 0.2%,同比增加 2.2%,已經超過美聯儲2%的通脹目標。

即使是扣除波動性較大的食品和能源項目的核心個人消費開支(core PCE)同比增幅也達到1.8%,相當接近美聯儲2%的通脹目標。

面對長期低利率造成的通脹,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布會上指出,過去兩個經濟周期都不是因為通脹而結束,而是因為金融系統的不穩定而出現危機。他回顧稱,2001年3月至11月的經濟衰退是由於網絡泡沫破裂而引起,2007年12月至2009年6月的衰退則是由次貸引發全球金融系統性危機而導致的。所以,鮑威爾認為最近的兩次經濟危機是因為資產價格上漲產生泡沫,從而迫使美聯儲采取收緊銀根,最終導致經濟衰退出現失業率上升。

不過鮑威爾沒有解釋如何區分資產價格上漲與通脹。美國自從2015年底以來一直在加息,但是股指依舊不斷刷新歷史新高,債券風險溢價接近歷史低點,高杠桿的分層抵押貸款(CLO)再次流行起來。

鮑威爾律師出身,是美聯儲罕見沒有經濟背景的主席,此前的美聯儲主席多為經濟學家擔任。在記者提問時間,曾有媒體要鮑威爾對美國未來低失業率、低通脹的預期做出解釋,為什麽預期美國能保持失業率長期在4.5%以下而不引發通脹。經濟學中菲利普曲線理論認為當失業率變低時,經濟會過熱並引發通貨膨脹。但是鮑威爾拒絕對菲利普曲線理論表明立場。他認為,美聯儲不要去看失業率是否過低來判斷通脹會否變得過高。他說只要通脹得到控制,就應該讓失業率下降。

風險資產被拋售

美聯儲升息對風險資產價格會造成負面影響。特別是鮑威爾在發言中提到資產價格泡沫會造成金融危機,更是引起風險資產的下跌。

標普500指數和道瓊斯工業指數收盤分別下跌0.4%和0.5%,納斯達克指數下跌0.1%。因為國債收益隨著美聯儲加息而升高,美國國債價格下跌。當投資美國的利息收益上升,更多的國際投資者願意購買美元投資,所以美元匯率指數上升到93.4。

此外,周四歐洲央行將舉行會議,市場預期歐央行將宣布在今年年底解釋量化寬松。歐央行和美聯儲升息都會對風險資產尤其是新興市場造成打擊。

“歐央行的量化寬松曾經幫助新興市場。當美元升值,新興市場發行新美元債券用來償還舊債的活動將面臨風險,同時新興市場將因為利息支出上升出現更大的財政赤字。本幣相對美元的貶值、國家信用風險的上升都造成新興市場尤其是阿根廷、土耳其和巴西等國家資產的大幅下降。意大利等歐洲國家也將同樣承受壓力,而且因為其與美國聯系更加緊密的金融系統,受美國市場的影響更加顯著。”美國銀行今天發給客戶的研究報告中說。

被推崇“美國優先”的特朗普挑選出來的鮑威爾在6月會議之前都反擊有關美聯儲加息造成新興市場危機的批評。

在今天的記者會上,鮑威爾面對記者有關貿易戰的提問,他僅表示不擔心。“貿易戰是一個風險,但是還沒有危及經濟。”鮑威爾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