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額度、簡化審批,取消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匯出限制、取消鎖定期……今年4月以來,一系列有關合格機構投資者雙向開放的政策推出,預示著中國金融市場改革開放再次進入一個快速推進的窗口期。

“穩定的外匯市場形勢為進一步改革開放創造了有利條件。”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6月14日在陸家嘴論壇的發言中指出。今年以來,我國國際收支和外匯市場形勢基本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和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彈性增強,預期合理分化,外匯儲備規模保持總體穩定。

潘功勝本次演講圍繞“深化外匯管理改革——推動更高水平的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這一主題,從推動資本項目開放,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再上新臺階,以及在開放條件下如何實現治理能力現代化等方面具體展開。

他表示,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在複雜多變的國際環境下,外匯管理部門將以服務實體經濟為體,以資本項目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為翼,,探索形成“一體兩翼”的改革開放基本路徑。

穩妥有序推動資本項目開放

多年以來,我國外匯管理的基本方向是服務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戰略,統籌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和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穩妥有序推動資本項目開放。

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是一場複雜的系統性改革。從1993年第一次被提出,至今25年時間,如今已經走到了關鍵時期。

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7大類40項標準,我國資本項目已具有較高的可兌換程度。具體而言:直接投資——包括外商直接投資(FDI)、對外直接投資(ODI),已實現基本可兌換;證券投資形成了以機構投資者制度,如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RQDII(人民幣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互聯互通機制,如“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為主的跨境投資渠道;債務融資項在全口徑宏觀審慎政策框架下自主融資。

不過,目前我國資本項下仍然存在少數項目不可兌換或可兌換程度較低,如非居民在境內發行股票、衍生品等。一些可兌換的項目的匯兌環節便利性仍有待提高,如集合類證券投資(如基金互認)仍存在總額度管理等限制。還有一些可兌換項目的交易環節便利性不高,如直接投資、外債在交易環節仍有備案或審批管理。

潘功勝指出,我國推動資本項目開放的總體考慮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一是推動少數不可兌換項目的開放,通過交易和匯兌環節上下遊聯動,提高跨境證券交易等項目的可兌換程度。二是提高可兌換項目的便利化程度。減少行政審批,實行負面清單管理,弱化政策約束,提高政策透明度和可預期性。三是提高交易環節對外開放程度,按照準入前國民待遇+負面清單管理原則,擴大國內市場尤其是服務業、金融服務業對外開放,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潘功勝表示,推動資本項目可兌換與推進資本市場雙向開放互為一體,近期資本項目開放重點工作聚焦在四個領域。

一是推動金融市場雙向開放,增加金融市場的產品供給:在股票市場方面,支持境外機構在境內交易所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CDR);債券市場方面,便利並規範境外機構境內發行債券及貨幣市場工具(熊貓債);衍生品市場方面,支持擴大境內商品期貨市場(如原油、鐵礦石)對外開放。

二是完善合格機構投資者制度,優化QFII、RQFII、QDII、RQDII等。近日,外匯局宣布,取消QFII資金匯出20%比例限制,取消QFII、RQFII相關鎖定期要求,允許QFII、RQFII對其境內投資開展外匯套保。截至目前,QFII總額度1500億美元,287家機構獲得994.59億美元;RQFII試點總額度1.94萬億元人民幣,196家機構獲得6158.52億元人民幣。今年4月提高QDII總額度以來,有37家機構獲得新額度。此外,QDLP(合格境內有限合夥人)上海試點額度擴大到50億美元;QDIE(合格境內投資企業)深圳試點額度擴大到50億美元。

三是完善互聯互通機制,逐步擴大互聯互通的覆蓋範圍。具體包括,完善“債券通”DVP結算、稅收安排;支持滬港、深港、滬倫股票市場互聯互通;擴大基金互認產品範圍。

四是支持國內金融機構參與國際金融市場,包括研究允許中資機構參與離岸人民幣市場,研究證券期貨機構開展跨境證券和經紀業務,支持境外機構參與境內外匯市場。

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再上新臺階

目前,我國人民幣國際化已經取得了多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進展。潘功勝表示,未來將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再上新臺階,同時要加快人民幣國際化中心建設。

回顧人民幣國際化取得的成績,潘功勝指出,首先,人民幣連續七年是我國第二大跨境收付貨幣。2018年1-4月,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為4.14萬億元,同比增長82%。人民幣跨境收付金額占同期本外幣跨境收付金額的比重為29.4%。

第二,人民幣已成為全球第三大SDR權重貨幣。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幣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里程碑。據IMF統計,截至2017年末,IMF公布的官方外匯儲備中人民幣儲備規模為1128億美元,占比1.23%。據不完全統計,60多個境外央行或貨幣當局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

第三,人民幣全球使用程度不斷提高。根據SWIFT統計,2018年4月,人民幣在國際支付貨幣中的份額為1.66%,為全球第六大支付貨幣。

第四,境外主體持有和使用人民幣意願增強。截至2018年4月末,人民銀行已先後與37個國家和地區的央行或貨幣當局簽署了雙邊本幣互換協議,協議總規模超過3.36萬億元人民幣。

“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一是尊重市場機制,不斷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二是創新人民幣國際使用的新產品、新工具,消除限制人民幣使用的障礙;三是人民幣國際化與金融市場雙向開放互為促進,推動人民幣從支付、結算功能向儲備、投資、交易功能全方位拓展。”潘功勝稱。與此同時,他還指出,要加快人民幣國際化中心建設。首先,支持上海打造金融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橋頭堡,支持上海建設全球性人民幣產品創新、交易、定價和清算中心,支持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開展人民幣跨境業務創新,先行先試。第二,引導離岸人民幣市場建設,推動人民幣離岸市場和在岸市場良性互動、融合發展。

潘功勝表示,目前,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增強,外匯市場預期合理分化,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彈性進一步增強,雙向波動的特征更加顯著。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有助於發揮匯率調節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作用,提高外匯資源配置效率,減少市場扭曲,增強我國宏觀經濟應對外部沖擊的韌性。

“未來將更多發揮市場在匯率形成中的決定性作用,提高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形成的規則性、透明度和市場化水平,進一步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擴大外匯市場對內對外開放,夯實匯率市場化改革的微觀基礎。”潘功勝表示。

他進一步強調,建設開放的、有競爭力的外匯市場,需要圍繞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和人民幣國際化兩條主線。從六方面著手:一是豐富交易工具:支持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和適應市場需求的產品創新;增加外匯期權類型,滿足不同主體避險需求。二是擴大參與主體:允許更多符合條件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參與外匯市場業務。三是優化基礎設施:建立包容、競爭和監管有效的交易平臺。四是完善市場監管:促進落實自律性的《中國外匯市場準則》;加強客戶風險教育;研究外匯批發市場監管辦法。五是推動市場開放:研究允許中資機構參與離岸人民幣市場;支持參與境內資本市場投融資交易的境外機構在銀行間外匯市場開展匯率風險管理。六是引導市場主體樹立“財務中性”理念:加強風險教育,引導市場主體綜合運用各類外匯市場工具開展套期保值,減少押註單邊升貶值行為。

建立健全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的管理框架

開放經濟條件下,對國家的治理能力現代化提出了更高要求。從外匯管理角度而言,就是要建立健全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審慎”兩位一體的管理框架。

潘功勝在介紹時說到,宏觀審慎在外匯管理領域主要體現在,防範跨境資本流動重大風險和維護外匯市場基本穩定,通過建立和完善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的監測、預警和響應機制;豐富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的政策工具箱,以市場化方式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順周期波動,防範國際經濟金融風險跨市場、跨幣種、跨國境傳染。而微觀監管則著眼於依法依規維護外匯市場秩序,強調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保持政策和執法標準跨周期的穩定性、一致性和可預期性。

他提出,下一步,要加快構建並不斷完善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體系和面向全面開放新格局的外匯市場微觀監管機制。

首先,完善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體系,構建防範跨境資本流動沖擊的三個層次的政策框架:一是以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為目標的宏觀政策:運用存款準備金、利率、匯率政策、外匯儲備平準功能、稅率等多方式維護宏觀經濟金融穩定。二是直接針對跨境資本流動的管理工具:運用風險準備金、類托賓稅、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等政策工具,以市場化方式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波動。三是強化對短期跨境資本流動的管理:在管理中嵌入宏觀審慎調節機制,熨平跨境資本流動的短期波動。抓住銀行部門這一關鍵主體,構建銀行部門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和微觀合規評估體系(MP&MCA)。

其次,完善面向全面開放新格局的外匯市場微觀監管機制,需要構建以負面清單為基礎的微觀市場監管:創新外匯管理方式,註重從事前到事中事後,從正面清單到負面清單,從規則監管到規則與自律相結合。

潘功勝介紹稱,加強外匯市場微觀監管的幾項重點工作:一是推動跨部門合作和國際合作,按國際慣例加強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審查。二是強化行為監管,維護公平、公正、公開的外匯市場環境。三是堅持真實性、合法性和合規性審核,堅持跨境交易“留痕”原則,加強穿透式監管。四是嚴厲打擊地下錢莊、非法外匯交易平臺等外匯違法犯罪活動。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在複雜多變的國際環境下,外匯管理部門將以服務實體經濟為體,以資本項目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為翼,探索形成‘一體兩翼’的改革開放基本路徑。我們將在開放中適應開放,提高開放經濟金融管理能力,在開放中有效維護國家金融安全!”潘功勝總結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