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淩晨四點,美股收盤。好未來(NYSE:TAL)股價下跌9.95%,報41.11美元,市值205.9億美元。相比較前一個交易日,其市值在一個交易日內蒸發了22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145億元)。

記者梳理發現,當日好未來最高跌幅達到15%,且一度影響了整個美股中的教育板塊,包括博實樂、達內科技、新東方、海亮教育等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下挫。

渾水報告直指好未來財務欺詐

事件的起因是來自渾水公司(MuddyWatersResearch)創始人CarsonBlock在6月13日發布聲明稱,好未來欺詐性地創造利潤,他正在做空好未來。

CarsonBlock認為好未來是一家真實存在的公司,但至少從2016財年起,它已經欺詐性地誇大了利潤。該欺詐行為遍及培優業務,並正在轉移到好未來的在線業務中。

在渾水發布的長達71頁的做空報告中指出:“在2016財年到2018財年期間,好未來誇大了凈收入至少43.6%。我們對利潤通脹的估計僅基於我們能夠量化的數據,欺詐性的利潤通脹可能超過這一估計。我們估計好未來在此期間的累計凈收入利潤僅為8.8%,而實際披露的數據為12.4%;我們估計好未來2016財年凈利潤僅為10.4%,實際披露的數據為11.6%。”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了好未來發布的2017財年和2016財年的數據,2017財年好未來營收10.43億美元,同比增長68.3%,第四季度增長80.7%。歸屬好未來的凈利潤為1.148億美元,較上一財年增長11.6%;2016財年其營收為6.19億美元,和2015財年4.34億美元相比同比增加了42.9%,凈利潤8510萬美元,和2015財年的6720萬美元相比增加了26.5%。

6月14日下午,好未來回應稱,渾水報告中存在大量錯誤、無依據的猜測以及惡意解讀。董事會與審核委員會將對指控進行評估,並考慮采取適當手段保護公司股東利益。

不過,渾水也在報告中稱:“好未來幾乎一定會反對我們的結論。我們建議投資者們謹記奧卡姆剃刀原則,即面對多種能作出同樣準確的預言的理論,我們應該挑選其中使用假定最少的;我們的這份報告羅列了好未來的許多謊言、混淆點和前後不一之處,如果好未來嘗試有選擇地為這些行為辯解,投資者們將會面對他們五花八門但不盡合理的解釋,而我們的解釋十分簡單直接:他們造假了。”

在渾水的報告中還提到了已經破產的美國安然公司。該公司曾是一家位於美國得州的能源類公司,破產前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電力、天然氣以及電訊公司之一。安然最終在2001年宣告破產,超過兩萬人因此失業,其精心策劃乃至於系統化的財務造假醜聞震驚世界。安然當時聘用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曾名列世界“五大會計師事務所”也因此解體,安然從此成為公司欺詐的象征。

教育中概股被渾水狙擊並非第一遭

值得註意的是,教育中概股遭渾水做空好未來並非第一遭遇。在2012年7月,渾水公司發布報告質疑新東方(NYSE:EDU)財務報告存在欺詐,其毛利潤率存在60%的造假嫌疑,建議強力賣出其股票。這一報告導致新東方股價一夜暴跌35.02%,累計下跌57.32%,市值縮水過半。

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在微博迅速回應此事:“謝廣大朋友對新東方的關註,美國渾水公司,一家專門以做空中國股來牟利的公司,對新東方的指責是沒有依據的。新東方對全國600多個教學點100%控股,只有在沒有新東方的十幾個小城市有合作經營,新東方一直按照政府要求合法經營,新東方決不會用VIE結構破壞投資者利益。我們會安心認真把新東方做得更好!”

隨後,新東方方面又陸續召開新聞發布會,以提振投資者信心。隨著新東方不斷地反擊,最終渾水做空失敗,新東方也穩定了股價,目前它的市值比上市時增長了10倍。

在之後的7月20日,俞敏洪表示:“渾水事件給我最大的啟示是,對公司經營的規範化提出高要求也不過分;同事盡管痛恨渾水,但也知道這樣機構的存在,能夠制約一些公司做壞事欺騙股東。就像有一個不斷挑刺的人存在,你就能夠不斷進步。”

深圳一資本管理教育板塊負責人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道,國內教育板塊的本身估值一直比較高,好未來是這一行業的龍頭。受此影響,今天香港市場教育股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拋售。

她認為,本次渾水對好未來的做空報告,從長期來看,未必是件壞事。擠幹凈估值後會繼續維持漲勢。好未來本身的業務確實是供不應求的,尤其是在如今的一線市場中。從渾水過往的套路來看,目前跌幅尚不及其預期,可能會準備做空報告的第二彈和第三彈。

“希望好未來被做空這一事件也會給近兩年諸多拼命想趁著好形勢赴海外上市的國內教育公司一記警鐘,在中國企業和世界資本市場聯系越來越緊密的今天,一旦上市,公司的一舉一動就會被擺在放大鏡之前仔細審視。”上述負責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