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難一直是制約四川發展的瓶頸,四川也一直在努力打通與外界的連接,尤其是鐵路通道。這其中,成(都)達(州)萬(州)高鐵建設將作為對外通道的突破重點。

日前,四川召開了成都經南充至達州高速鐵路項目啟動會。四川和重慶兩省市政府也於近日簽署協議,明確提出加快推進成都經達州至萬州高速鐵路項目前期工作,力爭2019年開工建設等。

高鐵建設滯後

目前,四川的鐵路運營里程不到5000公里,人均鐵路不足6厘米,這與四川的人口、區劃面積,以及經濟體量都不匹配。同時,僅僅4條出川通道也制約著當地的經濟發展。

西南交通大學區域經濟與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賓認為,如果四川不能真正走出內陸省區的發展困境,就將始終處於全國和全球經濟的邊緣。因此,四川需要建立一個全方位、快捷、方便、多向的對外交通網絡通道。

在高速鐵路方面,四川更是排名在全國後列。戴賓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四川的高鐵水平整體上比較落後,全國有11個省區高鐵運營里程超過1000公里,而四川只有700多公里,也低於周邊的雲南和貴州。目前,雲貴兩省高鐵營運里程都達到800多公里,廣西更是突破1751公里。

在2017年底西成高鐵通車之前,四川只有兩條高鐵。一條是設計時速250公里的成綿樂城際鐵路,一條是設計時速350公里的成渝高鐵。但這兩條線路都只是在四川盆地內的“局域網”,沒有接入全國高速鐵路網高鐵網。

西城高鐵於2017年12月6日全線開通,將四川真正接入到國家高鐵網。

西成高鐵的通車將四川真正接入國家高鐵網。同時,西成高鐵通過將西安與大西高鐵、徐蘭高鐵連接,打通了成都北向快速通道,也使成都實現與北京、天津、鄭州、太原、濟南、石家莊等華北地區主要城市的高鐵連接。

但是,西成高鐵設計時速只有250公里。這也是四川高鐵發展面臨的另一大問題,戴賓表示,四川規劃和在建的線路等級偏低,西成高鐵和在建的南下出川通道成貴高鐵設計時速都是250公里。也就是說,至今還沒有一條全線時速350公里的出川通道。

因此,成達萬高鐵被寄予厚望。西南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和物流學院彭其淵教授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設計時速350公里的成達萬高鐵,可以說是出川通道中質量最好、速度最快的一條通道。

彭其淵表示,成達萬高鐵可以接西渝高鐵北上西安,接鄭萬高鐵北上鄭州,增加兩條快捷北上的通道;接沿江通道經武漢到上海,打通向東出川通道;也可以南下廣州。這些線路都是全線350公里,大大壓縮了四川和東部沿海地區的距離。

地方考慮掏錢修建

成達萬高鐵已被列入2016年印發的《中長期鐵路網規劃》中,萬州-達州-遂寧-成都高速鐵路是 “八縱八橫”沿江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是這條線路並沒有被列入《鐵路“十三五”發展規劃》。也就是說,國家不會在“十三五”期間出資修建這條鐵路。

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四川代表團就建議,希望將成達萬高鐵納入到“十三五”鐵路建設規劃中。如果沒有在此期間建設的話,這條線路可能就得在6~8年,甚至10年以後才能通車。

媒體報道稱,6月6日至7日,四川省黨政代表團在重慶學習考察期間,“砸鍋賣鐵,也要把成達萬高速鐵路建起來”的堅定信念就在全團傳遞。這也暗含建設成達萬鐵路面臨的地方博弈。

成達萬高鐵是跨省項目,需要得到重慶方面的支持。但成達萬高鐵將繞過重慶主城區,建成之後,四川可以不經重慶而北上和東進。重慶則力主修建重慶主城至萬州的高鐵,在重慶市中長期鐵路規劃中,並沒有成達萬線路。

不過,這一問題似乎得到了解決。日前,川渝兩地簽署專項合作協議,明確共同大力推進滬漢渝蓉沿江高速鐵路大通道建設,加快推進成都經達州至萬州、重慶主城至萬州等高速鐵路項目前期工作,力爭2019年開工建設等。

彭其淵表示,四川提出“砸鍋賣鐵”也要修建成達萬高鐵,是顯示建設這條高鐵的決心,希望盡快修建。

他認為,國家不出資建設,也可以考慮地方出資建設,而且地方主要出資建設高鐵不是沒有先例。

比如,2017年,重慶市政府與鐵路總公司簽署備忘錄,鐵路總公司明確表示支持以地方為主籌資建設重慶至黔江高鐵,在黔江銜接在建的黔張常鐵路形成渝長廈通道,總公司承擔扣除征拆費用後工程投資資本金的20%。

也就是說,為了推動這條渝湘高鐵建設,重慶市政府除了出資拆遷之外,還要承擔工程投資的80%,作為主要出資方建設市域範圍內的重慶至黔江段,鐵路總公司將該線路納入國家規劃,並協調好黔江出境至懷化段的項目。

成達萬高鐵也可以采取這樣的模式,四川先自主建設成南達高鐵,達州到萬州段再與重慶和鐵路總公司協調。目前來看,與重慶的協商已經有比較積極的結果。

事實上,成南達已經被列入《四川省“十三五”綜合交通運輸發展規劃》,將在“十三五”期間建設。

成南達高鐵項目是當下四川省投資規模最大、運營里程最長、社會影響最為廣泛的高鐵項目。目前成南達項目剛剛啟動,線路走向還沒有最終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