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暴走漫畫因褻瀆英烈剛被查處,抖音、搜狗又頂風作案,有網友稱,抖音平臺在搜狗搜索引擎廣告投放中,出現侮辱英烈的內容。隨後,北京市網信辦、市工商局就針對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廣告中出現侮辱英烈內容問題,依法聯合約談查處了抖音、搜狗,責令網站立即清除相關違法違規內容並進行嚴肅整改。

今年以來,已經有多個網絡內容平臺出現了類似內容觸碰社會道德底線的問題,而此次爆出問題的抖音也並非初犯。事實上,擁有數億用戶的抖音也才上線一年多,很顯然,在快速發展過程種,抖音抖出了一些問題。

可以看出,近期內容出問題的平臺大都是近年來湧現的新媒體平臺,憑借互聯網及技術的發展,通過模式創新,加上人口紅利,這些新興的網絡內容平臺快速崛起,然而對內容的管理卻沒有及時跟上。

固然科技和網絡的快速發展降低了內容創作門檻,給內容平臺及創作者帶來發展機遇,但同時也給一批“問題內容”提供了傳播渠道,一批內容平臺在享受快速增長獲得商業利益的時候,顯然對內容的把關要滯後於業務發展。

毋庸置疑的是,對於內容平臺而言,內容的把關是絕對高於商業利益的。任何國家或社會都無法容忍一個內容無底線無節操的平臺肆意發展。相比其他行業,內容平臺顯然更需要重視起產品對於社會價值觀的影響,以及如何在商業利益和社會責任之間求得平衡。

回到抖音身上。不久前,抖音宣布其國內的日活用戶突破1.5億,月活用戶超過3億。而極光大數據顯示,抖音的用戶年齡主要分布在20至29歲之間,占比達60.7%,其中,19歲及其以下用戶占20%。從這點來看,抖音用戶人群中未成年人的比重,幾乎要高於大多數互聯網產品。

正因此,作為互聯網內容平臺,對其產品的把控要比其他企業更多一份責任,就是內容底線的把控,引導用戶特別是未成年用戶往正確的價值觀上靠攏。

事實上,很久以前,一些知名跨國企業就提出過三個底線,即在股東責任、社會責任、環境責任三者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這一觀點落實到內容平臺身上同樣成立,內容平臺絕不能因為過於追求商業利益而忽視了社會責任。

欣慰的是,我們也看到了抖音等平臺的整改,跟暴走漫畫一樣,抖音也於近期做出了整改,抖音於6月11日發布消息稱,5月份共封禁了2萬多個涉及色情、謾罵、造謠等不良行為的賬號。抖音雖然希望向外界釋放自己在改變的信號,但能否真正從根本得到改觀,在商業利益和社會責任、道德之間求得良好的平衡依舊有很長的路要走。

落實到具體措施上,內容平臺的封殺不良賬號顯然不夠,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對內容的監管不能事後監管,而應該防患於未然,如何讓這兩萬多個賬號無法形成氣候才是根本。其次,作為內容平臺,內容獲取層面來說,無論是主動發布還是被動發布,背後都是內容平臺自己開放了渠道,既然自己開放了渠道,享受了大量用戶自發上傳內容帶來的流量,那就有義務對這些內容進行監管,而不能推卸說這是用戶個人行為。最後,平臺用一系列算法和人為監管來把控內容,算法固然能提高效率,但算法絕不能一味迎合部分用戶的低級趣味,而是應該在正確價值觀的引導下給用戶進行合適的內容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