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4日下午,中國證監會官網披露了小米集團(下稱小米)公開發行CDR招股說明書(預先披露更新稿)。

和此前小米公開披露的信息相比,這次招股書新增披露了哪些內容?小米的CDR比例如何確定以及定價?小米上市的主戰場在CDR還是港股?目前各大機構對小米的估值幾何?第一財經梳理了相關問題。

問題1:小米CDR比例如何確定?

根據您小米CDR招股書最新披露,本次擬發行B類普通股股票,作為擬轉換為CDR的基礎股票,“占CDR和港股發行後總股本的比例不低於7%”。但招股書中並未披露CDR融資金額。

不少於7%到底是融資多少錢?要看小米的市值多少。如果以目前市場預計的700億美元至800億美元市值來算,CDR融資額度在49億美元至56億美元之間。

問題2:CDR如何定價

對於CDR如何定價,此前業界有三種分析。一種認為,監管層會進行窗口指導,引導企業發行參考23倍市盈率,來發行CDR;另一種認為,CDR本質上是基礎證券在異地上市的存托憑證,只需要按照正股價格進行轉換即可;還有一種是CDR應該在正股價格基礎上,稍微打折後在境內發行。

小米CDR招股書披露,CDR發行采用詢價方式確定價格,CDR發行按與港股孰低的原則定價。這說明小米CDR發行價格肯定不會高於港股定價。 

從過去小米融資情況來看,2010年8月,小米A輪融資,增發價格為0.1美元/股;2011年9月,小米C輪融資,2.0942美元/股;2012年6月,D輪融資,8.1882美元/股;2014年12月,F輪融資,增發價格20.1682美元/股。過去的融資情況和現在上市定價關系不太大,小米的情況比較特殊,無論是港股和A股上市,幾乎都是史無前例的案例。投資者不論投資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未來都需要用股權投資基金的方式來評估定價的高低,單純看PE(市盈率)的方式需要改變。 

問題3:小米上市的主戰場在CDR還是港股?

CDR招股書披露,本次發行CDR所對應的基礎股份占本次CDR和港股發行總規模(含老股發行規模)的比例不低於50%。

小米上市的主戰場是選CDR還是港股,據說雙方圍繞創新經濟的“超級獨角獸”展開了激烈競爭,預計小米上市將形成“示範效應”。

此前,接近小米IPO項目的中介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獨家透露,小米基石投資者之間的競爭尤其激烈,雷軍內心里希望兩地的投資者都能通過小米賺到錢。

問題4:小米究竟值多少錢?

作為小米IPO的承銷商之一,高盛分析師認為小米的市值在700億美元至860億美元之間。摩根士丹利在報告中表示,小米當前的公允價值最高可達到848億美元。

摩根大通銀行分析師在報告中表示,因現金流增速強勁,小米公允價值是710億美元至920億美元。中信里昂證券分析師在報告中指出,小米的市值在800億美元到900億美元之間。

瑞信分析師在報告中指出,小米適合“冰山理論”,互聯網服務利潤是冰山下面的90%,小米的市值在710億美元到940億美元之間。

此前據接近小米IPO項目的中介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獨家透露,目前基石投資者的入圍競爭激烈,目前大家普遍給出的估值在750億至850億美元之間,其中有一批機構給出了超過800億美元的估值,不過小米目前尚未敲定任何基石投資者。

還有一個比較粗略的估值辦法,按照市銷率來計算,蘋果(AAPL)在2017年營業收入為2292.3億美元,市值9500億美元左右,市銷率是4.1倍多;小米在2017年營業收入為1146.25億元,按照4倍左右市銷率,大約是4600億元人民幣的估值,對應在700多億美元。

問題5:小米成長路徑如何? 

小米究竟是一家硬件公司還是互聯網公司,外界爭議不小。

雷軍曾在上市前表態,整體硬件業務的綜合稅後凈利率不超過5%。說明了硬件構築了小米最初的底盤,提供了大量的營收流水,但小米的追求卻不在硬件的利潤上,而是通過控制硬件利潤帶來的性價比來迅速積累、擴大用戶基數,帶來高活躍度、高轉化和持續高留存率的互聯網用戶群體。這一模式類似於互聯網常常說的“羊毛出在豬身上”。

小米未來的成長要看三個圈層,一是建立在以手機、電視、生態鏈等智能硬件; 二是MIUI及其所構建的移動互聯網內容和服務生態, 三是線上線下新零售。

小米在CDR招股書強調了自己的“鐵人三項”商業模式:硬件+新零售+互聯網服務:產品緊貼硬件成本定價,通過線上線下零售渠道將產品交付到用戶手中,持續為用戶提供互聯網服務。這也是小米的主要三大收入來源,包括“智能手機”、“IoT和生活消費品”、和“互聯網服務”。

小米硬件生態鏈起步於2013年底,4年後開始進入了產品品類和營收的爆發期,而小米的互聯網變現其實從2016年才開始正式試水,眼下看來還在發展前期。

從招股書來看,2018年第一季度,小米互聯網服務收入為32.31億元,毛利21.19億元,毛利率達到了65.58%,毛利占比達到40%,已經超過了智能手機,互聯網服務成為重要獲利來源。

在布局新零售方面,小米采用了“高效線下直營和直供模式”,直接給終端零售商供貨,跳過傳統的多級代理制度。截至2018年3月底,國內小米之家零售門店數量達到331家,與小米合作的線下分銷商1593 家。在用戶數據上,截至2018年3月,MIUI月活躍用戶超過了1.9億,用戶每天使用小米手機的平均時間約4.5小時。 

麻省理工學院新媒體行動實驗室主任王瑾不久前發文指出,小米是在實踐“無邊際的產業生態圈”(Sectors without Borders)的模式。“與亞馬遜相似,小米建立的是多個夥伴共同形成的開放的生態圈,搭建了一個樞紐型(hub)的生態系統。”

問題6:CDR戰略配售基金情況如何?

小米作為申請發行CDR的首單,也成為投資者參與戰略配售基金的主要評估標的。但是由於監管層會嚴格控制今年CDR發行的數量和節奏,接下來還有哪些企業會發行,以怎樣的價格發行,目前還不確定。

在今年5月發布的《證券發行承銷與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規定,在境內發行CDR的,可以向戰略投資者配售股票。此前招商證券分析師鄭積沙解釋稱,戰略配售類似香港市場上“基石投資者”的“基石”概念,戰略投資者以不參與網下詢價和限售期換取優先獲配權利。

根據機構的普遍預測,相關試點標的未來還將有兩類,一類是已在境外上市、滿足2000億市值要求的紅籌企業,包括百度、騰訊、阿里、網易、京東;另一類是尚未在境外上市、滿足200億市值30億收入的企業,包括華為、滴滴、阿里雲、美團、今日頭條、菜鳥網絡、大疆創新、口碑、餓了麽、威馬汽車、蔚來汽車、北汽新能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