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2018年6月14日,3GPP全會批準了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標準(5G NR)獨立組網功能凍結。加之去年12月完成的非獨立組網NR標準,5G已經完成第一階段全功能標準化工作,進入了產業全面沖刺新階段。

5G標準發布是5G發展的重要里程碑。5G為運營商和產業合作夥伴帶來了新的商業模式。3GPP TSG CT 主席Georg Mayer表示:“兩年前,5G在大家看來還只是一個願景,甚至只是一場炒作,但伴隨著Rel-15標準的完成,3GPP在短時間內讓5G成為了可能。5G的這一套標準不僅為用戶提供了更高的數據速率和帶寬,同時也通過開放、靈活的設計滿足了不同行業的通信需求——5G將是多樣化產業的整合平臺。”

安永在近日發布的《中國揚帆啟航 引領全球5G》報告預計,中國正在5G的發展競賽中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很可能成為全球最先部署5G的幾個主要市場之一。安永預計,2019-2025年間,中國5G資本支出將達到1.5萬億人民幣。

不過,受短期基礎設施、設備和應用供應的局限,5G在國內的部署和采用將會循序漸進,不會在短期內完全改變或者顛覆電信領域及其他行業。同時,短期內通過5G投資實現效益的可能性相對較低,運營商不應當停止4G投資。

中美為5G領導者

對於5G獨立組網(SA)標準的正式出爐,3GPP TSG SA主席Erik Guttman表示:“5G凍結這一里程碑的完成對於5G SA系統具有重要的意義。5G系統將為全新的商業模式提供不間斷的’專屬’服務。與4G及其他幾代移動通信不同的是,5G可以根據各種業務的不同訴求,提供非常明確的個性化通信服務。目前,3GPP已經開始研究如何利用5G支持工業自動化等垂直行業的訴求。”

不過,安永大中華區咨詢服務合夥人陳勝德對記者表示,目前該版本還只側重於移動寬帶和高可靠低時延的應用,還有更多的場景還沒未被定義。“2019年底的時候R16標準出來,才真正會把5G的完整應用場景和標準定義出來。”

在5G的賽道上,中美日韓都處於第一梯隊。陳勝德告訴記者,從5G標準制定方面看,中國和美國相對領先,“因為中國有3G、4G的基礎,以前我們花了很多代價,引入了很多資金,在非常早的時期就參與5G標準,而美國則有很多積累。”

從應用方面看,日本和韓國也屬第一梯隊。在韓國平昌的冬奧會上,5G 在全球範圍內首次亮相,觀眾提供了同步觀賽、互動時間切片、360度VR直播等沈浸式5G體驗服務,也加速了產業鏈各環在5G商用上的進程,揭開了5G商用之幕。日本也希望借助於2020年的奧運會更好地使用5G。

中國5G資本支出將達到1.5萬億人民幣

由於具備超高數據速率、更高的容量以及更短的時延,5G為多項即將改變人們生活的應用帶來了新機遇,包括3D視頻和擬真媒體、自動駕駛汽車以及智慧城市等。5G還將大大支持人工智能(AI)、機器人和物聯網(IoT)等其他技術,在中國市場帶來不容小覷的巨大潛能。

安永大中華區數字化中心主管兼咨詢服務合夥人吳顯光對第一財經等記者表示,在5G時代,互聯網汽車、遠程醫療和工業自動化將有突破性發展,“因為5G的低時延會讓這些產業獲利非常大。”

為了在2020年之前實現5G商用,國內電信設備制造商正大力投資於5G研發和專利開發相關項目。三大中國電信運營商都已宣布從2019年開始投資5G網絡部署,並建立5G創新中心,在各大城市實施外部實地測試。

由於受近期設施設備和應用供應的局限,國內市場的需求將分階段增加,5G服務將采取長期範圍內逐步推進的路線,采用速度將比4G緩慢,但會隨著規模經濟的形成而起飛。安永預計,2019-2025年間,中國5G資本支出將達到1.5萬億人民幣。

政府的大力支持與行業資本投資使中國形成了自足的5G產業環境,將建立一個龐大的生態系統,涵蓋設備制造商、芯片供應商、電信運營商和應用與平臺提供商,降低產業鏈的投資風險。

用戶方面,安永預計到2025年,中國5G用戶數應該將達到5.76億,占中國人口40%,也占全球5G用戶數41%。

短期內難以通過5G投資實現效益

雖然行業在積極加速部署,但5G不會完全取代4G,而且將在未來多年與高級LTE網絡共存,以提供相對無縫的用戶體驗。

在全球範圍內,4G LTE仍處於生命周期的中期,其采用水平尚未達到高峰。安永大中華區科技、媒體與電信行業主管合夥人羅奕智對第一財經等記者表示,短期內通過5G投資實現效益的可能性相對較低,運營商不應當停止4G投資,應繼續實施混合網絡策略,包括5G、LTE和Wi-Fi,這是實現無線廣域網和局域網合作最具成本效率的方案。他稱,“運營商和相關企業在3G、4G時代已投入了大量資金,尚未真正拿到很好的回報,因此在5G投入方面會比較謹慎,也希望慢慢把這個應用帶起來。”

如何在現有網絡上獲得更多的收益也是當前電信運營商普遍關心的問題。就在年初的巴塞羅那MWC展上,華為一內部員工對記者表示,5G是毋庸置疑的趨勢,華為也在積極布局,但從展會上接待客戶的真實情況來看,目前只有10%的全球運營商對於5G表現出了強烈的投資意願,而更多的運營商還是保持冷靜的態度。

此外,安永報告提醒到,運營商或行業不應當期待5G短期內能徹底改變並顛覆電信行業。他們需要汲取以往3G和4G發展時的經驗教訓,例如設備未能提供用戶體驗、缺乏應用和創新、資費定價過高、覆蓋範圍小且性能水平差等,避免過度投資,制定更針對性的5G新策略。

運營商的挑戰:利用優勢 而非變成OTT

標準已定,5G也為電信運營商提供了競爭優勢,應對來自OTT運營商日益加劇的挑戰。但是,5G技術的推廣仍面臨諸多挑戰 —— 網絡建設成本、頻譜不足、龐大光纖需求、設備供應以及技術複雜性等。

羅奕智表示:“除潛在的技術、頻譜和監管事項外,運營商還必須考慮更多運營方面的問題與5G業務帶來的機遇。5G是一項融合技術,它將改變整個行業。實現5G業務的效益需要新的業務模式創新,以及在以機器為中心的環境下建立跨行業合作夥伴關系。電信運營商應當利用自身優勢,進行深層次的服務創新,不要盲目效仿OTT業務模式。”

打造新的業務模式是電信運營商面臨的重大挑戰之一。5G的商用模式仍然不確定。傳統通信和垂直行業應從獨立創新模式變成跨行業協同模式,共同開拓5G市場。

3G和4G時代,電信運營商也一直在努力參與產品創新,但在與科技初創企業和OTT廠商的競爭中獲得的成功十分有限。安永報告指出,電信企業基因不同,不應試圖在價值鏈上尋找全新的定位,而是需要擴大自己的創新領域,探索新的經營方式。羅奕智指出,在3G、4G時代,電信運營商和其他企業糾結於誰搶了誰的蛋糕,但是5G時代將不是零和博弈,而是需要各行業在自己基因允許的地方去充分發展自己所擅長的業務,促進整個行業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