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港股啊,說多了都是淚。最近每天給大家上演發盒飯行情,作為公號狗的第一反應就是,明年bonus的大作,標題就要回到一年前——真正的民工敢於直面慘淡的bonus?畢竟盒飯行情再這麽下去,大家有沒有盒飯都是個問題了。

 

市場表現如何,我們用去年表現第一的,景林做顧問的Vitruvius Greater China Equity試下水溫。

 

首先解釋下我拉的這張圖,我也不知道為啥基金從今年4月份開始,突然將每個月公布的前十大持倉,減少為前五大持倉(我的心情請見表格配字),所以,你們也只能跟著我湊合著看了。

 

整體來說,基金的風格跟去年差不多,重倉股的倉位依然比較集中,1-5月,前五大持倉占比輕微低於40%。重倉個股也是比較專一,茅臺,騰訊,吉利,新東方。

 

當然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全年的基金持倉中,好未來一直是基金的主要倉位,直到12月還持倉9.2%,今年一月份開始就再沒出現在重倉股中了。逃過了這一劫,還是很厲害的。

 

不過逃得過個股的坑,卻也很難逃得過大市的坑(基金肯定還是要保持一定倉位的啊)。1-5月中,基金在1月份和5月份取得了高個位數的正回報,剩下的月份,都是出現負回報。現在還沒有公布6月份的回報,但市場都這樣,他們拿的又是大票,大概也能猜出來。

 

當然,這肯定不是唯一被市場發了盒飯的基金。

 

首先,春節後隨著港股行情的嗝屁,第一個開始逃跑的不是外資大哥,是親愛的南下金主爸爸們。4月份單月南下資金首次出現了全月的凈流出。

 

這就對大盤藍籌股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買方看著重倉股天天跌,連最大的LO香港外匯基金都不能幸免。

 

而且市場用腳投票的非常明顯。就在4月份南下資金開始撤離的時候,反向ETF開始錄得明顯的凈流入,我們看南方東英恒指一倍反向的 ETF 7300,凈流入從今年3、4月份開始明顯。

 

賣方的日子也不好過啊,之前推啥漲啥的票,比如,舜宇、瑞聲、騰訊,今年基本就是團滅。你們看看今年券商給的騰訊的目標價和評級級別,除了慘還能說啥。

圖片來源:香港信報

 

這種生不如死的市場行情,在六月份依然延續。當月,恒指一倍反向7300凈流入1.08億港幣,恒指2倍杠桿7200凈流入1.2億港幣,國指一倍反向7388凈流入3億港幣,國指兩倍杠桿7288凈流入0.44億港幣。


說明,大家在這生不如死的市場環境下,依然是在看跌。

 

這時候,迷信點把CLSA的流年拿出來看一看,真是不得不服啊,建議給寫報告的風水師傅加雞腿!

 

非要認真解釋的話,以前天下太平時候,決定股市的主要是估值和盈利兩條主線,其中又以估值占主導地位;但過去幾年幺蛾子太多,利率、盈利輪著過來指導估值;今年好了,新來指導估值的領導多了一位風險溢價。

 

但問題是,今年風險溢價頭上的領導也很多,分別是:人民幣貶值、因去杠桿導致的信用風險釋放、貿易戰。

 

樂觀一點來說,這三座領導是:人民幣沒事,去杠桿是真有事,貿易戰是不知道有沒有事。但悲觀一點說呢,這三位領導的領導,不是一個個來,是一下子一起來啊,簡直是一根又一根壓垮市場的稻草啊,他們發酵到什麽程度,股市就會跌到什麽程度。

 

好,那麽你們一定要問,他們會發酵到啥程度。

 

講真啊,信用風險釋放屬於我國內部矛盾,怎麽解決、如何解決,還是要先看看二季度的各項經濟數據,如果很差,說不定親媽們就不得不來關愛市場了;另外宏觀小能手也提示各位大佬,還要關註七月底的政治局會議,說不定市場什麽實在太差,決策層也會關愛經濟、調整政策。除了世界杯,七月份更要好好看新聞聯播哦。

 

但是,比較麻煩的是貿易戰。按計劃美國將於7月6日實施對華340億美元商品的征稅,反正中國商務部說了,美國不動手,我們不會動手。

 

但是,美國會不會動手,中國的二級狗們怎麽會知道,反正我是沒見過一個可以安心擁抱不確定性的二級狗,所以,當然先跌為敬啊!

 

神仙打完架,我們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