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上午,在岸人民幣對美元一度跌破6.9關口,較上日夜盤跌近200點,創2017年5月來新低。美元指數今日上漲,創下去年6月以來的階段新高。

多種因素導致人民幣走貶

外匯專家韓會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人民幣貶值和美元指數走強在時間上是非常匹配的,但美元走勢可能並非核心要素。在他看來,新興市場貨幣不穩定,以及7月份宏觀數據,影響到市場對人民幣的總體投資情緒,加之美元走強,進一步影響人民幣匯率。

連續幾日以來,多個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暴跌。其中,土耳其里拉對國際主要貨幣匯率大幅下跌,15日早間美元/土耳其里拉一度上漲2.3%,到截稿時里拉有所反彈。此外,歐元、英鎊對美元均創下逾一年新低,歐元/美元現報1.1318,英鎊/美元報1.2698。

“周一上午央行和14家報價行開會後,整個市場投機情緒減少了很多,未來幾周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的變化仍主要是受到美元主導。”法國巴黎銀行(中國)利率匯率策略師季天鶴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在他看來,現在貶值壓力主要是美元走強,幾乎所有的貨幣都在對美元貶值,人民幣也不例外。這一輪沒有人民幣自身在貶值的跡象,人民幣指數也很穩定。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計算的2018年7月31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為92.41,較上月末貶值3.40%。參考BIS貨幣籃子、SDR貨幣籃子計算的人民幣匯率指數,2018年7月31日上述兩個指數分別為95.67和92.70,較上月末分別貶值3.36%和3.33%。

守不守7,看預期

如今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距離“7”只有一步之遙,央行是否會有意守住這個關鍵點位?

“央行未必想做實質的幹預,央行想要守住7這條線的決心或者意圖並不強。”季天鶴稱。

韓會師認為,監管當局從不是單獨看點位的,而是要結合結售匯情況綜合判斷市場格局,有時還要參考進出口等宏觀數據的變化情況。當點位變化導致銀行結售匯發生大幅度的逆差或者順差時,調控政策出現調整的概率會增大。

“雙邊匯率波動不存在絕對的底線,如果美元進一步走強,且市場結售匯仍然相對比較平衡,沒有出現大幅度的結售匯逆差,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跌破7也是有可能的。”韓會師對第一財經記者稱。

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6月,銀行結售匯仍保持順差20億美元。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國際外匯市場其他貨幣對美元是比較弱的,這種情況下人民幣匯率不可能逆勢走強,6.9關口不是太關鍵,上一波的低點6.96是比較重要的關口。

“市場有一定的共識是,適度的貶值對出口以及對沖貿易摩擦的影響起到一定作用,但是過度的貶值所帶來的悲觀情緒對宏觀經濟的不利影響更大一些。”趙慶明表示。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金融室副主任肖立晟也認為,7是一個重要的關口。他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每一次人民幣匯率逼近7都會有一波短期資金流動在集中做空人民幣匯率,如果匯率短期之內破了7,而央行沒有進行任何幹預,或許市場會產生更多的貶值預期。這種情況下,央行的考慮就是,與其等到人民幣破7產生被動的局面,那麽遲一點幹預,不如早一點幹預。

在肖立晟看來,不如在7這個點位保持相對穩定狀態,等到外匯市場在6.95到7之間反複沖擊,耗盡等到這個市場慢慢熟悉了這個點位的狀態,在破7的關口上沒有那麽多的資本流動,7的信號意義就沒那麽強了。

2016年11月24日離岸人民幣曾跌破6.96關口,創2008年6月後新低。今年二季度中期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先後失守“6.7”,“6.8”關口,3個月間人民幣對美元累計下跌超過7%。

8月3日,人民銀行發布了《關於調整外匯風險準備金政策的通知》,決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並且,為了不打擊境外投資者的積極性,鼓勵資金流入,還進行了一系列補充說明,允許部分境外投資相關的外匯業務暫不征收外匯風險準備金。

人民銀行還表示,下一步,將繼續加強外匯市場監測,根據形勢發展,需要采取有效措施進行逆周期調節,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責編:陳天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