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老齡化趨勢加劇,以及養老金第一和第二支柱的負擔日益沈重,今年以來,養老金第三支柱的建設加速發展。

繼5月1日上海市、福建省(含廈門市)和蘇州工業園區實施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後,近日14家公募基金公司獲批養老目標基金備受業內關註,也引起了未來養老金第三支柱業務發展的一些遐想。

實際上,公募行業養老類型的基金早在多年前就已推出,但一直都未能在業內推廣開來。在FOF產品推出以及政策對於養老目標基金大力支持之下,即將發行的養老目標基金被寄予厚望。尤其是首批產品,被認為是服務和推動養老金第三支柱建設的重要一環。

隨著批文的下發,按照慣例,這14只養老目標基金最晚將於6個月內完成募集。眼下,市場翹首以待養老目標基金第一單的成立和發行。

“我司的養老目標產品大概會是在9、10月份成立發行,具體時間還不確定。要看渠道系統改造完成的時間,以及渠道銀行的排期等。”此次發行養老目標基金的某公募基金人士向第一財經透露。

待系統改造升級

我國的居民普遍有儲蓄的習慣,大量的儲備資金存在銀行里面,而銀行現在又進入到低利率的時代,久而久之個人資產存在貶值預期。因此,養老金投資如何破局至關重要。

在10多年前的2007年1月,安徽淮南礦業集團委托華夏基金年金組合管理的資金到賬,是當時國內最大的單一委托組合正式啟動運作。其後,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委托的投資於管理人,10年來全行業取得了118%的平均回報。

近年來,很多公募基金養老部門建立了涵蓋股票、混合、固收、貨幣及另類的養老金產品線,基本能夠滿足年金資產的各類配置需求。這一次以FOF形式開展業務的養老目標基金獲批,有望改變更多投資人養老金回報不高的局面。下一步隨著養老目前產品的發行,養老目標基金無疑將引發業內極大的關註。

隨著我國老齡化趨勢加劇,以及養老金第一和第二支柱的負擔日益沈重,今年以來,養老金第三支柱的建設加速發展。

今年3月2日證監會正式發布《養老目標證券投資基金指引(試行)》(以下簡稱指引)以來,養老目標基金備受市場關註,各家基金公司已經上報了超過50只養老目標基金產品,產品策略方式主要分為目標風險策略和目標日期策略。

8月6日晚間,證監會最新公布的消息顯示,首批14只養老目標基金已經獲批,意味著基金業歷史上首批養老目標基金出爐。由於養老目標基金采用多元資產配置策略、嚴格控制回撤、規範投資運作,能夠為個人養老投資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可有效滿足居民養老資金保值增值的需求。養老目標基金批文的下發,也被認為是公募基金服務第三支柱的開篇。

“養老目標產品有投資者適當性的安排和申購贖回的安排,需要渠道進行系統的開發,因此養老目標產品成立發行還是要看渠道的時間。”另一位公募基金養老部人士也稱。

隨著中國養老保障體系的不斷完善,機構的作用也會是越來越突出。根據預測到2020年,中國的養老金市場有望達到10萬億的規模,也將成為資產管理行業的一個新的高地。如何運用和管理好這些巨量資金,是擺在機構面前的一個課題。

引導長期投資

上海一家公募基金副總經理告訴記者,未來,基金公司做養老投資是通過TDF(目標日期基金)或TRF(目標風險基金)以FOF的方式進行底層產品優選和動態資產配置的。

“引入穩定類資產和套期保值工具,增加非標產品以及股指期貨等品種。放開固定收益類資產的配置上限,固收資產上限由50%提高到了95%。從2015年以來,我們在追求絕對收益的基礎上,追求相對收益的平衡。”北京某公募基金養老部門投資經理表示,投資政策的不斷優化是年金實現長期穩健收益、收益波動趨緩的一個重要原因。

根據美國投資管理人的經驗,從養老金資產的角度來講,讓哪個投資人管理,美國信安金融集團前董事長施伯文施伯文有兩點建議。

“一是只選擇有歷史業績的投資管理人;二是在投資上遵循充分多元化的原則。不僅是不同資產類別的多元化,還有不同管理人的多元化,而且在同一類資產下還要多元化。這樣才能達到比較好的風險管理目的。”施伯文對第一財經表示。

施伯文舉例稱:“為55歲的人和25歲的人分別做養老金投資,我覺得應該采取不同的投資策略。因為55歲的可能就10年的投資時間,25歲的管理時間可能是40年。那投資策略確實是不一樣的。主要看投資的期限有多長。如果投的穩定和保守,那風險低但回報也就低一些。”

“基金公司的優勢主要體現在兩點:一是作為養老投資底層標的公募基金簡單、透明、成本低廉,而且一直是在完善的監管框架下運行的。二是基金公司在股票和債券管理方面進行了長期積累和人才儲備,特別是股票長期投資收益率有明顯優勢。”該上海公募基金副總表示。

他認為,可以通過政策導向和產品設計,引導投資者如果選擇高收益的養老投資,就要進行長期持有。另外,合格養老產品默認機制也很有意義,幫助投資者做了產品選擇,讓投資行為在無感中發生。

“第三支柱個人稅延養老金中個人是有天然選擇權的,但是有了選擇權並不代表投資人會選。因此會通過默認選擇進行處理。”此前在接受采訪時,美國富達投資高級研究顧問鄭任遠也表示。

需要看到的是,提供相對的高收益以及降低成本,已經成為各個機構的一個共識,並且已經在實踐當中了。但機構也很少去考慮每個企業或者每個個人的需求,進而對他們做出一些咨詢以及綜合的解決方案,目前機構大致是提供同質性的服務,對於差異化的服務做的還不夠。

“現在一般真是做階段性投資業績的評估一般是3-5年,不是說有規定,而是大家都這麽做。這個評估不只是投資業績,還包括服務及收費等。美國做一年投資業績評估的幾乎沒有,可能3年更多,但我覺得5年評估一次更合理一些。”施伯文也說。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責編:陳天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