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半個月時間,我國發生兩起非洲豬瘟疫情,會對整個行業造成多大的沖擊?

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8月16日發布,河南省鄭州市經濟開發區某食品公司屠宰場發生一起生豬非洲豬瘟疫情。早前,8月3日,該部辦公室發布,8月1日,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某養殖戶的生豬發生疑似非洲豬瘟疫情,隨後被確診為非洲豬瘟疫情。

布瑞克農信集團研究總監林國發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本次非洲豬瘟可能導致東北地區生豬外運量進一步減少,東北地區生豬供應過剩明顯,本地區豬價存在走弱可能。受疫情影響,16日,多家生豬養殖企業股票價格大跌,同時也可能會對豬肉消費產生一定負面影響。但總體來看非洲豬瘟仍處於可控範圍,兩次疫情出現源地均為東北地區。

第二例非洲豬瘟疫情

根據前述農業農村部公告,8月14日,河南省鄭州市經濟開發區某食品公司屠宰場的一車生豬發生不明原因死亡,共260頭,發病30頭,死亡30頭,產地檢疫證明顯示生豬來自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湯原縣鶴立鎮交易市場。8月16日淩晨,經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國家外來動物疫病研究中心確診,該起疫情為非洲豬瘟疫情。

疫情發生後,農業農村部立即派出督導組分赴河南、黑龍江。河南已按照要求,啟動應急響應機制,采取封鎖、撲殺、無害化處理、消毒等處置措施,禁止所有生豬及易感動物和產品運入或流出封鎖區。黑龍江省已開展排查和流行病學調查工作。

目前,該起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在8月1號沈陽發生疫情後,農業農村部根據《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啟動Ⅱ級應急響應,並提醒生豬養殖者,要嚴禁從疫區調運生豬。當地也按照要求,啟動應急響應機制,禁止所有生豬及易感動物和產品運入或流出封鎖區,沈陽市已暫停全市範圍的生豬向外調運。

搜豬網首席分析師馮永輝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整個行業將之視為頭等大事,農業農村部也派出兩撥督導組進行檢查。這是目前為止的第二例,若在黑龍江地區發生第三例,那麽完全符合《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中“特別重大(Ⅰ級)疫情”的標準:“在15日內,2個以上(含)省級行政區發生疫情並流行。”也就意味著,很可能會提高應急響應級別,從重大(II級)疫情調高為特別重大(Ⅰ級)疫情,那麽,全國生豬市場就要禁止大範圍調運流通,全國畜牧系統的人員也將會行動起來,進行拉網式檢查,對所有豬場進行大排查。

差價催生的東北生豬調運

8月17日早間,雙匯發展發布公告稱,接到《疫區封鎖令》,將雙匯發展下屬公司鄭州雙匯屠宰廠劃定為疫點並實施封鎖,封鎖時間為6周。

馮永輝稱,第二起疫情的爆發,整個行業都將之視為頭等大事。河南是全國養豬大省,而且地處中原,交通發達,周邊省份都是養豬密集區,這起疫情對整個行業都拉響了警報。

河南本就是養豬大省,為何要千里迢迢從黑龍江長途販運生豬呢?

這背後的原因在於,關內外生豬價格存在價差,也就是利益驅使,是北豬南運的重要動力。近幾年來,大型養殖集團在東北地區快速擴張產能,這是考慮到東北地區玉米價格有優勢,導致生豬養殖成本較其他地區偏低,再加上環境承載能力強。由此使得東北地區生豬富足,需要外運。

林國發認為,正常情況下,東北地區的價差,滿足生豬外運到京津冀地區。不過,山東、河南等地區,路途較為遙遠,如果正常價差的話,不足以將東北地區的生豬運送到河南、山東。

不過,遭遇非洲豬瘟這一黑天鵝事件,又一次拉大了價差。

林國發稱,這次沈陽地區出現非洲豬瘟後,東北地區生豬外運減少,本地區大量適宜出欄的生豬市場無法銷售,其他地區豬價仍處於上漲時,東北地區價格大體持穩,局部地區還出現了小幅下跌。數據顯示,8月10日左右,河南中部地區豬價達到了14.2元/公斤,而黑龍江佳木斯生豬出欄均價僅為12.7元/公斤,兩者價差達到了1.5元/公斤。生豬運送免高速費,該價格已經遠高於運輸成本(含長途運輸正常死亡損耗及失重成本)。而且,實際價差還會更大一些。

他說,企業在生產過程希望降低成本,合理的價差有利於生豬調運,減少區域間豬價的差值。考慮到近期啟動II級疫情響應,這批生豬在調運過程中,當地畜牧主管部門和企業是否對調運的生豬進行了全面的檢查,然後才發放的外運檢驗證書,這有待進一步的調查。

北豬南運帶來的疫情南下

由於東北地區飼料原料供應充裕,成本低,加上本地區的環境承載能力好,成為我國最適宜生豬產業發展地區。

近年來,漸趨嚴格的環保政策成為了養豬產業轉型升級的契機。

2015-2016年,國家相關部委先後發布了《水汙染防治行動計劃通知》、《關於促進南方水網地區生豬養殖布局調整優化的指導意見》、《全國生豬生產發展規劃》等文件,對生豬產能重新進行調整,規劃綜合考慮了環境承載能力、資源稟賦、消費偏好和屠宰加工等因素,將全國養殖區域分為重點發展區、約束發展區、潛力增長區、適度發展區。

2017年8月,農業部發布的《關於加快東北糧食主產區現代畜牧業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到2020年,東北地區要實現肉類占全國總產量的15%以上的生產目標。這意味著,全國年出欄7億頭生豬的話,至少出欄1.05億頭生豬的東北三省將會成為我國生豬出欄的重地。

於是,中國逐漸形成南豬北養的養殖格局。但東北地區相應的配套較少,大量的活豬需要通過外調消費,本地區的生豬深加工能力較弱。

林國發稱,非洲豬瘟感染野豬的概率要遠大於家豬,東北地區有一定數量野豬,野豬的行徑具有不確定性,容易導致了非洲豬瘟的擴散,東北地區發展生豬產業鏈更應該做好相應的隔離。同時除了發展生豬養殖產業外也應積極發展下遊深加工,減少活豬的外調量。

由於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豬肉生產國,全國生豬養殖量占全球總量一半以上,再加上,養殖密度大、養殖單元多,生豬長距離調運頻繁,一旦非洲豬瘟病毒在我國豬群中定植,不但會造成比其他國家更大的直接經濟損失,也會更加難以根除。為此,農業農村部要求各地一定要充分認識根除非洲豬瘟的重大意義,按照統一部署,采取堅決果斷措施,切實發揮我國體制機制的優越性,打一場根除非洲豬瘟的“人民戰爭”。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責編:劉展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