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以來,美債的主要持有國就開始大幅堅減持美債,引發市場關註。最新數據顯示,6月,中國(境內)持有美國國債環比減少44億美元,但仍為美債最大海外持有國;日本保持第二,但總持有量降至六年新低;土耳其更是繼俄羅斯之後,不再是美債主要持有國家。

近期美國財政部8月15日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6月中國(境內)所持美國國債規模降至1.18萬億美元,而其他新興市場的變化引人關註——俄羅斯5和6月都不再是美債主要持有國,但巴西超越愛爾蘭成為第三大美債持有國,總額為創紀錄新高的3000億美元。TIC定義的“美債主要持有者”最低門檻為300億美元。5月時,土耳其持有美債排名第31位,總額為326億美元,這代表土耳其6月減持了至少26億美元或8%。

更值得關註的是,近期5年期和10年期美債期貨的空頭頭寸否分別創下了新高,這似乎也在體現市場對美國經濟形勢尤為樂觀。“不排除俄羅斯和土耳其減持美債是處於政治因素,但也可能是通過拋售美債換取美元,進行外匯幹預。”某國有中資大行美債交易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交易人士普遍對於TIC報告尤為關註,上述交易員也表示:“主要是看大的變化趨勢,比如今年5月時,10年期美債收益率觸及3.12%,就是以幾個國家聯合減持作為主要驅動因素。”不過,國際資金仍然凈流入美國,買方市場下,龐大的配置需求仍對於美債形成支撐。

新興市場減持美債

整體來看,6月海外投資者凈買入美國國債93億美元,持有總額6.21萬億美元。從收益率變動看,6月的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基本持平,月初為2.857%,6月14日觸及2.94%,月末回落至2.862%。而5月時,10年期美債收益率曾創近七年新高。國際資本凈流入的情況,也代表海外投資者對美國資產需求保持強勁。

盡管幾大新興市場國家開始大量減持美債,但中國對美債的持有量始終處於上下波動的狀態。3月時,中國(內地)的美債持倉曾創五個月新高,4月有所回落,5月重新增持美債12億美元,持倉規模曾創今年僅次於3月的年內第二高;到了6月,盡管中國環比減少44億美元,降至1.18萬億美元,仍穩坐美債最大海外持有地區席位。

排名第二位的仍是日本,其但6月環比減持184億美元,降至1.03萬億美元,為六年新低。今年3、4和6月日本均減持美債超過100億美元。

繼俄羅斯之後,土耳其不再是美債的主要持有國的原因,各界就其背後原因也眾說紛紜,首先就是兩國在外交方面與美國交惡,因而拋售美國資產。

8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將對土耳其進行大規模制裁,原因在於土耳其將美籍牧師布倫森從2016年10月拘押至今,美國多次要求釋放無果。這也導致土耳其里拉當日暴跌近20%;美國政府於8月8日宣布對俄羅斯施加新制裁,稱俄方對俄前情報人員謝爾蓋·斯克里帕爾及其女兒“使用化學武器”。

“政治因素也可能存在,但始終無法被證實。也有部分國家是出於美元需求來拋出美債。”上述交易員對記者表示。

今年年初,也有媒體傳出“中國考慮減緩或暫停增持美債”。不過,此後外管局予以否認,並表示,“與其它投資一樣,外匯儲備對美國國債的投資是市場行為,根據市場狀況和投資需要進行專業化管理。無論是對外匯儲備自身還是對所參與的市場而言,中國外匯儲備經營管理部門都是負責任的投資者。”

此外,上述交易員也對記者提及,減持美債也可能與調整資產配置有關,“俄羅斯從4月開始一直在拋美債,這和匯率關系不大,感覺就是轉移資產配置方向了。” 俄羅斯今年1月時持有美債1267億美元,到5月不再是主要持有者時,根據推測,今年前五個月的減持比例至少為967億美元或76.3%。此前俄羅斯曾位列美債前十大持有國名單。

此次,巴西超越愛爾蘭成為第三大美債持有國,總額為創紀錄新高的3000億美元。在前十大美債海外持有者之中,6月愛爾蘭和瑞士持倉也環比減少了13億和69億美元,其他國家或地區持倉均增加。此前被海外視為中國持美債離岸中介的比利時,在6月持倉依舊排在第12位,與5月排名持平,當月持倉增加了42億美元,少於上月增持129億美元。

美債空頭頭寸創新高

轉視美債交易市場,近期另一大變化備受交易人士關註——美債期貨空頭頭寸創新高,尤其是5年期和10年期美債。

這一情況似乎在反應市場對於美國經濟前景十分樂觀。美國二季度經濟增速(4.1%)為2014年三季度以來最佳,也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第三高增速。不過,當日收盤,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報2.958%,較前跌0.14%,該收益率在今年2月一舉突破3%後就失去了動能,持續盤踞在2.9%附近。

“2年期美債收益率總計在2018年上行了70bp,市場價格也反映了年底前美聯儲將再加息40個基點,此外,黃金期貨的空頭頭寸也創下了新高。”渣打全球宏觀策略總監羅伯遜(Eric Robertsen)對記者表示。但在他看來,盡管預計短端利率會持續上行(主要反映美聯儲持續加息),但仍然認為如10年期國債的長端利率很難持續攀升,今年年底收益率曲線會持續平坦到0的程度。

“對於美債也不必要過於悲觀。盡管空頭頭寸創新高,但情緒到達極端時也可能反轉,從近期國債發行的積極認購情況來看,市場對於美債的需求仍然十分巨大。“澳洲安保資本(AMP Capital)基金經理納埃米(Nader Naeimi)對記者表示。

納埃米也提及,“這仍是一個‘買方市場’,全球養老基金、資管巨頭有巨大的配置需求,而其不論何時都對美債有天然的巨大需求,因此也可以看到,過去二十年,美債收益率整體呈現普遍下行的態勢。”

2016年7月6日以來,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1.32%%的歷史低點持續攀升180個基點,眼下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似乎在面臨一個重要的技術頂部。“如果從當前約2.86%的水平持續跌破2.82%,那麽可能會出現進一步的下挫,這可能會為嚇壞此前的美債空頭。”羅伯遜對第一財經稱。

矛盾在於,一方面市場似乎對美國極度經濟樂觀,另一方面長期美債收益率又在不斷下行,也有基金經理開始擔憂,新興市場的溢出效應以及關稅可能造成的滯漲會否導致美聯儲考慮放緩加息。自3月末以來,新興機場股指跑輸標普500指數近20%,這是2015年中期以來的最差對比。當時,新興市場在4個月內大跌32%。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責編:林潔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