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量避開那些依賴巨額政府補貼的公司!”多年前一位投資界前輩如此向第一財經記者如是說。

2005年雖然是中國股市最低迷的時候,這也正是光伏行業在政府大量補貼支持下最如火如荼的時候,到美國上市後,無錫尚德的施正榮一度登上“首富”的寶座,不過好景不長,隨著光伏行業盛極而衰,無錫尚德等大量公司走向破產。

今天,大量上市公司依然依賴著政府巨額補貼,其中處於電動車行業龍頭的比亞迪(002594.SZ, 01211.HK)和面板行業龍頭企業京東方(000725.SZ)是其中的典型,兩家公司過去大約10年的股價,基本上都是處於“漲不動”的狀態。

京東方、比亞迪凈利潤大幅下滑

8月29日,比亞迪披露2018年半年度報告,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541.51億元,同比增20.23%,凈利潤4.79億元,同比降72.19%,扣非後虧損6.73億元,去年同期盈利11億元。

比亞迪表示,業績的下降是因為補貼退坡的影響。財報稱,受補貼退坡影響,包括電動大巴和新能源乘用車在內的新能源汽車業務的整體盈利較去年同期相比有較大幅度的下降。

由於2018年2月12日至2018年6月11日的過渡期內,新能源汽車補貼統一按照原補貼政策對應標準的0.7倍執行,新能源汽車廠商短期盈利沖擊較大。

8月28日在京東方A最新發布的半年報中,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434.7億元,同比減少2.54%;凈利潤為28.3億元,相較之下,去年上半年凈利潤為45.9億元,今年同期同比下降38.3%。

對於業績下滑,京東方方面給出的解釋是,面板市場整體增長低於預期,供過於求,市場價格一路下行。京東方認為,顯示器、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智能手機、彩電這五大主流顯示面板市場處於基本飽和狀態,增長空間有限。

相比比亞迪因為補貼大量減少,導致收入增加利潤大跌,依然坐擁巨額政府補貼的京東方,盡管營業收入在“價格戰”的巨大沖擊下,利潤相對並不那麽難看。

京東方半年報顯示,營業外收入當中的“政府補助”達到了6106萬元,同比增長近一倍。而遠遠京東方獲得的政府補貼不止這些。半年報顯示,“55、其他收益”當中,“與企業日常活動相關的政府補助”達到了19.04億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75億元,暴漲了六倍。

“關於子公司獲得政府補助的公告”,是近年來京東方最常發布的公告類型之一。

比如,2018年1月17日,京東方公告稱63億元的債務可以豁免,債權人為福州城投京東方投資有限公司,是福州市人民政府指定投資平臺,此前以無息銀行委托貸款方式向京東方提供資金用於項目建設。一次地方政府投資平臺的債務豁免額度,已經遠高於京東方半年凈利潤的兩倍。

產品難有定價權

“政府每輛車補貼了十幾萬給出租車公司,采購了很多比亞迪E6,有600多輛在6月份的時候交付使用。”在第一財經記者近日一次在深圳與的士司機交流時,司機作出如此表述,出租車公司只需要付出20萬元左右就可以買下出廠價超過30萬元的E6。而且,還有大量政府采購給各部門使用的E6。

國家層面已經確定了逐步減少對新能源汽車補貼的方向,不過各地方依然在用各種方式補貼電動車企業,尤其是一些續航里程較長的電動車。

比亞迪半年報顯示,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公布的數據,比亞迪在國內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市場份額為18.3%,在新能源乘用車領域的市場份額為20.3%。董事長王傳福表示,在上半年汽車行業增速大幅放緩的背景下,比亞迪多個新車型贏得市場熱烈反響,累積大量在手訂單,該企業新能源汽車銷量同比增長121%至約7.58萬輛,繼續保持全球銷量冠軍地位。

市場份額的情況,京東方的情況比亞迪略好,在全球擁有超過20%份額,同樣是全球銷量冠軍。IHS提供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排名前五的面板供應公司分別是中國京東方(占22.3%)、韓國LG(占21.6%)、中國臺灣友達光電(AUO,占16.4%)和中國臺灣群創光電(Innolux,占15.7%)、韓國三星面板(9.9%)

京東方首席執行官陳炎順曾經公開表示,“所有政府的支持都是通過市場化方式來運作的。我們有一條發展的思路,政府支持市場化運作。大家看到,地方政府給我們資金方面的支持,都是通過地方政府的投資平臺,以股東形式來進行的,而不是白送的,天下沒有白送的午餐。”

比亞迪依賴著地方政府的大量行政采購,未來也可能面臨著特斯拉等外資品牌進入中國生產後的激烈競爭。而京東方則無可避免的跟海外競爭對手打價格戰,隨著京東方、華星光電等大量新項目的陸續投產,產能的擴大將讓這個“價格戰”繼續打下去。

為何股價多年不漲?

2009年巴菲特買入比亞迪H股,曾經讓比亞迪股價經歷過短暫的輝煌,跟施正榮一樣,王傳福也一度成為首富。

不過,此後比亞迪的股價就一蹶不振,H股股價目前相比2009年的高位依然處於近乎“腰斬”狀態,股價經歷了“失去的九年”,在中國汽車產業多年的高速成長之際,長期表現遠不如長城汽車、吉利集團、華晨中國等。

京東方A股價至今跟2007年的高峰相距甚遠,中國股市十年不漲,上證指數多年來徘徊於3000點左右,京東方就是一個典型的縮影和代表。

這兩家企業都是各自行業的龍頭,分別在國內和全球擁有20%左右的市場份額,但並不足以讓比亞迪和京東方這類企業擁有產品的定價權,汽車行業品牌眾多消費者依然擁有大量的選擇,電動車生產成本依然遠高於燃油車,充電時間依然不短,設備讓產品體驗打折扣,讓不少消費者不會輕易選擇電動車。

而面板行業京東方、華星光電等,要長期面對韓國和中國臺灣企業強有力的競爭,不得不通過壓低產品價格爭奪更多的市場份額,在人力資源成本不斷上升,技術上暫時沒有優勢的這些“龍頭”企業,“價格戰”依然依賴著各種補貼的長期支持。

“核心技術不是一天兩天說做就能做成的,需要經過時間的打磨。京東方經過15年的發展才有了今天,半導體、晶片產業15年還不夠,需要大家有時間,有耐心。”陳炎順如是說。

除了技術進步以外,市場份額一直是中國企業很重視的一個因素,因為有足夠份額才有產品的定價權,而龍頭企業從20%左右到30%的市場份額,一直是一個很關鍵的門檻。

當龍頭企業產品市場份額到達30%以上,行業就能夠有長期穩步成長的基礎,避免“價格戰”沖擊。比如白電企業的代表格力電器、美的集團、海爾電器,海康威視、大華股份在安防行業的情況也是類似,中國(人保)財險跟中國平安在車險市場逐步形成雙頭壟斷狀態。

其余行業類似的情況,還有醫藥行業的恒瑞醫藥,白酒領域的貴州茅臺、五糧液,工程領域的三一重工、中聯重科等;最典型的,當然是互聯網領域的BAT在各自領域擁有近乎絕對市場份額優勢,成為了企業高速成長的保證。

過去多年來,比亞迪跟京東方的股價某種程度上,都跟隨政府產業補貼政策波動,偶然有脈沖式的行情。放眼未來,要等比亞迪和京東方等公司徹底脫離“漲不動”的局面,除了在技術研發上力求進步以外,龍頭企業能否盡快提升到30%以上的市場份額,從而擁有足夠的產品定價話語權,也是關鍵所在。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責編:黃向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