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7a300f0102drwn.html

這幾天,央視二套以密集的火力批鬥百度,強烈遣責百度要錢不要道德,不管多虛假的公司或是產品,只要給錢就可以在搜索中優先顯示,相反真正的知名公司和產 品如果不給錢百度,那麼他們反而會排在假冒偽劣品的後面。央視說百度利用自己在搜索領域內的絕對壟斷地位,明目張膽的欺詐消費者,毫無誠信可言。

 

本人一向鄙視百度,除非谷歌被和蟹而無法顯示,否則我是不會去點百度的。有人喜歡用民粹主義的論調來批判我崇洋媚外,但我想百度如果對比谷歌,難道不應該羞恥嗎?百度在中國確實有一些技術上的優勢,但正治的影響應該也不小吧。

 

今年初,在一次投資報告會後的晚餐時,我有幸與國泰君安的蔣友衡同桌,他反覆說我的長相與李彥宏很相像,李彥宏的才幹和財富都是舉世聞名的(據說長得也比 較帥,哈哈),我對蔣先生的誇獎報以憨笑,但當時心裡就嘀咕,李這種人,我與他長得像是我的恥辱,李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是一小人。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司馬 光曾經把人才分為四種並論述如下:

 

「臣光曰:智伯之亡也,才勝德也。夫才與德異,而世俗莫之能辨,通謂之賢,此其所以失人也。夫聰察強毅之謂才,正直中和之謂德。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 之帥也。云夢之竹,天下之勁也;然而不矯揉,不羽括,則不能以入堅。棠之金,天下之利也;然而不熔范,不砥礪,則不能以擊強。是故才德全盡謂之「聖人」, 才德兼亡謂之「愚人」;德勝才謂之「君子」,才勝德謂之「小人」。凡取人之術,苟不得聖人、君子而與之,與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何則?君子挾才以為善, 小人挾才以為惡。挾才以為善者,善無不至矣;挾才以為惡者,惡亦無不至矣。愚者雖欲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勝,譬如乳狗搏人,人得而制之。小人智足以遂 其奸,勇足以決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為害豈不多哉!夫德者人之所嚴,而才者人之所愛;愛者易親,嚴者易疏,是以察者多蔽於才而遺於德。自古昔以來,國之 亂臣,家之敗子,才有餘而德不足,以至於顛覆者多矣,豈特智伯哉!故為國為家者苟能審於才德之分而知所先後,又何失人之足患哉!」

按司馬光的標準,李宏彥應該屬哪一種?如果把人才的標準套用到企業上,百度又屬於哪一種公司?

 

央視罵百度確實是有理有據的,不過央視的這種行為背後,會不會有什麼利益之類的驅使呢?這一點我們不得而知,我們知道的是,央視自己向來就謊話連篇,正治 上為了某集團的利益成天對百姓愚弄洗惱,經濟上為垃圾公司和假冒偽劣產品打的廣告層出不窮數不勝數。所以要說黑,央視最黑,要說沒誠信,不但百度沒有,央 視也沒有。如今的中國,謊言像一張無邊無際的網,籠罩著舉國上下。

 

關於誠信的意義,我再引用一段資治通鑑的論述:

 

夫信者,人君之大寶也。國保於民,民保於信;非信無以使民,非民無以守國。是故古之王者不欺四海,霸者不欺四鄰,善為國者不欺其民,善為家者不欺其親。不 善者反之,欺其鄰國,欺其百姓,甚者欺其兄弟,欺其父子。上不信下,下不信上,上下離心,以至於敗。所利不能藥其所傷,所獲不能補其所亡,豈不哀哉!昔齊 桓公不背曹沫之盟,晉文公不貪伐原之利,魏文侯不棄虞人之期,秦孝公不廢徙木之賞。此四君者道非粹白,而商君尤稱刻薄,又處戰攻之世,天下趨於詐力,猶且 不敢忘信以畜其民,況為四海治平之政者哉!

 

墨子說:君子不鏡於水,而鏡於人。鏡於水,見面之容;鏡於人,則知吉與凶。唐太宗說:以銅為鑑,可正衣寇;以古為鑑,可知興替;以人為鑑,可明得失。唐太宗又說: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