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uangyejia.com/norm.php?id=2576&PHPSESSID=66956ff086221f6045aa8bb4573cdd7b

我們喘過氣後,1993年 就開始全國範圍內找先進。這個跟我過去的歷史有關,我從中學開始就醉心學先進,立志尋找志士仁人。我在初中和高一的時候走過很多地方,還給全國最牛的人寫 過信:到南京找鐘志明,那是文革風雲人物;給黃帥寫信,黃帥不理我;之後又和朋友到上海,因為上海建立了工人理論隊伍,我們想和他們討論,結果他們說我們 是小孩,不理我們。我一直有個信念,就是要結交天下豪傑,所以1993年我帶著幾個合夥人去見全國的牛人。

 

 

第一個見的人是黃向農,現在已經消失了。他是當時海南東方集團最牛的人,做得很大。後來總結出來,我當時去找這些人時,他們接待我們的方式,決定了他們後來的命運。黃讓我們等了一個小時,說好的時間不遵守,把我們晾在那兒。見了以後談得最多的是「鋤大地」,他在公司推行 「大地文化」,就是互相傾軋,他人即地獄。結果他被他底下的人用這套辦法做死。

 

 

在海南半年時間,我們拜訪了四五個特牛的人,他們大多居高臨下地教導我們。的確,我們當時都只有二十五六歲,經營的又是一個特小、特皮包的公司,別人不居高臨下、不產生教導我們的衝動也不正常。

 

 

後 來我們到了深圳,找到王石。見面很簡單,就在他辦公室,談了一下午也沒吃飯,談的都是極認真、極累人的話題——合夥人、社會責任,這是我們擅長的也最願意 談的。他很嚴肅地說,你們這些人都是從理想出發,但面對的卻是利益的問題。他說肯定會有分家的那一天。我們聽了還很不開心,說我們不會分家。他以他的經驗 跟我們講一個專業化問題和合夥人問題,給我們的印象非常深,覺得這個人挺好。

 

 

接著到北京,先約中關村當時最有名的公司的總經理,約不上,因為我們沒名氣。我們說我們是海南做生意的,來取經,最後好說歹說才被接見了。在一個大會議廳,大桌子,他坐得離我老遠。我們出來時,感覺不好。

 

 

然後約了柳傳志,老柳特別認真,他說:第一我得弄懂你們,為什麼你們像孫悟空一樣「嘩」地抓那麼多錢,「叭」蓋一棟房;第二,搞一次認真的交流,不止我們倆聊。後來他把他所有的團隊都叫來我們公司所在的保利大廈開會,開了一下午。再往後,差不多每半年我們倆就聊一次,我們跟聯想的關係變得非常密切。

 

 

柳傳志、王石成為我生意上最重要的榜樣,什麼事想不明白就找他們聊。回想起來,有的不把我們當回事,有的也不談正經事,老柳、王石是1993年我們那一輪學先進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所以後來決定鎖定這兩家,不斷地交往。

 

 

有一次在香港,我到老柳在香港的家,受到非常大的觸動。當時以他的身家地位,不應該住在山下一個兩室的小房子裡。他還是跟我談管理、談企業,從來不談庸俗的事,我很感動。我們 在最初賺錢以後,最先買房子是給了員工,然後給了其他合夥人,我和王功權當時是一二把手,卻一直合租一套房子。合租後我得半夜12點以後回去睡覺,因為海南極熱,他太太孩子在,夏天穿脫衣服也不方便,所以我得等他們睡了以後再回去。那時也沒手機,不知道情況如何,反正估計差不多可以了才回去。看到老柳這樣的情形,覺得心氣非常相通。(來源:新浪博客 作者:馮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