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gazine.caixin.cn/2011-09-24/100309010.html

 不論是紅酒還是白酒,資本瞄準的只是利潤。

  近日,白酒投資勢頭漸猛。僅在今年年內,原酒產權交易、酒類專門交易所、白酒期權理財產品紛紛上馬。

  9月16日,國內首家白酒現貨交易平台——四川聯合酒類交易所正式落戶中國「白酒之都」宜賓。

  開業運營後僅20分鐘,該交易所即完成四筆交易,共計350噸原酒首次實現電子交易。

  今年4月末,中國工商銀行湖北省分行發售了首款白酒期權理財產品,最高年化收益率為4.7%。

  7月20日,瀘州老窖公司的200噸國窖1573大壇定製原漿酒,正式通過北京產權交易所旗下的網上競價平台——金馬甲網上產權交易平台進行公開交易。按底價計算,這一項目的總交易額達5.52億元。

  與投資形式多樣化、資金積極湧入相伴的結果,是以茅台、五糧液為代表的一批名酒紛紛宣佈在消費終端漲價,漲幅15%-30%不等。

  「還是資金太多鬧的。」一位私募基金投資人感嘆。

  這些充裕資金在傳統投資渠道無法充分流瀉,便轉向了幾乎所有可能短期操縱獲利的領域,藝術品、奢侈品都深受其影響。紅酒、白酒熱不過亦借此熱潮而被惡炒。

「飲酒」難

  與紅酒不同的是,白酒作為本土產品,其廠家都在中國境內。高額利潤帶來的投資熱潮,首先反映在一級市場中資本對酒業的追逐,以及酒業對資本的青睞。

  前不久,媒體間風傳聯想控股準備進入承德地方酒業「乾隆醉」,且併購金額可能達10億元。這一消息儘管並未得到聯想控股的正面回應,但聯想控股的公關聯絡人明確表示,白酒業將成為該集團的核心產業。

  聯想控股對白酒業的興趣毋庸置疑。今年6月,瀘州老窖發佈公告稱,引進聯想控股有限公司作為湖南武陵酒有限公司的戰略合作夥伴,聯想控股出資 1.3億元。增資完成後,瀘州老窖對武陵酒的持股比例將下降至32.9%,而聯想控股將以每股1.66元的價格獲得武陵酒7843萬股,並成為該公司佔股 39%的大股東。

  這是在聯想控股宣佈進軍現代農業等領域之後,酒業出現的首個收購對象。而聯想控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亦表示,此前曾數度和四川的酒企洽談合作,且一直未停止在四川酒企中尋找投資機會。

  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今年上半年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食品從田間到餐桌需要經過許多環節,包括種植、運輸、冷藏、製作和銷售,聯想希望做食品行業的全產業投資,涵蓋食品生產的整個產業鏈。

  貴州省也曾因有「數百億資本」覬覦進入當地酒業,而被媒體大肆報導。被資本熱炒的背後,是酒業的豐厚利潤。

  一份調查報告顯示,許多高端酒類產品毛利均超過七成,水井坊高價產品的毛利率也在66%以上。

  「酒業不是那麼好投的。」國內一位大型私募基金的投資人表示。

  酒業的入股價格高昂,早已是投資界不爭的事實。儘管這一價格隨著二級市場各行業的總體走弱已有所下降,但高端酒依然可高達25倍PE。

  如西鳳酒年初引入以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為首,包括深圳盈信、光大金控、上海海兆、新遠景成長等在內的9家戰略投資人,按每股6元作價。

  上述投資人分析,目前酒類市場大致分為四個陣營。以茅台、五糧液為代表的為第一陣營;以汾酒、瀘州老窖、西鳳酒等為代表的為第二陣營,這一陣營的名酒多數來自中國以前的名酒評選,且已獲得來自聯想控股、中信產業基金、光大金控等多家資本的進入。

  此外,有一些省級企業能達到10億-15億元的收入,可被劃分為第三陣營。一些收入僅有三五億元的地市級企業,是第四陣營。

  「第一陣營我們已經進不去了,而且也上市了。第二陣營也很難,而且該投的也都投了。目前第三陣營有一些企業可以投,也準備從區域性影響力開始向全國擴大。」這位投資人表示。

  但對中端酒下手也需要慎之又慎。「都是區域性的,連洋河大曲都走不出江蘇。」另一位PE中的消費類投資經理無奈。

  此外,酒類屬於特許經營範疇,需取得《白酒生產許可證》,對於非知名酒業來說,《許可證》到期或要更換,都可能面臨一次洗牌。

  稅收的不確定性,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酒業利潤。不僅有20%的消費稅,還有從量稅;2009年,曾經一度因為風聞消費稅即將調整,而引發了經銷商的「囤酒行動」。

  而酒類公司經常利用各種手段避稅,或從當地政府取得稅收優惠。這些或合法或非法的途徑一旦發生變動,對白酒企業的發展前景影響重大。

瞄準上下游

  直接投知名白酒企業或者有望知名的白酒企業既然棘手,各路資本便開始將關注點轉移。

  「原酒現在也很熱。」上述投資人表示。他介紹說,原酒並非市場上被零售、包裝好的最終產品。市場上的酒產品也分等級,低等酒主要用酒精和水、香 精香料勾兌,幾塊錢到十幾塊錢一瓶;稍好一點的,在原來的原料成分上,加上一些原酒;最好的大部分用原酒勾兌,如一些中高端的酒。很多好的酒企,自己釀造 一部分原酒,然後再從市場上,比如貴州、四川等產酒大省,購買一部分原酒進行勾兌,貼牌出售。

  一些知名廠家如五糧液,亦有極少量原酒出售,大部分自用。但主要的原酒廠家,苦於自己沒有品牌,將原酒出售給已經在市場上品牌響亮的企業。

  四川的原酒企業較多,賣給省外的白酒企業,從中獲得10%-15%的利潤。9月16日,宜賓開業的國內首家白酒現貨交易平台——四川聯合酒類交 易所現在做的正是原酒交易。開業運營後僅20分鐘,該交易所即完成四筆交易,共計350噸原酒。儘管該交易所也表示要進行成品酒交易,但酒業的投資者認 為,目前仍是以推四川的原酒為主。

  「除了做品質,原酒以後的趨勢是規模化。現在也有些資本在做原酒整合,這個產權交易中心也是在做一種整合。」上述投資人認為,「只不過原酒交易在消費者中有一部分誤解,很多消費者認為我買的牌子,可能是用原酒勾兌,覺得上當了,其實勾兌工藝在酒的品質中也很重要。」

  此外,白酒的銷售鏈條也引起了投資者的注意。華澤集團、銀基集團等都是白酒大型經銷商中的翹楚。華澤集團成功運作了金六福品牌後,積極收購白酒 企業並謀求上市。該企業在獨家經營金六福酒的銷售的基礎上,先後併購了10多家地方知名酒企,包括安徽臨水酒業、山東今緣春酒業、黑龍江玉泉酒業、陝西太 白酒業等。

  這些大型經銷商,雖然不能如紅酒一般在離岸和在岸的差價中賺取天價利潤,但亦能獲得資本的青睞。「即使是終端的銷售點毛利一般也有30%。大的經銷商可投價值也很高。」前述投資人表示。

二級市場狂熱

  相對於一級市場的冷靜選擇,白酒的二級市場要狂熱許多。

  2010年底,499套十二生肖典藏版貴州茅台酒進行網絡拍賣,所有標的全部成交,平均每套酒的成交價19萬元。此後據媒體報導,半年過去後,大部分酒被買家提走,少部分仍保存在庫房裡,其身價已比半年前增值10%左右。

  8月30日,五糧液宣佈於9月10日將出廠產品漲價20%-30%。六天後,洋河股份也宣佈,自9月13日起出廠價上調5%-10%。茅台也並未排除聞風而漲的可能性。儘管已經進入白酒例行的「漲價季」,這一輪漲價在二級市場上依然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

  即使是二級市場的分析師,也開始分陣營力挺不同的白酒企業。9月1日以來,招商證券、安信證券等發佈了多份研報力挺貴州茅台;申銀萬國、瑞銀證券等18份研報則看好五糧液。

  這些研報中不乏驚人之語。9月2日,湘財證券分析師趙軍發研報稱,茅台在「十二五」末的市值有望超萬億元,預測市值是貴州茅台當前2061億市 值的4.9倍。中投證券分析師張鐳也在9月9日發佈研報稱,五糧液「十二五」末的市值有望衝擊5000億元,約為五糧液當前1440億元市值的3.5倍。

  今年4月末,中國工商銀行湖北省分行發售了首款白酒期權理財產品——沱牌麴酒旗下「捨得30年年份酒」收益權信託理財產品,投資金額為5萬元至 100萬元。2011年5月15日至2012年3月30日,投資者都可選擇以現金或實物白酒形式獲得理財本金和收益,其最高年化收益率為4.7%。

  由拍賣會、零售店的單價迅速上漲,到理財產品出爐,各類投資平台搭建,白酒如同它的姊妹產品紅酒以及藝術品、奢侈品一樣,走了一條被資本追捧之路。

  對於二級市場的投資者來說,投資白酒一方面缺乏專業級的鑑定水準和相應支撐體系,相對於國外紅酒投資已經有成熟的鑑定機構和交易指數,中國的投 資者更多是聞風而動,並無專業技術保障。另一方面白酒也缺乏變現流通渠道,可能面臨藝術品交易所中已經出現的「無人接盤」之尷尬局面。

  一位已經投了大型酒企的投資經理,對於白酒實物及二級市場白酒股的炒作均持擔憂態度:「白酒的變現很困難。現在不少品牌的白酒價格已經太高,不 適合個人投資。」他介紹說,白酒企業不少高管通過自己控制銷售公司轉移利潤,管理之混亂可見一斑,因此也不能保證「企業的業績有長遠的空間和想像力」。

  財新《新世紀》記者於寧對此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