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0-14/100314100_all.html

基建爛尾

 

中基公司向安哥拉承諾基建投資數十億美元,但實際未有投入

  「中國國際基金」(China International Fund,CIF,下稱中基公司),一個響亮的名字。在安哥拉,這家華人企業早在2005年就曾經高調宣佈給予巨額貸款。據英國皇家戰略研究所報告披露,中基公司承諾的基建貸款金額至少為29億美元。

  一位在非洲工作過的知情人士對財新《新世紀》表示,2004年中基公司核心人員只有10個人左右,並沒有從事基建業務的專業人士。據他瞭解,在 徐京華的主導下,中基公司找到廣西建工集團的葉崇恩、中鐵20局劉代文、廣西電力工業勘察設計研究院劉益祥——後來加上中基公司非洲總代表居力釗,組成所 謂徐京華在非洲的「四大帥」,前往安哥拉從事基建項目前期考察,並形成書面的項目可行性報告。

  「這些人都是基建領域的『國家隊』,拿出來的項目可行性報告也是貨真價實的,再加上徐本人在當地高層的一些關係,很容易就拿到了當地的基建項目。」知情人士說。

   除了總額344.01億元人民幣的安居家園工程,中基公司還獲得了新羅安達國際機場、本格拉鐵路、羅安達鐵路、莫桑梅德斯鐵路、安哥拉國家行政中心、羅安達市政工程項目等30多項基建工程。

   獲得項目合同後,中基公司開始在國內尋找項目分包商。「中基公司沒有施工隊、施工機械,拿到安哥拉重建項目合同後,就在國內以『不要招標、不要墊資、不要銀行擔保』的條件吸引國內有正規海外基建資質的企業來承包這些項目。」一位知情人士稱。

   從2005年底開始,國內多家基建公司分包到中基公司的安哥拉基建項目,其中羅安達和本格拉鐵路建設項目花落中鐵20局,四川營山建築工程總公司(下稱營 山建築)獲得莫桑德斯鐵路建設項目合同,杭蕭鋼構負責承建安居家園項目,廣西建工獲得羅安達新城建設項目,福建寧德路橋負責安哥拉公路修復項目,北京建工 則獲得中基安哥拉辦公大樓項目。

   「當時安哥拉政府按照行業慣例向中基公司支付了一筆工程頭款,中基公司也的確把頭款給了分包的基建公司,國內基建公司進去之後就開始用頭款買設備找人,項目很快就鋪開了,但不久就發現工程做不下去了」。

   上述人士透露,基建公司遇到的問題之一,是中基公司向安哥拉政府提交的工程報價太低。「以23萬套的鋼結構安居工程為例,中基和安哥拉簽署的合同裡規定是每平方米150美元(相當於1000元),這怎麼做呢?國內這個價也做不了。」

   隨著大量工程上馬,安哥拉政府支付的工程頭款很快捉襟見肘,「中基公司曾向安哥拉政府承諾融資60億美元用於重建項目,但實際上在基建項目上它並沒有投一分錢,而光靠安哥拉政府支付的工程頭款是遠遠不夠的」。

   從2006年5月起,中基開始拖延支付工程款項,並組織精算組重新核算分包給國內基建公司的合同價款。

  「當時基建公司已經把工程頭款花了大半,中基公司突然提出要重新核算工程價格,核算結果就是把原來的價格砍掉,最多的能砍掉原價的70%,基建 公司就面臨兩難選擇:繼續做下去一定賠錢,不做的話,之前投入的設備、招錄的員工等所有的損失都要基建公司自己來背。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結果項目就在 那爛著。」

   停工之後,基建項目工人的不滿很快引發了工潮。這種情況不僅在安哥拉出現。據《經濟學人》報導,徐京華還在幾內亞以及非洲其它國家、委內瑞拉和朝鮮等國高 調活動,也動輒承諾投入巨資,大多難以兌現。這些情況被中國駐外使館和駐外公司屢屢反饋回國內。據消息人士透露,商務部對外經濟合作司後來也曾調查過中基 公司。

  工程進度緩慢也引起了安哥拉政府的不滿,並將中基公司承攬的不少工程收回,其中包括安哥拉重建項目中的標誌性工程——國家行政中心,以及三條公路修復項目(Catete至Ngola Kiluanje、 Golf/Viana、 Gamek至Sanatorio)。

  據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一些標誌性重建項目,如本格拉鐵路、羅安達鐵路由安哥拉政府收回後,與中國政府簽署了協議,由中方提供貸款為上述項目提供資金,「後來建成的項目主要是中國政府的貸款給建的,轉化為政府間項目,和中基公司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

部委指控

有關部委曾向高層遞交報告,列舉中基公司在海外劣跡,指其為「由不法港商夥同國內貪婪分子組成的騙子公司」

  2004年以來,徐京華屢屢以文森特來訪為籌碼,要求參與文森特與中國政府高層領導人會見,亦時有得逞。這些會面的照片成為徐京華在非洲介紹自己最好的名片。

  「有時,徐京華會拿出一些與中國、外國高層領導的合影,來證明自己的重要性。」一位熟悉徐京華的人稱他為「照片先生」(Mr.picture)。

  徐京華的中國面孔,其私人飛機上有意插上的中國國旗,他在安哥拉與中石化的成功合作,加上種種神秘的行事風格,使他獲得了一層中國「代表」的色彩。

  作為一名能源掮客,徐京華發家於嫁接非洲資源國與中國能源巨頭資金;但隨著羽翼漸豐,在許多時候,他成為麻煩製造者。

  2009年中鋁與力拓要合資開發在幾內亞的西芒杜鐵礦項目,同時要在那裡進行基建投資以便礦產的運輸。但徐京華不久也來到了幾內亞,中基公司的風頭,很快蓋過了其他國際實力企業集團。

  2009年10月中旬,徐京華的中基公司與幾內亞軍政府簽署了一項70億美元的礦業和基礎設施交易,以開發該國的礦產資源,包括鑽石、鐵礦石、石油以及世界儲量最大的鋁土礦。而在幾內亞,2008年的GDP為45億美元。

  當年10月1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答記者問時表示,中基公司「是一家在香港註冊的國際公司,其在幾內亞的投資純屬其企業自身行為,該公司活動與中國政府無關,中國政府不瞭解具體合作情況。」

  這並不是徐京華、羅方紅及中基公司首次嘗試以中國政府「代表」身份去獲取生意。

  據一位接近SSI的消息人士透露,有關部委曾向政府高層提交了一份名為《中基在海外嚴重破壞我國形象》的報告,於去年得到國務院高層批示。

  財新獲得的這份報告草稿稱:「中基公司(即中基)自成立始,對外宣稱是中國政府的影子公司,在非洲、拉美、和朝鮮等地區,進行所謂的能源、礦產、基建方面的投資,大肆招搖撞騙,嚴重破壞了我國在上述地區的對外形象和聲譽,極大地影響我國正常外交經貿投資活動的開展。」

  報告還說,「他們通過極為大膽的謊言⋯⋯用重金收買外國高層政治人物,騙取重要石油、礦產和基礎設施的開發合同,然後轉賣給中國有關公司和國際公司,謀取巨額暴利。」

  報告詳細列舉了中基公司在海外的部分重要劣跡,讀來令人驚憤。

  例如報告提到,2003年秋,徐京華前往委內瑞拉,會見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石油部和外交部主要負責人,稱代表中國政府及中石油向委購買 400萬噸奧利油和在委建立大型煉油廠,協助委擺脫對美石油出口的依賴。隨後,中基公司組織委相關外交人員來京與中國相關部門進行一般性接觸,並以此證明 其中國官方背景。後經駐委使館證實其與中國政府無關,委相關部門才斷絕與其聯繫。

  最典型的一次發生在阿根廷。

  2004年11月,中國國家主席訪問阿根廷之前,中基公司派人前往布宜諾斯艾裡斯,設法見到阿根廷時任總統基什內爾。其間,中基公司謊稱為配合 胡錦濤訪阿,將代表中國向阿根廷投資200億美元,涉及銀行、石油天然氣、機場碼頭、鐵路公路和移動通信多個領域。中基公司甚至與阿有關部門起草了投資協 議的文本,計劃在訪問阿期間正式簽署。

  「外交部認為徐嚴重干涉了外交活動。」一位知情人士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說。

  2008年,中基公司利用在尼日利亞的高層關係,介入中海油收購OPL256油田的交易中,以各種「非法手段」擊敗中海油,將OPL256轉賣給安石油。有關部委認為,中基公司的做法影響了中國國有石油公司在尼的業務開展。

  2004年阿根廷事件後,中國政府多次在各種公開場合一再重申中基公司與中國政府毫無關係,是一間香港私人公司,但是這些聲明沒有起到以正視聽的效果。有關部委的報告雖獲高層批示,但因徐京華境外身份,未能採取行動。

  與此同時,中基公司仍或明或暗以中國政府代表自詡,歐美和非洲媒體對此又多有報導批評,每每涉及對中國政府非洲政策的評判。

  近兩年來,國際輿論對中基公司的關注在上升。

  2009年8月10日,英國皇家戰略研究所發佈了名為《渴望非洲石油》報告,將中基公司稱為「中國牆」,指其為中國政府和非洲之間的一道防火 牆。2009年11月2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在報導中基公司與幾內亞政府簽署協議一文中,再次指責中國政府的對非政策。今年8月《經濟學人》雜誌刊發的 報導,指稱徐京華在安哥拉的投資損害了當地人民的利益。

  對財新《新世紀》記者提出的採訪要求,中基公司主席羅方紅在回函中表示自己並不急於接受採訪對外澄清,「因為我做的事情自己仍在實踐中,還不到成熟談論的時候。」她並表示已習慣歐美媒體的報導,也習慣外界對她的不同聲音。

  財新《新世紀》記者沈乎、郭瓊、王小聰,實習記者高四維對此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