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7  NM

早前溫州爆發民間高利貸風波,資金斷鏈,老闆走佬,震驚全國。過去一個月,信貸危機已迅速蔓延至河南鄭州、浙江台州及內蒙古鄂爾多斯等城市。民企老 闆富貴夢碎,澳門賭場生意亦應聲下跌,皆因佔澳門賭場七至八成收入來源的貴賓廳生意,全靠一眾內地民企豪賭老闆撐起。最近永利澳門(1128)公布第三季 業績,便因貴賓廳生意下跌而遭券商唱淡。與此同時,中央收緊政策亦在各省市靜靜出台,嚴限高官、國企高層及公安等前往澳門。
豪客大減,本刊踩入多間賭場,發現不少貴賓廳都拍烏蠅,部分更要「劏房」搶客。民企老闆走佬,拖欠大筆賭債,亦令賭場壞賬陸續浮面,有疊碼仔爆料要出動泰仔北上追數。


上週四,永利澳門公布第三季業績,佔其博彩收入達七成七的貴賓廳生意,按季下跌,立即遭投行高盛唱淡,股價應聲急挫百分之四,連同之前兩個交易日,累跌超過一成四。同日,濠賭股被借勢洗倉,澳博(880)、銀河娛樂(27)及新濠(200)均跌超過百分之五至六。
事實上,貴賓廳生意一直是澳門賭場的命脈,牽一髮動全身。所謂貴賓廳業務,是賭場靠俗稱「疊碼仔」的中介人,透過提供娛樂或借貸等拉攏豪賭客到設 有賭注下限的私家房下注,中介人從中賺取佣金,貴賓廳使用的籌碼俗稱「泥碼」。今年的上市民企爆煲潮及近日的溫州企業走佬潮,對澳門賭場打擊甚大,流失不 少民企老闆豪客。今年,中央更在各省市嚴厲執行高官赴澳簽證。有廣東省公安廳出入境管理局官員透露,基本上所有公務員、國企官員出國,均須上級批示。「中 紀委更有特派員駐守澳門,不時巡查賭場,發現有豪賭客,就起佢底。」該官員表示。有疊碼仔亦表示﹕「而家有少少職級嘅公安都落唔到嚟。」

貴賓廳拍烏蠅
本月中,記者去到新葡京的貴賓賭廳「海王會」,六張賭枱,只有兩張坐着三數名賭客,賭枱最大投 注額一注三十萬,有內地客落注數萬,已是場內的貴賓。新葡京內其他貴賓廳,場面冷清,每間六至十四張賭枱的貴賓廳,平均只有一張枱有賭客。 一街之隔的老大哥葡京,境況淒冷。澳博有七成生意來自貴賓廳,但葡京四樓的東方鑽石貴賓廳,已關門大吉。同層的帝國廳,一名賭客也沒有,荷官坐在椅上呼呼 大睡,站於門口的保安員無奈地冷嘲:「舊時嘅客有錢,而家嘅客無錢,無客咪好囉,我哋舒服啲!」 失去溫州大水喉,成為不少賭場的致命傷。近兩年,喜歡豪賭的溫州廠家已成為澳門賭場貴賓廳的重要客源之一。於銀河及威尼斯人承包賭廳經營的博彩中介公司負 責人陳先生說,自從內地收緊銀根,溫州民企爆煲,近兩個月溫州客赴澳門人數已縮減三分一,賭注由每次豪賭千萬,減縮至二、三百萬元「小賭」怡情,「呢期溫 州客係『窄窄哋』,賭客無咁多現金,我哋收數難咗,上去收都係有拖無欠。」 陳先生說溫州人豪賭成性,近日缺水,中介公司寧願繼續以每十萬元每日二百元息的高利貸借錢予客,都不願流失賭客,「知道個客本性賭得大,餵貨(借錢)俾 佢,養住佢,必要時搵多兩間中介公司一齊餵貨,分散風險。」陳先生說。

壞賬急增
不但賭客大跌,拖數壞賬亦急增。於賭 船做疊碼仔阿強亦爆料,拖數的不單是溫州老闆,他所屬的博彩中介公司,今年初有個某大城市的文化廳高官賭輸三百萬元,他們一眾疊碼回內地追數,但對方至今 仍賴債拖數,而另一個賭場年初被一名北京企業老闆客拖欠賭債千萬,轟動業界。 根據澳門博彩監察局的數字,今年九月整體博彩收入達二百一十多億元,較去年上升逾四成,但其實表面數字信不過,皆因大部分賭客都是兩手空空來賭「白頭 片」。 原來,內地賭客赴澳門賭博,因受制於中、澳兩地人民幣匯款限制,賭客非全數真金白銀落注,內地賭客赴澳門賭錢的泥碼,先由承包經營賭廳的博彩中介公司,墊 支簽泥碼給賭客,賭客贏錢,向賭場兌現金,中介公司再以分賬形式找數給賭場;若賭客輸錢,中介公司向賭客追回輸掉的現金。由疊碼仔拉攏的內地賭客,中介公 司已預早向賭客「起底」,清楚賭客的經濟狀況、公司、工廠及家人資料,中介公司亦每每在內地省市開設夜場,廣建人脈,方便拉攏賭客赴澳之餘,亦可依仗當地 勢力人士,向賭客追數。「我哋搵泰國拳手上去追數,追唔掂,搵當地軍方背景人士幫手收,行規係將收番嚟嘅賭債拆賬三至五成作為對方酬金,我哋當打個和。」 疊碼仔阿強說。

遙控落注破阻截
為了方便不能親身落場的大客,不少疊碼仔即變招,用電話遙控幫賭客落注,在賭場及賭船 十分常見。月中,記者登上上市公司實德環球(487)旗下的實德郵輪。四百多元一張的船票,包吃包住,買夠五千元泥碼則免費。出公海前,船上的入境處職員 為乘客辦理出境手續,乘客不少是拿着藍色封面的「往來港澳通行證」,講廣東話的廣東省居民。賭船載客量約三百多人,當天是週五,但只是半滿。 晚上約十時,郵輪駛到公海,賭廳正式開放。六樓的賭廳有近百名賭客在「搏殺」。十四張賭枱絕大部分是玩百家樂﹐最低注碼一百元。凌晨兩時許,賭客大多集中 在注碼較細的賭枱,右側半開放的高注碼區,整晚都十分冷清,玩家不足十名。其中四張賭枱,注碼由一千至二十萬元,賭枱對上天花裝有垂直的閉路電視鏡頭。其 中五名「玩家」,戴着免提聽筒,賭枱前放有計數機及紙筆,一邊對着聽筒細說開牌過程,一邊記錄着輸贏結果,「一萬元買庄,是不是?……閒六點,庄四點,閒 贏。老闆,這一盤輸一萬元。」一名戴着耳筒的白衫中年婦人,時而普通話時而上海話,密密為老闆下注。她手上的記錄紙顯示已有過百盤下注,暫時輸了三萬七千 多元。突然,婦人聲音肉緊起來︰「買什麼?吓,十五萬的閒!……唉,庄贏。」前後兩盤,已輸掉逾十八萬元。不過,記者見她枱面依然「彈藥」充足,有二十萬 泥碼及約十萬元現金碼。翌日早上七點多,賭枱「收檔」。白衫婦人收線後,轉身向友人說︰「今次疊碼仔賺到笑啦,一晚換咗四十幾萬泥碼。好累呀,我要瞓覺, 今晚先同佢對數。」 除了賭船,澳門新葡京的貴賓賭廳「海王會」,亦見有駐場疊碼仔,用耳筒接駁iPad,在私隱度較高的貴賓房內,幫賭客遙控落注。

加佣劏房搶客
表 面上,澳門賭場大廳賭枱仍人丁旺盛,但疊碼仔阿強表示,去年十月一至二號的黃金周,賭船上的各博彩中介公司收取的籌碼佣金高達二百多萬,今年跌至一百萬 元。 「表面係好旺,賭船及大場(威尼斯人、永利)仲多咗客,但好多係鴨仔團或師奶客,旺丁唔旺財。」阿強說。 十一黃金周後,大型外資賭場更提高疊碼仔佣金,鼓勵中介公司拉客。澳門政府法定碼佣上限百分之1.25%,現時行內碼佣公價一般1.15%,即每十萬元轉 碼數(現金兌換籌碼),疊碼仔獲得一千一百五十元。星際、銀河、永利等大場,提高碼佣到1.2%至1.6%,「超出每月指定數額,賭場會再俾高啲碼佣,例 如定每月要交三億數,若個場做到五億數,每十萬碼佣升至一千八百元一份。海王會以前喺葡京包賭廳做,今年俾銀河挖咗過檔。」銀河營業額八成八依靠貴賓廳, 陳先生透露,銀河為籠絡實力中介公司駐場,最近出新招,免息借籌碼給中介公司,變相開出免租條件,但限定中介公司每張賭枱每月交足約三億元轉碼數,穩定生 意額。 一些中、小型賭場,亦轉陣吸客。其中,希臘神話二樓全層貴賓廳,已劃出一半地方,改成一間間約二百五十呎貴賓房間,VIP房內置賭枱、電視、梳化、按摩 椅,以富貴廳房模式提高賭客的私隱度,「之前玩千萬泥碼先至可以包房玩,而家換五十萬,一百萬泥碼就可以開貴賓房,將貴賓客普及化。」疊碼仔阿強說。

澳門賭場每月疊碼數

澳博反應慢
今 年十月,里昂發布的一項「敏感度」測試指,如果一二年貴賓廳生意大跌一成,六隻濠賭股現金經營溢利將減少一成至三成,其中銀河娛樂及永利分別下跌二成七和 二成一。本月中,銀娛旗下的星際酒店慶祝五周年,「車輪轉」搞了十二場自助餐,慰勞員工。副主席呂耀東於席上承認,集團會增強中場賭廳業務,「中場客潛力 好大,我哋未來會開澳門首間3D戲院。」呂耀東說。 大細賭場積極變陣,管理守舊的澳博,卻沒有變革搶客。目前葡京,新葡京的貴賓賭枱每張枱每月轉碼數約三億,有中介公司埋怨澳博管理層寧願關場都不肯降低轉 碼數額,「人哋鬼佬場借埋錢俾我哋去做,葡京場好多年前定落嘅轉碼數唔肯改,係你都走,最差係啲客贏了錢,將泥碼兌現金時,仲有啲嘍囉要『揼心口』,攞茶 錢,呢啲情況只會喺十年八年前澳門賭場會發生。」 賭場各師各法,亦積極開拓北方不同省市客源,「舊年十二月聖誕開始搵多啲北方客,蘇杭、雲南、貴州都有,而家寧波客豪賭作風唔遜色過溫州客。」疊碼仔阿強 說。另外,於中細型賭場及賭船,增加多元化賭法,容許中介公司與賭場同時做庄家,與賭客玩枱底「對賭」,賭「底面」等,讓賭客減少被賭場抽佣,疊碼仔賺取 碼佣之外,有機會贏賭客賭本。

大小通殺拓財路
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馮家超教授表示,雖然澳門博彩業在剛過去十一黃金周 博彩收入旺場,但其實暗湧處處,他指出今年九月,博彩收入較八月下跌幅度超出市場預期,跌幅達雙位數字一成四,相反過去的傳統九月淡季跌幅不足一成。他又 指黃金周的增長數字可能累積九月份的賭客購買力,故未能實質反映賭業。馮教授認為澳門貴賓廳賭客來自國內新生的中產階級,即是中小企老闆及高級管理層,當 內地經濟發展放緩,銀根收縮,民間借貸爆煲,股市、樓市下跌等各方外圍因素收緊賭客的資金鏈,最終會影響澳門博彩收益,「經濟唔好,中小企老闆去澳門搏一 搏,催谷博彩業收入同客量嘅數字,但實際收益要睇年尾個數,尤其係當追數壞賬率開始升高,濠賭業就響起警號。」

貴賓廳主宰賭場命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