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db8fda0102dvj6.html

昨天參與了一個鄧公的投票,有感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家,紅歌唱了大半輩子,還能夠向資本主義敵人低頭,拿出勇氣推翻昨天的我,真的很不簡單!多少投资者愿意推翻昨天的我?


多少投資者願意推翻昨天的我?

零八年初的時候,我已經感覺到自己公司的業務不對勁了,恨不得突然間出現哪個傻瓜,願意以資產值收購我的公司,讓我套現去經營另一門有前景的生意。可惜現實生意買賣中找不到這種傻瓜。

常說買股票就是買企業,在現實生活中,我看不到有哪個傻瓜會願意出高於資產溢價,去買一家十倍甚至二十倍PE,並且未來一兩年業務前景不明朗的企業。

偏偏股票市場中常常會出現一個怪現象。明明知道企業開始走下坡路了,卻還有很多傻瓜願意出兩倍甚至三倍於資產值的價格去買這家企業。更傻瓜的事是,居然會 有現有的企業主明明知道企業業務走下坡路了,卻還是不願意以兩倍甚至三倍於資產值的價格賣掉這家企業。原因無他的,只因為他付出的價格比現有的傻瓜出價更 高而已。

為什麼要為自己去立個貞節牌坊?

現實生活中,自己經營企業,企業走下坡路了,與企業共患難實屬無奈之舉,因為往往根本沒有退路,只能堅守。很多股票投資者卻認為買股票就是持有企業,就應 該抱著跟企業共富貴共患難的心態,象老巴擁抱可樂、擁抱比亞迪一樣,實在可笑又可悲。老巴不賣可樂、比亞迪,是因為他已經成為了當中的一分子,想退出也不 容易。試問有誰會願意支付六十元、八十元的價格從大股東、二股東手上買下比亞迪?

股票市場真的是一個好地方,它給予了我們與企業共富貴而可以不共患難的機會。我們為什麼偏偏要為自己去立個貞節牌坊呢?明明看到出問題了,還能夠以兩三倍的資產值的價格退出,這樣的機會,多少人真的願意把握?至今還是有不少博友咀巴上說著價值投資,做的還是價格投資。曾經看見某博友在49、50元時已經指出徐工有難了,但至今卻還在思考是否應該賣出。多少投资者愿意推翻昨天的我?

明明看到了問題,為什麼就是不願意面對呢?突然有感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