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db8fda0102dvhq.html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芳 婚宴开场后,南京新郎李平单膝跪下,正准备为妻子戴上戒指。一声很响的撕裂声突然传出——他身上的西 裤从裆部一直开裂到后腰。

李平说,当时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他只得回到更衣室,请伴郎去附近的购物中心买了一条新裤子换上,花了3200元。

那条价格699元的开裂的Zara西裤,从裆部到后腰几乎撕裂成两半,仅剩内衬布料相连。经过两周的反复申请和确认,10月25日Zara终于破例同意退 货并按西裤标价的3倍赔偿李平。

Zara著名的“15天神话”,曾给时尚业带来了毁灭性的冲击,它将供应链缩到了只有两星期,设计、生产、交付在15天内完成。“快时尚”迅速风靡,质量 问题也像它的影子一样,携手同来。

要快、要便宜

按照惯例,这条西裤应该是Zara的设计师团队在捕捉了大牌T台秀上的潮流元素之后,融合自己的风格,第一时间拿出的设计。“每一次看秀都发现,前排坐的 永远都有Zara、H&M的设计师和买手。”一位品牌设计师说,这些设计师和买手会立即对接下来一个阶段的时尚元素做出精准分析,最短两周之后, 那些大牌T台上的时尚类似款就会出现在Zara的橱窗中。

美国《新闻周刊》称来自西班牙的Zara为“使时装业者吓破胆”的服装公司。即使一周光顾一次,顾客也总能在橱窗模特身上看到新品。货架上,能轻易发现 “很Armani”或者“很Prada”的衣服。除了一些细微差别,它们甚至就是几天前T台秀场上的翻版,价格却不到其1/5。

这就是Zara的设计理念,把刚刚出现意向的潮流变成现实,最重要的是——以大众能接受的价格。

在欧洲,每年Zara都要为此向那些顶级品牌支付不少罚款。

Zara著名的“15天神话”给时尚业带来了毁灭性的冲击,它将供应链缩到了只有两星期,设计、生产、交付在15天内完成。

婚礼上开裂的西裤在罗马尼亚生产,而它的其他伙伴们则可能来自诸如巴西等地的“血汗工厂”。巴西的调查性电视节目“ALiga”不久前曝光了Zara位于 巴西的一家“血汗工厂”。7名玻利维亚籍的外来移民工人,每天工作14小时,一周工作7天,制造着标价为126美元的牛仔裤……巴西圣保罗劳动部一名情报 官员称,Zara的其中一个制衣外包工厂中就设有33个秘密作坊,过去3个月中生产了至少5万件服饰。

在节目中,一名玻利维亚工人称,Zara的一条牛仔裤在巴西的售价约为200里亚伊(约合人民币722元),而其生产成本仅为1.8里亚伊(约合人民币 6.5元)。

2006年,Zara进入中国,快时尚迅速风靡。为了缩短生产周期,很多服装公司在管理上并不严谨,比如:面料送检,只送一批。业内某品牌运营总监在见到 李平那条西裤的开裂情况后,断定面料质量存在问题,撕裂强度差。且在制作上没有严格把关,也许是内部接合处面料留得太少,或者没有包边,导致缝纫线咬不住 面料。

一般而言,面料是由Zara提供样品,工厂自己定制,由于不停地推出新款式,造成供应商的数量众多且更换频繁,很难保证所有供应链的面料全部过关,但每款 面料都做检测并不现实,成本太高。虽然不同批次的面料手感差不多,但实际检测值相差较大。

面料是服装业竞争中的关键环节,对于服装企业来说,频繁更换面料供应商是大忌。但是Zara却也因此赢得了年轻人的喜欢,因为材质种类繁多、款式多样,同 样面料的类似款式又比同行便宜。

Zara讲求色彩绚丽,颜色越鲜艳,染料就用得越多,而最表层的颜色也就越容易脱落,造成面料的色牢度较差。此外,坯布在染色后必须要进行处理,减少PH 值和甲醛含量,这个工序的工艺如果不过关,都可能会造成PH值、甲醛含量超标。

在中国,Zara被各地工商局公布质量问题,原因多为色牢度、PH值、甲醛含量这三项不达标。

“理智”选择

两星期的时间,足以让李平的这条裤子从原产地来到中国海关。按惯例,在当地出厂时,每批产品都应该配有质检报告(但该报告有可能不被承认,因为每个国家的 质量标准并不相同)。

在通过了中国海关的验货和商检局的检验之后,这条裤子到达门店,挂上人民币699元的价签。这个价格一般与隔壁的H&M差不多,甚至还便宜一些,不 过比起Esprit来就要便宜得多。

Zara的门店很讨消费者的喜欢:黄金地段的大铺面,上下两层,透亮通畅。

和很多伙计们一样,这条裤子也很崇拜那个叫 Amancio Ortega Gaona的白发老人——他1975年在西班牙拉科鲁尼亚开了一家名叫Zara的小店铺,后来发展成为Inditex集 团。集团是西班牙最成功的企业之一,而它78%的营业额来自Zara。

这位白发老人一度成为西班牙首富,为人不喜张扬。但在欧洲,他的行事风格被评价为“让时尚界害怕”、“不谈商业道德”,因为他更多扮演的是一个“抄袭者” 的角色。

官司缠身也撼动不了Zara在快时尚界老大的地位。评论家文章说:“最好不要跟Amancio Ortega Gaona纠缠商业道德的问题,他愿意跟你 对簿公堂,为涉嫌抄袭的指控罚单一年付数千万欧元。没关系,他依然能从Zara身上获取数亿欧元的利润。在恶名与利润之间,他理智地选择后者。”

这个“理智”选择,让Zara在2005年超过H&M成为欧洲最大的服装零售商,在2008年超过GAP,成为世界最大的服装零售商。

2011年,Zara门店覆盖中国的城市数量将也从30个增加到了42个。“15天神话”终究不会永远是独门秘笈。如今,以广州品牌BANNA  BANNA为代表的一批本土品牌也开始加入到这场服装业的“快时尚”运动中。除了常规生产团队外,BANNA BANNA不惜花大价钱组建快速生产项目小 组,全面负责从“买手、设计、生产到物流”的一条龙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