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lamnow.blog.163.com/blog/static/19931823620111119111040205/

最近,投資界人士的飯局有兩大時令特徵,一是午餐時間延長到一點以後了,因為市場太差無心看盤;二則是大家開始深度探討,雖然市場或者個股——從技術到價值——都說不出所以然。

深度探討的主題往往是:這年頭,誰說了算?

賣方:根本就說不上話

賣方研究員們一般是不好意思在這個話題中談及自己的,基金一哥王亞偉早就定了調——明年的十大牛股一定不在券商的十大金股裡面。

然而,他們中的大部分人,一年到頭依然勤勉地調研上市公司、認真地計算財務模型,期待著能夠把握行業的整體趨勢、個股的主要信息,能夠在買方機構面前侃侃而談、有問必答,從而,慢慢建立自己的行業影響力以及獲得更多的佣金派點。

「賣方根本就說不上話,能夠把握行業趨勢就很不錯了。」入行兩年後,研究員老馬就想明白了。比如上市公司增發前,老總們的手機全天暢通,一增發結束就立刻忙音。再比如,有個剛入行在外資賣方做的研究員,發佈了一篇某個股的賣出報告,重倉該股票的公募基金一個電話過來,她就下崗了。總之,老馬總結,「上市公司有市值增長需求,公募私募有資金拉動,比什麼模型、價值低估以及新財富研究員推薦都管用。」

公募:我們喪失了話語權

當然,王亞偉也說了,十大牛股也不在基金的十大重倉股裡面。但是,公募基金資產管理規模從巔峰期的三萬億跌落到兩萬億,他們也怒並無奈著。

公募基金投資總監老徐拍著桌子,「把話語權拱手讓與私募,這是公募基金的恥辱!」 基金好漢當年勇,比如當年中國船舶[26.48 1.53% 股吧 研報],眾基金前呼後擁,股價一舉攀至300元。彼時,2005年,公募基金持股市值達到峰值的46.72%,此時,已經跌去了四分之三,一位上市公司的董秘就曾憂心忡忡地詢問賣方研究員,某某基金重倉我們好幾年了,「這怎麼辦啊?」言下之意,公募重倉,就沒有其他「神仙」會來,股價怎麼漲啊?

但自2007年陽光私募大規模生長,熊市幾年來,私募精英以正收益的成績單把公募精英逼得灰頭土臉,同時攻城略地,擠佔了資產管理行業的大塊蛋糕。

當然,基金也有無奈之處,比如倉位限制導致的自身擇時限制(假使基金具備擇時能力的話);再比如這麼多年基金也難以和上市公司平等談判,最近重慶啤酒[34.88 -10.01% 股吧 研報]完全不理會大成基金的抗議就是典型案例。

私募:小非說了才算

私募老王這些年重返公募的念頭就沒斷,雖然他這些年也曾問鼎私募業績排行榜。老王發現,全流通的市場,以及隨後的創業板、中小板,中國巴菲特的夢想顯得越來越遙遠。「公募說了不算,私募說了也不算,『小非』說了才算。」老王說,在產業資本的十幾倍、幾十倍盈利的變現需求下,任何資金買盤都是無力的。

老王現在的策略就是,有小非的個股不碰,董事長增持的股票就可以考慮買入。他曾經試圖勸說小非,小非一句話,老王就沒詞了。「給我一個不賣的理由!」某小非2007年以2元成本進入某食品公司,今年公司中小板上市,目前尚有30倍市盈率。此小非不僅一定會變現,而且還非常著急變現,「變現趕緊再入股再上市再變現!」

中國股票市場誰說了算,似乎水落石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