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lamnow.blog.163.com/blog/static/19931823620111120026801/

12月18日下午,吳繼東拖著行李坐上了T108次列車從深圳返回老家安徽阜陽過年。

距離春節還有一個多月,但因為沒有訂單可做,吳繼東所在的玩具廠不得不提前放假。這種情況,近期在聚集了大大小小近百家玩具廠的龍崗區平湖鎮並不少見。

年底是玩具生產的淡季但卻是玩具銷售的旺季,尤其是聖誕節和春節接踵而至,這段時間通常被視為玩具熱銷的黃金時期。遺憾的是,以出口為主的深圳玩具廠商們依然感到「寒氣逼人」。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權威部門獲得的數據顯示,在連續多年居全國玩具出口首位的深圳,在海關注冊有出口實績的外銷玩具企業從今年年初約450家減少到目前約300家,企業數量在短短一年內縮減超過三成。

通過更長週期的觀察可以發現,自建市以來一直作為深圳傳統優勢產業的玩具業近年來不斷萎縮,相對於2005年的1200家而言,深圳有出口實績的玩具企業數量在六年內已經累計縮減了75%,合計高達900家。

一方面是不斷開拓新興海外市場或者內銷市場,另一方面是加大產品創新或自創品牌,部分深圳玩具企業在種種煎熬中開始艱難救贖。

聖誕「劫」

深圳市華坤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谷武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今年的聖誕訂單早已結束,整個玩具行業的狀況都非常不理想。

谷武說,實際上這種淒涼的境況早在今年5月份就已經表現出來。已經做了十多年出口貿易的深圳市公明世新榮禮品製造廠銷售經理宋軍朋也透露,今年國外的聖誕訂單與往年相比大概下降20%,且詢盤量也有所減少。

行業公開資料顯示,全球約90%的聖誕節禮品、玩具產自中國。按照往年的慣例,從每年第二季度開始,國內的禮品、玩具製造商就開始接受歐美聖誕節產品訂單,隨後按計劃生產再輸送到歐美市場,直到12月初才告結束。

對於這個行業來說,很多製造商全年利潤都要依靠聖誕節的行情。

不僅僅是聖誕訂單明顯下降,多數玩具企業全年出口量都出現大幅下滑,甚至整個玩具行業都將再次面臨重創。

採購商資源頗為豐富的谷武直呼壓力巨大:「從7月20日起正式實施的《歐盟玩具安全新指令》非常要命,今年我們在歐洲市場的訂單量下降了50%左右。」

12月13日,商務部副部長鐘山在外貿轉型升級示範基地與境外營銷中心交流會上透露,今年以來我國在歐美市場的份額不升反降,其中玩具下降2%,下降幅度高於紡織服裝和家具等傳統製造業。

深圳市玩具行業協會秘書長劉豔芳向本報表示,多數玩具企業今年的訂單量較去年下降了20%至30%,部分甚至下降一半。

根據海關統計,2011年前三季度,深圳市出口玩具21.3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2.5%。但劉豔芳強調,尚不能從出口金額的增加來判斷出口情況好轉,因為出口金額的增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生產成本增加導致出口價格上漲所致。

根據海關統計,2006年深圳玩具出口總額為65億美元,佔全國出口總額177億美元的37%,佔廣東省玩具出口總額140億美元的46%。但2010年中國玩具累計出口210.06億美元,而深圳玩具出口總額為41億美元,約佔全國玩具出口總額的19.5%,佔廣東省玩具出口總額的31.7%。

可以確定的是,深圳玩具出口的比例在2011年將繼續下降。

內外交困

深圳玩具企業的遭遇,在本質上與服裝、電子等傳統製造業近年來的境況並無不同。很多台資和港資玩具企業長期以OEM(代工生產)生存為主,並無產品研發和市場銷售能力,這兩年被迫關閉的台資或港資玩具企業的數量堪稱眾多。

7月14日,作為世界第二大玩具品牌代工廠的東莞素藝玩具有限公司因不堪成本壓力突然倒閉,引發外界對玩具企業命運的感嘆。

綜合成本高位震盪及人民幣升值導致玩具企業利潤已經逼近盈虧點。深圳某玩具製造商說,尤其是今年稀土價格不斷飆升,導致電機也隨之漲價。4月1日一個電機供應商打來電話,直接將電機價格從每隻2.95元漲到5.8元,「我說我之前打給你60萬的預付款就不起作用了?對方則直言:『對不起,現在我電話通知你的就是漲價。』」

在11月中旬至12月中旬,香港工業總會、香港玩具協會和香港玩具廠商會對149家在內地有業務的香港玩具廠商調查發現,原材料價格上升、內地工資上漲和出口市場疲軟成為現階段香港玩具廠商面臨的最大挑戰。62.4%的受訪企業表示2011年營業額比去年差,57%預計明年業務將轉壞。

劉豔芳和谷武都認為,歐美經濟形勢低迷、歐盟和美國玩具安全標準提升、勞動力和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漲……多種因素的同時夾擊,是導致深圳玩具企業腹背受敵的直接原因。而事實證明,玩具企業的OEM生存方式不可持續。

洗牌,尋找出路

倒是一些內地民營玩具企業在近兩年的出口轉內銷過程中逃過一劫,內資和外資玩具廠商的不同遭遇引發行業洗牌。

谷武說:「一些台資和港資玩具企業的大量關閉,導致市場訂單向內資企業轉移,其中很多訂單不可避免地轉向我們;一些存活下來的外資玩具廠,也開始向我們尋求OEM生產;而深圳、汕頭的民營玩具製造商也紛紛吸納這些外資企業的生產訂單或銷售管理人才。」

開拓新興外銷市場是玩具廠商的無奈選擇。谷武表示:「我們已經決定不再把歐盟作為我們主要的出口區域。」谷武在2011年通過開拓俄羅斯市場才使得全年出口取得不錯的增長,「今年我們在俄羅斯市場做得非常好,承接了大概300多萬美元的訂單。」

但近幾個月以來,阿根廷、印度、墨西哥等新興市場也出現貿易保護力度加強並持續蔓延的趨勢。

此外,深圳海關的一份分析報告稱,今年以來國家多次上調金融機構存貸款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資金緊張已嚴重影響企業正常的生產活動,佔玩具企業大多數的中小企業面臨更為嚴峻的壓力,如以「玩具城」著稱的東莞市石排鎮,已有六成以上小規模工廠停工,玩具行業面臨新一輪洗牌的風險急劇加大。

多位接受採訪的業內人士坦言,一方面玩具企業需要核心競爭能力的培養,另一方面有待國家扶持政策的出台,否則深圳玩具企業將出現大面積倒閉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