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4872.html

自上而下系統化地梳理項目,看準了就敢賭。

10月中旬,大愚樂隊在北京糖果舉辦了一場音樂會,據說主唱胡斌的嗓子自由高亢,征服了無數到場嘉賓。不過到場的很多觀眾不止是搖滾愛好者,還有很多風險投資界的重量級人物。

在搖滾之外,胡斌的另一個身份是啟明創投的合夥人。專注早期投資,熟悉產品,搖身一變儼然是頗具科技感的小極客。目前,啟明創投的第三期基金成立不 久,第一期規模2億美元,第二期是3.2億美元,第三期是4.5億美元。胡斌表示,即使是早期項目,但由於管理壓力大,啟明也很少投資特別小的項目。尤其 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大多項目單筆金額都較大,而且數量不求很多。

啟明的打法是會做系統性的研究,由上而下,無論是行業趨勢還是產品,逐步形成獨特的感覺並做出判斷。其實在啟明創投的TMT組和消費組裡,另一個非 常活躍的人,是剛剛由合夥人晉陞為董事總經理的童士豪。童胡二人一直有很好的合作默契,胡斌對產品更為瞭解,而童士豪則更注重大趨勢和數字。「很多產品 Hans(童士豪)都會問我意見,說你去看看這個產品到底做得怎麼樣,他會相信我對一個產品的判斷,而我更多的是問他,這個項目的市場到底有多大,在美國 資本市場對這個事怎麼看?」胡斌說。

從2008年開始,童士豪在啟明創投主投過13個項目,1億多美元。從一嗨租車、凡客、開心網、到耀點100、小米、51返利、多盟 …… 他隨手就能在黑板上迅速寫出來。大部分是早期項目,從零開始的就有5家。回過頭來看,不乏很多明星企業。

童士豪的職業背景豐富,三年的投行,三年的PE,然後創業三年。也因為自己創業過,整個價值鏈該發生什麼事情都有經驗,對創業家本身學習動作有多 快,能力有多強,聊個三到五次大概心中就有感覺,花一兩個月的時間,就會知道第一次講的話,創業者有沒有消化下去,做到這一點,對他的領悟力就比較有把 握。

圈子裡很多人認為童士豪「很厲害」,最大的原因就是他「敢賭」。「Hans是那種看準了就敢賭,敢拍桌子的人。」一位VC同行透露,那時候很多項目 大家都看過,凡客貴、開心貴、小米更貴,很少人在當時敢下這個賭注,童士豪就敢。他會帶著團隊花幾個月做DD(盡職調查),對所有質疑都用數據說話。回頭 看來,很多他都賭對了。

賭一嗨,儘管這是個很重的生意。但是中國的交通太糟了,買車成本越來越高,如果有辦法能夠讓車子大家一起分享就非常好。經過對比美國和中國的市場, 被證明這個市場已經到了爆發的規模。加上當時傳統行業的人IT都不夠強,管理成千上萬輛車很困難,而一嗨租車的CEO從美國回來,國外的工作一直是IT背 景,現代化概念也滿足。

賭凡客,是因為PPG的問題不是行業的問題,也不是模式的問題,是他們的團隊和CEO的問題,事後證明確實是這樣。而且那時候懂電子商務的人才非常 少。當時1個月幾乎沒睡覺,做DD出來決定該投。但是童士豪也表示雖然敢賭電子商務,可是上市公司不可能更多了,包括團購在內,細分領域頂多大概10家了 不起了,這是馬太效應。

賭小米,是因為他認為雷軍做大事非常合適,「雷軍基本上是屬於第一代投資互聯網但唯一還沒有一個上市公司的人,他是最後一個大佬,互聯網森林他一路殺過來,有足夠的歷練。2006年他就開始講移動互聯網很重要,而且團隊非常優秀。」

童士豪也透露了一些他認為未來有機會的方向:資源分享;預定模式或者是由預定變成營銷的合作夥伴;推薦模式。這三種都是在未來很有意思和空間的模式。

不過所謂的敢賭,絕非盲目為之,而是有一套嚴謹的大局觀和判斷力。中國歷史,中國現代的評論,日本歷史,美國跟歐洲的歷史都是童士豪最喜歡看的書。 「一個國家怎麼崛起,政治跟金融社會的一些變化,人口的變化,造成他們有如何的一個發展,我特別喜歡看這方面的書。」童士豪告訴記者,要做大的判斷要對社 會學很強,判斷人要對心理學很強,經濟學是一切的商業的基礎。做一個好的VC,三者缺一不可——前面提到雷軍的時候,童士豪還向記者推薦了那本《另類》。

對他來說,其實模式是最不在乎的事情。「因為這東西花10分鐘就夠了,沒有什麼太多的爭論。」他說,在選擇項目時最花費精力的三點是:首先是新興市 場,市場一定是在未來會接近爆發點的時間段才投,所以他會花很多時間在看未來6個月到12個月市場的變化;第二是團隊,有的時候沒有deal都會先跟團隊 聊,這種團隊可能是某個很有意思的網站,或者是大公司做得好的產品經理,這樣的人會保持聯繫;第三就是跟這些團隊聊切入點,什麼切入點?是他認為現在做最 合適,而且能夠把團隊之前的能力發揮出來。「這個是我們花時間最多的事,我認為做早期做好這三點非常重要。」 童士豪說。

2個月前,童士豪去參加一個美國的戰略會,3個半小時聽64家公司做快速演講。每家公司5分鐘,每個上台創業的團隊平均是30歲到35歲,創業的經 驗5年到8年,每個人穿著一模一樣的T恤,打扮時尚。5分鐘之內把模式、市場的機會在哪裡、有什麼克服的問題、困惑怎麼解決,為什麼我們做這個項目是最合 適的……講得非常清楚,邏輯都極為縝密。「高素質簡直讓我沒話說,我真希望自己能培養出一些的創業家,能有這樣的水準。」童士豪心想。

在童士豪心裡,認為能夠幫助和參與建立一個「偉大的企業」,是做VC最喜歡和開心的事。「看著有一家公司能從零開始,最後成為上市公司,為社會為別人創造價值,這件事非常有意思,目前全球也只有中國、印度、巴西、俄羅斯有這樣的機會了。」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