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content.businessvalue.com.cn/post/4876.html

在前期找到最合適射擊的定點和時間,集中注意力,去尋找自己的最好的目標。

基於移動互聯網的大勢,近期的投資界最流行的詞莫過於SOLOMO。清科集團CEO倪正東則在微博上調侃道:我也斗膽創造一個詞 —— SIMI。他們代表中國移動互聯網領域最活躍的投資機構。S是Sequoia 紅杉資本,I是IDG資本,M是Matrix經緯創投,I是InnovationWorks創新工場。他同時透露,今年前8個月,這4家機構加在一起大約 在此領域投資了100個項目。

不過,紅杉資本合夥人計越卻在記者面前非常低調謹慎,不做任何披露。今年初,隨著沈南鵬逐漸的「淡化自己」,計越以他獨特的判斷力和勤奮,成為繼周 逵之後的第三位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夥人並被更多人熟識。在紅杉任職期間,作為新銳力量的計越碩果頗豐,他曾投資過楓葉教育、我樂網、大眾點評網以及聚美優 品等項目,還是去年順利在美國上市的諾亞財富和鄉村基的董事。

這兩年投資越來越熱,好企業越來越難投,各個VC都展開了看家本領,也打出了很多新牌以此增加自身競爭力。坊間也傳言,紅杉的另一大玩法是提供過橋 貸款。這種方法在美國風險投資界非常常見,對於很多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中小型公司來說極具吸引力。不過尚未有紅杉成員對此作出過正面回應。

儘管如此,計越依舊表明了他對移動互聯網的看法。他認為,目前移動互聯網的領域尚未有定論,移動互聯網未必會跟傳統互聯網有一個重複性的對應的領 域,反而會成為一種融合。在他看來,早期投資領域已經不存在移動互聯網一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電子商務可能是和傳統產業和互聯網的結合,除此之外 90%以上已經不存在具體的區分。很多公司都是全部融合,從現在開始我已經找不到純互聯網或純移動的公司了。」計越說。

移動互聯網不是跟過去割裂的。對新的公司來說,貼各種移動互聯網的標籤沒意義,不是看這種方式而是要看給用戶帶來的價值。如2010年底由計越主投的趕集網,和之前的豆瓣,當公司發展到一定階段,都會和移動互聯網有所結合。

計越有一個狙擊手理論:「早期VC並不是拿著機關槍看哪個地方好就狂掃一通,操作上也不太可能。作為狙擊手是要從更多的角度,以更多的觀察為主,在前期找到最合適射擊的定點和時間,集中注意力,去尋找自己的最好的目標。」

「而且從任何一個角度發現一個新的領域,要以重新開始的心態去看行業,不要給某個領域做一個假設或者觀點。」計越表示,他很反對預先的假設,如果有什麼判斷和定論的話,說明這個領域已經有普遍的觀點,說明這個領域已經是成熟的行業了。

「做早期項目,作為投資人,關鍵是要沉得下心來,這是最重要的。」計越說,過去的成功歷史和你的下一個項目是沒有任何關係的。狙擊手的每一槍都是重 新開始。當你作為一個狙擊手,其實還是要趴在地上的,而不是站在舞台的中央。回到原點,心態謙卑。把精力集中在某個方向,集中找到一些優秀的人,做早期的 培育。而且時間維度會很長。新領域裡,未必是大家在開始看好的熱點,就能長出大公司的。

相對來說,計越認為早期TMT投資不合適高舉高打,所謂的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5~6年前,紅杉在無線已經有所布局,就像很多人都在說誰是WEB2.0的公司,後來發現每個人都在用, WEB2.0是一個工具,反過來看新浪是一個最好的WEB2.0的公司。

歷史和過去的成就反而是一個包袱。對於早期投資,計越有他一直深信的理念,「過去的成功,會往往成為未來的包袱,聚光燈下是看不見星星的。」他說,更希望能安靜地躺在地上看星星,而不是站在舞台中央。

在另一層面,計越一直強調,VC對於企業的增值服務是一部分,最重要的還是對企業本身能夠有一個充分的信任,「你選擇一個創業者,你還是下定決心對 這個企業家信任,至少能夠走10年,有這樣一個心理準備,給這個企業家充分的信任,當困難到來的時候能夠讓這個企業基於自己學習過程當中抵禦困難的週期 性、過程,這也是我所想的,在目前這個形勢下的一個選擇。」他說。

相對於技術和財務,計越更看重產品和用戶本身的體驗,他並不認為自己是極客,只是自己很喜歡體驗產品,喜歡對好的產品進行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