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2-10/100355196_all.html

在一年一度的達沃斯經濟論壇上,我們再次看到了一些來自西方國家的熟悉身影。但是新興經濟體卻派來了一些不同的人士,因為去年那場席捲中東的革命讓一些去年來過的人坐了牢。

  很顯然,同一群人先是摧毀了這個世界,然後從政府那裡獲得救助走出困境,現在又能掙上百萬的年薪了,於是又來討論如何修復這個世界。並沒有太多人看出這有多麼諷刺。全球金融危機的悲劇在於它並沒有清除舊秩序。

  在經濟繁榮期間,那些善於逢迎權貴的人往往能左右逢源。20年的經濟繁榮過後,現在的領導人都是在繁榮中長大,靠縮手縮腳,管中窺豹謀生。因此,全球危機將會持續多年,直到新一代通過競爭成長起來的領導人上台才能結束。

美國經濟持續低迷

  美聯儲上週表示,將會保持目前近乎為零的利率直到2014年,這比其上次的許諾延後了一年,預示著下一輪資產購買或第三次量化寬鬆政策的開始, 引發了世界各地主要股市10%的反彈。通過維持低價貨幣,壓低債券收益,美聯儲正將投資者推向風險資產。我相信,美聯儲的目標就是股票市場。

  有種說法認為,美聯儲維持低價貨幣使其他資產就更有吸引力。這一論斷的前提是美聯儲全知全能。但是,美聯儲能預測三年以後的情況嗎?最新公佈的 信息顯示,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美聯儲正在嘲笑2006年房地產市場的問題。這說明美聯儲根本無法預料幾個月後的事件,就更不用說幾年之後了。

  我認為,隨著通脹問題的逐步浮現,美聯儲將不得不在2014年以前提高利率。美聯儲以及大多數分析家認為疲軟的經濟不會發生通脹。而我認為,新 興經濟體的勞動力市場和全球能源短缺將會使世界各國的過剩貨幣走向通脹。一個國家可以像日本一樣通過強勢貨幣來避免這些力量的影響,但是,這將通過削弱出 口和收支平衡而摧毀經濟。美元並不像日元那麼強勁。

  近期數據帶來了美國勞動力市場正在復甦的希望。在過去的六個月裡,美國增加了220萬個就業崗位。但是,美國非充分就業或失業的人數仍然接近整 個勞動力的20%。目前的改善並不足以迅速解決勞動力市場的危機。而且,由於近來的經濟復甦是儲蓄率下降的結果,再加上債務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這種改 善或許並不能持續。

  首先,美國的債務負擔在很大程度上尚未解決。眾所周知,聯邦政府積累了大量債務,非社會保障信託基金持有的債務在四年內翻了一番。美國家庭現在 的債務總量為13.2萬億,2007年底這一數字為13.8萬億。由美國家庭槓桿率過高所導致的2008年金融危機並沒有使家庭削減債務。危機之後美國家 庭儲蓄一度增加至每年近1萬億美元,但之後這一數字又下降了一半,降至4290億美元,佔全部未償還債務的3.2%。儲蓄率過低導致債務不可能在短期內降 到可持續的水平,那相當於當前債務水平的一半。

  另外一項債務負擔在金融領域。當前美國金融部門債務為13.7萬億美元,與四年前的水平持平。我懷疑金融機構不可能剝離其可疑資產。它們正在等待經濟景氣將其紓困。因此,金融部門不能對經濟起到任何幫助,卻在等待經濟幫助他們。

  其次,美國家庭儲蓄幾乎接近零。因此無法支撐經濟。2008年危機之前,美國家庭儲蓄降至零以下,因為當時家庭可以進入股票和房地產市場獲得資本收益。但現在這兩個市場都很低迷,美國的消費無法主導經濟。

  第三,就業、收入、消費和企業投資的良性循環在現在的全球經濟下無法正常實現。說穿了,美國的勞動力在當今世界根本不具備足夠的競爭力。這不單 只是工資問題。美國很大一部分勞動力的生產率比不上其在新興經濟體中的同行。市場的出清工資不足以維持其基本生活需求。這些工人更好的選擇就是依賴社會福 利。這並不是一個新問題,只是先前被房地產泡沫掩蓋了,房地產泡沫放大了國內勞動力的議價能力。我懷疑美國失業率在未來很多年中仍將維持比危機前更高的水 平。

  第四,美國的出口將會受到歐洲、日本經濟衰退和新興經濟體增長放緩的影響。能從寬鬆貨幣政策中獲益的是能夠刺激出口的疲軟貨幣。但這個把戲在2012年不太可能見效。

  美國企業有充足的資金。如果它們從事投資,美國經濟可能會繁榮一到兩年。但是,鑑於繁榮不可持續,它們不會這麼做。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美國經濟走向繁榮。

歐元區危機難愈

  歐元區領導人已經同意採取更加嚴格的政策以限制成員國的財政揮霍。這聽起來很好。但是,建立歐元區的舊條約已經夠嚴格了,只是沒有得到遵守。目 前尚不清楚旨在加強監管和制裁能力的新規則能否有所作為。無論如何,這些規則和歐元區當前債務困境的關係不是很大,其作用在於預防未來危機的發生。當前的 危機需要緊急措施。

  歐債危機始於兩年前的希臘,現在危機更嚴重了。其緊縮政策已經引起經濟大幅下挫,這讓債務負擔更加嚴峻。儘管希臘解決問題的態度十分真誠,但它無法找到一條可行的道路,其螺旋形下降在可見的未來將不會停止。

  歐元區領導人正在迫使希臘為了本輪救助而實施更大的削減,以避免3月的債務違約。希臘的債務仍然超過GDP的100%,隨著其經濟繼續收縮,債務負擔不久將會再次難以負擔。

  對希臘來說最好的選擇就是違約並繼續呆在歐元區內。將希臘踢出歐元區不是一個可信的威脅。沒有人能告訴希臘應當使用何種貨幣。

  如果希臘違約,將會給歐洲很多大銀行的資產負債表造成衝擊。當前的重組計劃是削減50%的面值和70%的淨現值。從資本會計上說,50%的損失現在就需要計入。如果希臘違約,會計損失將會增加一倍,需要為歐元區銀行系統注入更多的資本。這勢必又將再度引發混亂。

  穩定局勢的唯一途徑就是歐洲央行參與大規模的量化寬鬆政策,穩定債務市場。但這種做法遭到了德國的反對。歐洲央行以1%的利率向歐元區的銀行系 統貸出了5000億歐元的三年期債務。這是一個隱蔽的量化寬鬆政策。如果銀行願意用這筆錢購買國債,這一政策就能有效。但考慮到銀行槓桿率已經過高,這項 策略不會起作用。除非德國接受量化寬鬆政策,否則歐元區危機勢將無解。


新興經濟體好景不長

  新興經濟體在過去十年內表現很好,這主要是由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造成的,同時也是因為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在十年內增長了10倍。在下一個十年中,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很可能將會停滯甚至下降,大宗商品價格也將會下跌。

  我看好能源業和農業,這兩個行業都是不可循環的。隨著中國拉動消費需求,對這兩者的需求也將會上升。但是,工業金屬情勢不妙。鐵礦石價格在過去十年內上漲了10倍,下一個十年內很可能會下滑。巴西等國家可能會增長放緩。

  自從2008年以來,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很大。這很大程度上是國內的泡沫造成的。隨著泡沫破裂,這一過程發生了逆轉。

  不同於西方國家,中國可以調整經濟結構,從而創造另一個增長週期。由於工資水平與國際標準相比仍然很低,因此,提高供應方的效率可以增加中國在 世界上的市場份額。家庭債務水平很低,將勞動力收入轉化成消費不存在任何問題。然而,中國並沒有顯示調整經濟結構的決心,這種決心必須從有效減稅開始。

  風險偏好正在上升。對紙幣貶值的恐懼,而非對未來的樂觀預期,驅動了風險資產的熱潮。風險貿易將熱錢推入新興市場,一些弱勢貨幣如印度盧比、巴西雷亞爾等因此反彈。但是,經濟基本面會反過來限制這些貿易。當貿易數據衝擊市場信心時,這種熱潮就會扭轉。

  世界正處於危境之中,因為它正在被達沃斯論壇上的那群人所誤導。貨幣和財政政策僅僅會延長滯脹的時間,引發通脹。

  作者為玫瑰石顧問公司董事,經濟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