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4-06/100376666_all.html

  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在啟動兩月後,終於迎來了國際礦山。這個由中國鋼鐵工業協會 (下稱中鋼協)、中國五礦化工進出口商會(下稱五礦商會)和北京國際礦業權交易所(下稱北礦所)發起的交易平台,此前一直因缺少國際礦山參與而被業界質 疑。

  3月20日,全球第四大鐵礦石生產商FMG(Fortescue Metal Group Limited)率先在北京與北礦所簽約,成為現貨平台的發起會員。

  之後不久,中鋼協、五礦商會和北礦所高層赴新加坡,簽入發起會員力拓(Rio Tinto),並與淡水河谷(Vale SA)簽訂了合作備忘錄。

  一位北礦所內部人士向財新記者透露,「接下來還會有大消息,還剩一家嘛。」言下之意,全球三大礦山中尚未表態的澳大利亞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也加入在望。

  國際礦山對中國鐵礦石交易平台的態度轉變,反映了鐵礦石市場在供需層面上可能發生逆轉。倚仗中國市場的強大吸引力,中鋼協此度在現貨交易平台方 面略佔先機。但這只是開端,接下來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的交易量,及其對全球鐵礦石市場的實際影響,最為引人關注。此外,中鋼協等中國官方機構,能否確 保現貨交易平台及其形成的價格指數反映真實供求關係,也是交易平台能否成功的關鍵問題。

背後的角力

  今年1月16日,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舉行了啟動儀式。包括寶鋼、鞍鋼、武鋼、首鋼、河北鋼鐵等13家鋼廠以及五礦集團、中鋼集團、中化國際 等貿易企業在內,共計26家發起會員。與此同時,另一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環球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GlobalORE)也在緊鑼密鼓地籌備中,而其背後是 鐵礦石巨頭必和必拓的支持。

  業界一度擔心,這兩個現貨交易平台可能存在競爭性衝突。在平台啟動儀式結束時,中鋼協副會長王曉齊被記者問及「如果這個平台沒有國際礦山加入怎 麼辦」時,未予作答便匆匆離去。

  一個多月後,情況變化。王曉齊在2月28日的「2012年中國鐵礦石會議」上表示,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已得到國內外鋼鐵企業、鐵礦石產商和 貿易商的廣泛響應。

  是次會議,GlobalORE也開始在中國公開推介。GlobalORE首席執行官費路易(Louis Fel)用並不十分熟練的中文做了發言,並對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表示了歡迎。但此時他仍面臨一道禁令——中鋼協禁止其成員單位參與 GlobalORE。

  進入3月下旬,僵局打破。國際礦山開始向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伸出橄欖枝。第一個突破口還是FMG。3月20日,FMG成為中國鐵礦石現貨交 易平台的首個海外會員。數位接受財新記者採訪的人士都認為,比起三大礦山,FMG 更希望把儘可能多的客戶抓在手中,為後起的擴產贏得市場。而在2009年7月,在兩拓與中鋼協僵持不下時,FMG率先與中鋼協簽訂較上一年鐵礦石價格大幅 下降的「統一價格」。

  FMG銷售與市場部高級經理Antony Priddy在前述鐵礦石會議上介紹,FMG目前的產能為5500萬噸,到2013年其產能將達到1.55億噸。2011財年,中國市場創造的營收佔 FMG總營收的96.84%。

  前述北礦所內部人士對財新記者透露,平台籌辦至今,國際礦山的態度是有變化的。尤其在FMG加入之後,「(簽約談判的)進展比想像順利」。

  3月29日,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開始試運行。當天在新加坡,淡水河谷與北礦所簽署備忘錄。北礦所公告稱,「淡水河谷公司對中國鐵礦石現貨交 易平台予以支持」。

  聯合金屬網礦石事業部高級分析師張佳賓向財新記者分析,由於40萬噸級大船「Valemax」的停靠問題,淡水河谷可能會以加入中國鐵礦石現貨 交易平台作為一個談判的籌碼,通過簽署備忘錄釋放積極態度。

  淡水河谷中國的一位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淡水河谷在中國大船停靠和分銷中心建立不順,是其與北礦所簽署備忘錄的一個原因,多一個銷售平台總沒有 壞處。

  3月30日,力拓成為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發起會員。此前力拓曾給財新記者回覆稱,「已經注意到北礦所推出的交易平台。目前該平台處於發展初 期,力拓會繼續關注,並進一步研究該平台的更多細節。」

  目前市場普遍預期必和必拓也將加入中國平台。必和必拓曾對外表示,對任何能夠帶來更多公平、透明和流動性的交易機制保持開放態度。

  而前必和必拓中國區總裁戴堅定(Clinton Dines)也對財新記者表示,國際礦山在與交易平台和指數的合作上有很多經驗,他們的參與對於新指數是有幫助的,可以帶來更大的流動性並反映市場的供需 情況。

  北礦所相關人士表示,目前已有「幾十家會員」,但具體數字要在平台正式運行時才予以公佈。據財新記者瞭解,目前國內大型鋼廠已悉數加入,在國際 礦山加入的示範下,一些中小鋼廠也有意加入這一平台。

供需變化破關

  令三大礦山放低姿態的,是國際鐵礦石市場供需關係的轉變。

  中金公司近日一份調研報告指出,「春節後力拓和FMG的領導多次到中國鋼廠拜訪,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供給緊張程度的減緩。」

  2011年,中國粗鋼產量6.83億噸,同比增長8.9%,增速較過去幾年(除2008年)下降。在國內經濟增速趨緩的情況下,去年9月起,下 游鋼材市場增速明顯回落,10月份進口鐵礦石價格曾跌至117美元/噸。

  一家中型鋼廠的負責人告訴財新記者,目前三大礦山在中國的銷售情況並不太好。鐵礦石港口現貨庫存約1億噸,大量庫存壓在貿易商手中,接下來貿易 商的日子會很難過。多位人士指出,鐵礦石價格長期來看將逐漸走低,但並不會出現劇烈變化。

  FMG公司董事長安德魯·弗魯斯特(Andrew Forrest)近日向媒體表示,從長期來看,鐵礦石價格將下降到中國希望的水平,「但在一定時期內,價格會維持在一定的水平,這樣有助於保證生產商的持 續投入,否則後續的供應量將會減少,價格又會回到較高水平。」

  在供應側,除了FMG高達1.55億噸的產能擴張目標,淡水河谷中國區總裁麥禮仕(Luiz Meriz)曾在「2012中國鐵礦石會議」上表示,淡水河谷將在礦業項目上繼續全負荷運行,保持較大的資本投入,提高產量與質量。

  必和必拓鐵礦石部市場副總裁Michiel Hovers表示,目前供應方面的增長並未達到預期的規模。必和必拓計劃到2020年將產量增至4.5億噸。而力拓的目標是在2020年將產能提高至4億 噸。

  這些擴產計劃是人們擔心供應側風險的一個重要原因,但力拓鐵礦石部門負責人山姆·沃爾什(Sam Walsh)認為,由於目前融資困難、政府審批程序漫長、資源保護主義抬頭和新增項目多地處偏遠等原因,很多項目恐難按計劃投產。「我經常說需要五年完成 一個項目,現在我覺得可能需要十年,一般都會延期。」山姆·沃爾什在鐵礦石會議上說。

  張佳賓對財新記者分析稱,國際礦山已經在控制產能釋放的規模,「供給增長只有4%-5%,還是比中國的需求要少,這樣才能造成總體供應偏緊的感 覺。接下來像FMG這樣的二線廠商以及中國企業海外投資項目開始出礦,供給增長會比較多。但中國粗鋼需求增速又是放緩的,一減一增會造成供需的逆轉。」

  麥肯錫等數家機構預測,2013年-2014年,中國鐵礦石市場將出現供大於求的局面。市場上還有更悲觀的看法。西本新幹線信息部經理盛志誠認 為,年內鋼價不會單邊向上,生產企業還需要再受點打擊,才會出現倒閉現象,加上礦石的積港高位,礦石年內會向100美元/噸的方向運行,而目前礦石價格在 140美元/噸左右。

  這樣的局面下,礦山無疑會尋找更多的銷售渠道和平台。國際礦山既是同盟,又是同業競爭對手,盛志誠認為,「國際礦山如果不參與中國交易平台,日 後可能會處於劣勢。」

目標1億噸

  需要注意的是,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並不要求礦山會員必須在平台上釋放產品,更沒有數量的要求。而對於希望形成現貨價格指數的這一平台,交易 規模是關鍵。

  北礦所副總裁梁若東曾在數個場合表示,平台交易量達到每年1億噸是比較理想的。2011年中國進口鐵礦石6.86億噸,其中現貨佔比 72.3%,即4.96億噸,1億噸約為這一數字的20%。

  「如果沒有手續費優惠或政府積極鼓勵措施,把交易都拉到新平台上是有難度的。」張佳賓認為,1億噸交易規模平均到每個工作日,交易量並不算大。 盛志誠則分析稱,如果能有1億噸交割量,的確能夠具備一定的價格話語權,但若僅是交易量,則可能是一船礦買賣多次。

  從財新記者的採訪情況來看,不少鋼廠都對這一平台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多位行業人士則指出,礦山能在多大程度上由有利於賣方的招標模式轉向現貨平 台,需要時間觀察。

  北礦所目前對各類會員加入都抱開放態度,但對平台交易能否打破此前中鋼協推行的鐵礦石進口代理制的門檻則態度模糊。廣大不具備礦石進口資質的鋼 廠,能否通過平台交易降低買礦成本尚存疑問。

  能否平衡各方利益,也是對中國鐵礦石現貨交易平台的一個挑戰。「鋼廠希望買得便宜、方便;貿易商則希望買得便宜、賣得貴;而礦山則從來就希望賣 得高。最難的問題是如何實現各方兼顧,利益分配合理。」盛志誠認為。

  此外,中鋼協在這一平台中的角色值得玩味。直到2011年底,北礦所還在焦急地等待中鋼協對交易平台的意見。在給出肯定意見後,中鋼協開始以發 起單位的身份大力推介這一平台,甚至要求會員單位不要參與GlobalORE。

  一家中型鋼廠從事國際貿易的人士對財新記者表露擔憂,「之前山東日照的交易中心是被中鋼協叫停的,北礦所現在雖有中鋼協支持,但以後都不好 說。」意即擔心中鋼協行政支持生變。

  目前鐵礦石市場上較多採用的是普氏指數定價,它得到了礦山方面的支持,但由於其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指數,而是根據詢價編制,因此被中鋼協和國內鋼 廠指責不透明,容易被操縱,特別是在普氏和環球鋼訊(SBB)合併之後。必和必拓欲推GlobalORE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希望由此形成一個現貨價格指 數,打消買方的疑慮。

  中鋼協去年推出中國鐵礦石價格指數(CIOPI)效果並不如人意,於是轉向現貨平台欲再爭話語權。現貨交易平台強調不發展期貨、掉期和其他金融 衍生品業務,與中鋼協的一貫取向相符。

  但盛志誠分析,目前北礦所透露的交易規則中涉及「漲跌停板」,有保證金交易、收取手續費等,採取了一定的期貨標準和約交易原理,「到底是不是純 現貨盤,還要觀察最終的結果。」

  並不是所有機構都拒絕鐵礦石期貨。五礦商會會長徐旭去年年底曾表示,「鐵礦石定價體系將日益呈現協議短期化、定價指數化、交易金融化三大特 徵」,呼籲中國應抓緊研究自身的鐵礦石期貨市場。

  目前上海期貨交易所和大連商品交易所都在研究並準備推出鐵礦石期貨。證監會主席郭樹清3月29日在一個關於期貨市場的學習報告會上表示,要加強 對鐵礦石等戰略性品種及期權等新交易工具的研究,更好地滿足產業企業的發展需要。

  「推出現貨交易平台是順應歷史潮流的,接下來就是進一步金融化,但又要阻止它。現貨交易平台對中國的話語權沒有太大幫助。再說中國憑什麼就要有 話語權?」一位不願具名的分析師向財新記者表示,「過去錯得太多,如果要說有什麼辦法,那就是市場化,適者生存。」

  「中方想創辦一個新平台的目的是現在鐵礦石價格位於高位,而他們始終認為自己沒有話語權。但過去十年,鐵礦石高價的主因並非中方沒有話語權,而 是需求強勁供應短缺所致。」戴堅定認為。在他看來,中鋼協等機構需要解決的一個關鍵問題是,現貨交易平台及其形成的指數,必須真實反映供求關係。如果中鋼 協認為通過做一個自己的平台就能夠控制價格,那麼結果會令他們大失所望。因為,一個靠行政力量控制價格的新平台將不再可信,必將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