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5-04/100386716_all.html
 湘江水湍湍流淌,裹挾著經過礦山、冶煉廠、工業區排出的富含重金屬的洗礦水和工業廢水,流經人口密集的城市群:長沙、湘潭、株洲。三座重鎮的飲用水安全懸於湘江。

  湖南省環保廳和三市環境部門公開信息顯示,流經三市的湘江段存在污染,多數時間為三類水質。2011年,住建部曾委託湖南省疾控中心對全省各區縣自來水廠的出廠水質進行全指標檢測。湖南省人大環資委的知情人士向財新記者透露,結果「很不理想」。

  接受財新記者採訪的多位飲用水專家表示,如無斷然措施,在重金屬痼疾重重的湘江流域,全面實現飲用水新標準達標,如何可能?

「毒江」為源

  「如果還有1985年的源水,我們一定能保證出廠水水質合格。可這麼多年過去了,源水惡化了不知多少倍,水質標準卻更苛刻,水廠壓力很大。」湖南省湘潭中環水務公司總經理鄒俊良掐滅了手裡的煙,身子前傾,情緒激動。

  2004年10月,湘潭市自來水公司與中環水務投資公司合資成立湘潭中環水務有限公司,下設四家地表水廠,為湘潭市區40餘萬用戶供應自來水,取水點均位於湘江湘潭段。

  三類水是否合格水源,當前環保系統和住建系統在統計口徑上並不一致。環保系統和地方政府一般傾向於以三類水質可以作為二類水源保護區為由,將三類水質統計為合格水源,但依據國家《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三類水質不能出現在飲用水取水口附近,因為並非合格水源。

  2012年3月28日,財新記者在位於湘潭市雨湖區窯灣的湘潭市第一自來水廠取水點附近看到,在取水點航標不遠處,幾艘采砂船正在作業,幾艘小漁船停靠在取水點一側的河岸邊,水面還漂浮著一具狗屍。

  儲水塔一側的河岸,則堆放著附近居民遺棄的大量生活垃圾。

  湖南省城市供水水質監測網湘潭監測站副站長李寧懷告訴財新記者,「根據在取水點的觀測,水源水中的糞大腸菌常年超標,枯水季節易出現揮發酚和氨氮超標,汞、砷、鎘等重金屬也經常隨上游企業排污情況而出現超標。」

  從1966年起,湘江中就檢測出鉛、錳、鎘等重金屬;從1978年起,湘江成為國內重金屬污染最重河流;1990年之後,污染加速惡化。

  2006年至2007年,湘江三類以下水質曾達到50%以上。

  用如此水源,鄒俊良頗有怨言。「任何一家企業沒有合格原材料都可以申請停產,自來水公司卻不可以,而且還必須24小時輸出達標飲用水。」

水質數據打架

  當前各地共建有兩套城市供水水質監測系統,一為主管部門住建部系統,二為衛生部門的疾病控制系統。前一系統因主要依靠自來水廠自身檢測,外界質疑其自檢自測。後一系統相對獨立,被飲用水專家認為相對可信。

  2011年3月,湘潭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蕭福元、桂卓嘉、袁晟等三人發表論文,曝出該中心2008年至2010年檢測湘潭市三家市政水廠出廠水樣162個,其中合格149個,合格率為91.98%。

  以城市供水的標準要求,這是不能接受的。湘潭中環水務公司並不接受這個數字。該公司水質監測負責人李寧懷,同時兼任湖南省城市供水水質監測網湘潭監測站副站長。

  李寧懷堅稱,近年水廠的水質合格率在99%以上。水質數據打架,是因為雙方檢測點不同,檢測指標不一致。

  為了應對2006版《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的實行,湘潭中環水務公司近年投入了700多萬元,更新了水廠的檢測設備。即便如此,在飲用水新標準規定的全部106項指標中,水廠能對出廠水水質進行最多55項分析,無法做106項指標全分析。

「深度」掙扎

  面對湘江源水,長、株、潭三市近年一直推動上馬深度水處理工藝,但由於自來水廠缺乏資金,進展緩慢。

  財新記者瞭解到,除長沙兩個水廠上馬了深度水處理工藝之外,長沙其他水廠和湘潭、株洲的全部水廠仍為傳統水處理工藝。

  傳統水處理工藝中的混凝-沉澱-過濾-消毒等流程,對源水的淨化作用有限,幾乎無法去除重金屬和毒理學物質。湘潭市第一自來水廠負責人坦陳:「像鎘污染這樣的事情,供水企業一點辦法都沒有。」

  2008年,株洲冶煉廠巨量含鎘廢水排入湘江,釀成湘江湘潭-長沙段的鎘污染事件。由於缺乏深度處理設備,水廠的應急處理措施只能在常規處理流程中加投生石灰、明礬等物質,聚合、沉澱部分有毒物質。

  與此同時,要求高耗水企業停止生產,降低日出水量,以此延長水廠的淨化週期。在此次水鎘污染事件中,以湘江水為水源的所有集中供水單位的出廠水和管網末梢水中的鎘含量全部超標。

  在傳統工藝基礎上,深度處理工藝通過臭氧、活性碳等技術清除各類有機、無機化合物,使污染水達標。該工藝成本較高,視水廠規模不同,少則數千萬,多則上億元。

  與大部分供水企業一樣,湘潭市中環水務公司的經營狀況並不理想。自2009年至今的調價週期裡,湘潭中環水務在2009年盈利600餘萬,2010年盈利300餘萬,2011年虧損100餘萬,2012年預計將繼續虧損。

  「我們這種改制企業很悲哀。政府把水廠作包袱甩出去,自然就不管了。以前水廠還能算是政府的兒子,現在充其量就是孫子。」鄒俊良無奈地說, 「政府對水處理技術有要求,要直飲水,要上深度處理,這些技術上都不是問題,資金才是問題。可是投入難道會從天上掉下來?」

  在緊鄰湘潭的湘江上游,株洲市也面臨同樣的困境。

  清華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王佔生告訴財新記者,早在數年前,株洲市自來水公司就曾向他表示過力圖上馬深度處理工藝,問題也是沒資金。

  株洲市自來水公司新聞發言人對財新記者表示,未來株洲將在第一、第三和第四水廠上馬深度處理工藝,對第二水廠進行強化常規處理工藝,對所有水廠增設應急處理設備。

  該發言人說:「飲用水新標要實行,政府沒補貼,我們只好自籌資金來做,今年預計又要虧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