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8-27  TCW




敝人十幾年沒寫過辭職信,今天要請辭了,請辭的職務是:公視董監事的審查委員。理由:「無能也無閒」。加上一個嘆息,唉!

老實說,該對誰請辭,我搞不清楚。立法院?文化部?還是行政院?從頭到尾,我就是一個政治鄉巴佬、一個色盲,自以為有專業能為公視董事的遴選盡力,沒想到進入一座政治大觀園。

開了三次審查會,我最不適應的是,每次的開場都要被會議程序羈絆多時,我敬佩部分委員在這些領域的專業,但因此耗費太多時間成本。想想看,要集合十五位委 員的時間很不易,聚集十五個腦袋後卻在字字斟酌前次會議紀錄的枝節,反覆在諸如這項該放在報告事項欄或決議欄、程序問題爭論。第一批董事名單不滿意,第二 批董事名單仍是否決。於是,一次又一次的流會。值得如此嗎?

進入審查,委員對於候選董事的姿態過高,我也期期以為不妥。除非有人視公視董事長是政治角力的位子,想藉掌握董事席次來影響董事長的當選。否則,務實來 看,當公視董事有什麼好處,很多有能力、有理想的人搶著當這義務職嗎?以我的經驗,若是人才,不但要邀請,還要三顧茅廬的拜託。我猜想這次龍應台部長是這 樣,才可能有這麼漂亮的名單。然而,現在的審查,像高高在上的主考官,候選董事除了要準備厚厚的自我介紹資料,還被要求寫一百字的「對公視之理念」。前次 提名的董事就有數位候選人覺得不被尊重而退出。

平心而論,應徵大企業的執行長,都不需要如此。一百字能寫出什麼理念?理念是行為出來,不是作文出來。審查委員應該是專業,既然會議前已先取到名單,在開 會前該對各候選人的背景做功課,有所掌握。然而,這次新提名的董事願意顧全大局,這是很不容易的妥協。儘管如此,第三次審查會上,十一位新提名人委員們只 讓三位通過,距離該有的法定人數相差甚遠。

延宕六百多天的第五屆公視董事還是無法出爐,我並不樂觀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能有多大的進展,也不覺得還有意義耗下去。我畢竟是政治鄉巴佬,沒能力也沒時間久留於大觀園。

這封辭職信,原本不需要公開張揚,但我想說話,公視董事的難產是現下社會的縮影。邁入成熟的民主社會,我們的互信與包容是不夠的。多數意見該給少數空間,少數意見該予多數尊重。否則,台灣只能繼續空轉。

(本專欄每兩週刊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