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e40a1e010160uu.html

如果說將熊市末期看作是黎明前的黑暗,那估計股神會發笑了。這對他而言,可能是好色男子闖入了女兒國。但前提條件是:第一,你有非凡的信心;第二,你並不依賴股市的投資資金生活;第三,最好你還有持續的現金流入。反過來,由於我們皆凡人,所以你不會在熊市中跳著踢躂舞去投資。第一,大多數人都會在買入股票後,價格暴跌時慢慢失去信心;第二,大多數人都依賴,或者說對股市中的資金有美好期望;第三,大多數人都缺乏足夠多的現金流入股市,其實更重要是缺乏足夠的勇氣去投入股市。還有更糟糕的:那就是使用了自身難以承受的槓桿,於是凱恩斯的名言起作用了:「市場持續非理性的時間總會比你能撐住的時間更長。」

 

有兩則我親身經歷的小故事:第一個故事是2005年年初,有位公司財務經理對萬科A股發生濃厚興趣,經過詳盡的分析研究,他認為這是個顯而易見的機會,而且股價也足夠安全。於是他在2005年1月份開始逐步買入,買入不久股價就開始向上突破了前期整理平台,這讓他更加相信自己的分析判斷是正確的。(創新高的股票總是會讓你信心爆棚)沒想到此時傳來政府要加大對房地產市場調控的負面消息,在上海據說已經開始試點。於是萬科隨著大盤的暴跌再次下行,這一次暴跌跌破了年線等全部重要均線,而且似乎頭也不回。在痛苦的5月份,萬科一個月股價跌了接近30%,一夜回到瞭解放前。這位財務經理最終承受不住壓力,悲催的全部清倉,後來才知道,他可能動用了比較大的槓桿,大幅虧損導致信心崩潰。印象深刻,是因為僅僅數週後,萬科開始了波瀾壯闊的行情,這是傳說中的割在地板上。

 

第二個故事也是2005年,一位大連做煤炭生意的女人準備將資金轉移到股市,於是聽別人推薦買入了中集集團,這個股票當時是2003-04年的大牛股,逆勢大漲了數倍。還好沒有在公司業績和股價一飛衝天的時候買入,她畢竟是個久經沙場的生意人,也自己私下認真研究了下公司基本情況。在2005年上證跌破1000點後市場出現劇烈的反彈,其中中集集團反彈幅度不小,四天就拉了兩個漲停板。在短暫癲狂後,股價又開始萎靡下挫。此時這個女老闆開始逐步買入,一兩個月後,股價開始從底部回升,而大勢也已經走出前期下跌通道,一切看起來都向好的方向發展。誰知道05年8月中旬股價又開始轉入下跌,由於05年經濟出現小周期回落,週期性股票業績不振。擔憂之下,中集的股票繼續大幅逆勢下跌,4個月後跌幅竟然接近腰斬,而同期其他股票紛紛走入上升通道。這個女老闆在這段難熬的時期卻異常淡定。她總計投入了超過300萬資金,最大浮虧已經超過100萬。期間她甚至很少提及股票,更多聊的是家庭、生活、女兒的教育。有時候提及股票,中集集團,她總是輕輕帶過:我覺得未來出口肯定會好起來的,中集作為全球集裝箱市場最大份額的公司,業績不會差。你知道,即便做煤炭生意,至少也有一兩年的虧損投入期呢!而且還有很多麻煩事,比如工人出事等等。最後2007年初,她告訴我已經全部賣完股票了,包括最重倉的中集,獲利總共差不多600萬,這並不算一個很出色的投資業績,但是給我印象非常深刻。2005年僅僅幾倍PE的中集集團被投資者紛紛拋棄,理由一大串。2007年20多倍PE的中集又被市場瘋狂追捧,理由也是一大串。有時候財富就是強者恆強,原因只是心態不同啊。一個是將其視作嚴肅的生意,一個是將其看成毫無意義的代碼玩零負遊戲。

 

繼續祥林嫂式的自我嘮叨幾句:

一、不去預測熊市何時結束、不去預測短期經濟走勢;

二、努力把握估值,但不苛求買入在最低谷;

三、在黑夜中看到光明,在光明中揣摩黑暗,不是反過來。除非你想學渾水,也摸把魚。

四、不負擔難以承受的槓桿,特別是有時間限制的槓桿(例如融資買入),永遠記得市場會在你被強制平倉後反彈;

五、不去過度苛求收益率,也不必與他人去對比,特別是虛擬網絡。經常情況是匿名抽樣調查顯示77%的股民虧損,但網上網民卻是紛紛賺到盤滿缽滿。永遠記得,股票這玩意,就是不到最後一刻,請不要笑。AIG橫行數十年,股價漲幅數以幾十倍計,不到一年多就歸零。讓時間來驗證一切,口水無意義,不過是師母已呆吧。

六、太陽還會照樣升起,人性亙古不變,恐懼和貪婪導致熊市和牛市交替。「黃金十年」和「金融崩潰」論只不過是你的餐後笑料。

七、2008年是崩潰式熊市,此次是緩慢式熊市,後者的殺傷力最大,主要是對信心的逐步消磨。所以,可能此次熊市會比2001-2005年更加「漫長」。(哈哈,不過誰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