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e40a1e01015tta.html
  梭倫從雅典出走後,周遊環地中海的各個城邦,因此來到了地中海東岸的呂底亞。呂底亞當時的國王克洛伊索斯,已成為小亞細亞的霸主,他征服眾多的民族,控制廣闊的土地、建成繁華到極致的城市,擁有無數的財富,生下出類拔萃的兒子。

   克洛伊索斯聽說梭倫來了,很高興。高興的原因有二,一是作為偉大的立法者,梭倫有足夠的智慧;二是作為周遊列國的旅行家,梭倫有足夠的見識。只有這樣的人才有資格回答自己的提問。

   克洛伊索斯尊梭倫為上賓,請梭倫參觀自己的國家、住在自己的宮殿、欣賞自己的珍寶。好多天后,他滿懷期待地問梭倫:「雅典的客人啊,我敬佩你的智慧和見識,所以也想向你請教,在你見過的所有人當中,誰是最幸福的?」

   結果是失望透頂,壓根就沒輪到他。梭倫報出的第一個人,是個普通的雅典人。原因是他生活在自家城邦欣欣向榮的時代,幾個兒子體格強健、內心善良,並且還能夠活到看到自己的孫子輩長大成人。在享盡了人間的安樂後,這個人為國而戰,擊潰敵人的同時壯烈戰死,雅典人在陣亡之地為他舉行國葬,給予他最高的榮譽。梭倫報出的第二個人,其實是一對兄弟。這兩個普通人擁有的財富能夠滿足他們的需要,憑著強健的體魄在競技場上獲得榮譽。梭倫還特別提到這樣一件事,他倆代替自家正在耕地的老牛,大老遠地拉著牛車送老娘去赫拉神廟參加慶典。在那裡,所有的男人稱讚他倆的體力,所有的女人羨慕老娘好福氣,老娘一激動就祈求女神赫拉把最高的幸福賜予兩個兒子。結果,兩兒子酒足飯飽後在神廟裡睡著了,再沒醒來。人們為他倆樹立了塑像,並獻給了神。

   克洛伊索斯很是想不通地問梭倫:「在你看來,我的幸福是如此無足輕重,竟然比不上普通人嗎?」

   梭倫回答道「你的問題,其實關涉到人的命運,而愛嫉妒的上蒼恰恰喜歡干擾人的命運。人生一世最多能活25200天,可以說沒有哪天發生的事和另一天完全相同,所以說人間萬事難以預料。我知道你極為富有,統治諸多民族,但你想聽的答案,我只有在你幸福地結束了你的一生時,才可以說出口。毫無疑問,家財萬貫的人,除非好運使他的財富一直享用到生命的終點,否則不能說他比那些僅能維生的普通人更加幸福。因為最富有的人常常會遭遇不幸,而許多只擁有中等財產的人卻經常交好運。前者和後者相比,只在兩個方面勝過後者;但後者卻在許多方面勝過前者。富有的人更有能力來滿足他自己的需要,也更有能力承受不幸的突然打擊。中等財產的人抗擊災難和滿足自己慾望的能力要差些,然而他們的幸運使那些災難不會降臨;此外,他還會享有這樣的一些優點:四肢健全,很少生病,遠離不幸,容光煥發,兒女優秀。如果在這一切之外,他又得以善終的話,這便是你真正要尋求的人,這樣的人也完全稱得上是幸福的人了。然而,這樣的人,直到他去世以前,都不能稱得上最幸福的人,而只能稱他為幸運的人。……擁有最多優點的人,把它們保持到生命的最後一天,然後又安樂地死去的人——國王啊,在我看來,只有這樣的人,才能給他的名字前加上「幸福」的頭銜。無論是什麼事,我們都必須認真關注它的最後結果。因為神常常給人一個幸福的幻影,隨後就把他推向毀滅的深淵。」

   講完這番話的梭倫,既沒有得到賞賜,也沒有得到尊敬。克洛伊索斯認為,這個不顧當前幸福,總是等著看最後結果的人,是個十足的傻瓜,因此隨便就把他打發走了。

   隨後,克洛伊索斯厄運連連。他的出類拔萃的兒子在狩獵中被誤殺,輕易挑起的不必要的戰爭,使居魯士率領的波斯人佔盡了他的領土,攻入了他的宮殿,洗劫了他的財富。縛在火刑柱上的克洛伊索斯,哀號著梭倫的名字。好奇的居魯士問明了原委,變得憐憫起來,他知道自己正要燒死的,是一個曾經和自己一樣好運連連的人,於是把他放了。接下來,好運連連的居魯士也沒有幸福地結束生命,按希羅多德的記載,在繼續謀求霸業的戰爭中,他的首級被敵人割下,浸泡在盛滿人血的皮囊裡。

 

   2012年中期枯榮投資回報2.73%,已剔除2011年投入資金部分(已轉出)。目前階段,持股比持有現金更讓我睡得著覺。接近滿倉的感覺不錯,尋找牛熊交替瞬間的技術活,不是我所擅長,所以還是笨鳥先飛吧。

 

 
總資產資產指數收益率上證指數大盤指數I大盤收益率相對收益率
2009年9月2112046100.000.00%3033.73100.000.00%0.00%
2009年12月2120797100.410.41%3277.14108.028.02%-7.61%
2010年12月2126946100.710.29%2808.0892.56-14.31%14.60%
2011年12月189830089.88-10.75%2199.4272.50-21.68%10.93%
2012年6月195020092.342.73%2241.5473.891.92%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