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eeo.com.cn/2013/0112/238673.shtml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張向東 余寒 中國近十年來最好的海外鐵礦石項目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中鋁和力拓決定先使用卡車,而不是鐵路運輸位於幾內亞的西芒杜鐵礦石。

卡車方案每年大概能夠將10萬噸的鐵礦石運出幾內亞,這對於一個規劃年產能達到7000萬噸的大型礦山來說,形同螞蟻搬家。但至少該方案能夠滿足幾內亞政府關於該礦山在2014年投產的目標。

10年來,幾十家中國企業集體走出去,像螞蟻搬家一樣,開始了一波境外投資鐵礦石高潮。10年間,3000億美元的成本;幾十個項目;數十個國家;100多億美元的前期投入,換來的卻是部分項目「撂荒」的慘淡格局。不僅如此,中國企業海外投資造成的高成本已經為未來中國鐵礦石的高價格埋下隱患。

國家發改委外資司副司長王建軍說:「目前中國海外投資鐵礦石只有少數項目形成了產能,大部分項目還需要較長時間,進一步勘探、科研、建設,才能投產。這些項目最終能否開發成功還很難說。」

據悉,國家發改委正聯合其他部門共同研究如何推動中國海外鐵礦石項目,如果沒有國家的支持政策,當前的這些項目將很難開發出來。十年海外投資的殘局迫切待解。

最成功項目的隱憂

位於幾內亞的西芒杜鐵礦項目,已探明鐵礦石儲量達24億噸,預計總資源量接近50億噸,礦石品位高達66%,被稱為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待采鐵礦。2011年11月,中鋁、寶鋼、中鐵建等中國企業共同組成了以中鋁為首的中方聯合體,以13.5億美元換來了該礦山44.65%的股權。

這僅僅是開始。1月10日,知情人士對本報透露說,13.5億美元相當於中方支付給力拓的礦山勘探等前期成本。

根據力拓最近提出的礦山開發方案,整體礦山要達到投產需要180億-190億美元的投資規模,而早在2010年,力拓邀請中鋁加入時,對西芒杜鐵礦石的整體投資預算是120億美元。按照新的投資方案,需要中鋁提供資金大約60億美元,其中包括30億美元左右的項目投資資本金。中鋁已經向國家發改委提出了該項投資的申請,目前待批。

西芒杜鐵礦屬於露天礦,開採成本相對較低,但基礎設施較為落後,中鋁要想把礦石運回中國,至少還需要修建一條650公里的鐵路、新建3個25萬噸的碼頭泊位,僅這兩項的投資就超過了100億美元。力拓方面關於採用汽車運輸方案的提出,讓業內人士猜測:在削減投資、礦價下行的壓力下,力拓並不急於將西芒杜鐵礦石運出幾內亞。

中交二航局第三工程公司是西芒杜鐵礦石的參與方之一,該公司參與建設了幾內亞西芒杜鐵礦項目碼頭起步工程一期。參與項目主要包括34萬石料的開採、200萬方堆場與道路填築、一座小型斜坡道碼頭、其他附屬設施工程。

上述項目於2012年3月28日正式授標,並開始計算合同工期,施工用地交付時間為2012年5月1日,竣工日期為2013年9月30日。但由於項目規範全部採用力拓內部採礦的技術規範,要求極其嚴格。直到9月7日,項目才被力拓聘用的咨工方美國福陸公司允許正式動工。這也是整個西芒杜項目正式開始的第一個施工標段。

據透露,基礎設施方面的投資大約佔到了整個西芒杜鐵礦石項目總投資的三分之二。1月9日,中鋁有關人士對本報表示,「我們希望最早能夠在2013年年底2014年年初,該項目就能投產,但是以目前的情況看恐怕很有難度」。

按照中鋁和力拓的合作協議,幾內亞西芒杜鐵礦石項目投產後,中鋁可以從每年7000萬噸的礦石產量中得到3000萬噸。知情人士說:「該項目能否在2014年投產,實現規劃產量,還有一些不確定的因素,這些因素包括後續的投資的增加、力拓的投產積極性等方面。」

中鋁如何將獲得的每年3000萬噸礦石運回中國銷售也存在不確定性。中鋁原計劃通過自己旗下貿易公司銷售從西芒杜礦山獲得的礦石,但力拓提出需要再共同建立一個銷售機構來統一運營。中鋁有關人士說,這一銷售架構目前尚未確定。

撂荒的樣本

儘管諸多不確定因素讓中鋁的西芒杜項目蒙上了風險,但這仍算得上是中國近十年來最成功的海外鐵礦石項目。

根據國家發改委外資司公佈的數據,2006年-2011年,中國企業在境外鐵礦石投資超過了100億美元,參與項目幾十個。初步估算,中國目前的鐵礦石資源量已經達到600多億噸,其中中方權益達到200億噸。超過10億噸的項目有十幾個,規劃產能超過1000萬噸以上的項目超過17個。

這些項目相對集中在非洲西部地區、西部澳洲和加拿大魁北克地區。其中包括中鋁參與的幾內亞西芒杜鐵礦石項目。

上述地區同時也包括了一個業內眼中的「失敗樣本」——位於西澳洲皮爾巴拉地區的中信泰富SINO磁鐵礦項目,計劃2000萬噸的產能。中信泰富於2006年收購,但是到2012年11月19日才宣佈投產,不僅投資成本大大超過預計,而且尚不能形成規模產能。

2007年8月,中冶與中信泰富簽訂西澳SINO鐵礦項目協議,合同總額17.5億美元。但是由於項目前期評估不足,該項目此後頻超預算,2009年下半年雙方又商定項目合同金額為34.07億美元。2012年6月30日,根據中國中冶披露的信息,西澳鐵礦項目累計發生的項目成本超過業主目前認可的合同總金額部分人民幣30.25億。業內預計,中冶和中信泰富西澳鐵礦項目投資將達到100億美元左右。

1月10日,中國冶金規劃院人士對本報稱,中冶和中信泰富的鐵礦石項目,是典型的前期勘探評估不足造成的,基礎設施、合同糾紛等等都給兩家企業帶來了沉重的負擔。該人士按照目前SINO鐵礦項目的投資規模測算結果顯示,每噸礦石的離岸成本已經達到120美元左右。

盲目出手和倉促投資不僅體現在SINO鐵礦項目。2006年,中冶以1億美元收購位於阿根廷的希拉格蘭德鐵礦70%的股權,該鐵礦在中冶收購前,已經停產15年,探明儲量約為2億噸,為恢復生產,中冶還需要投資3000多萬美元。

2010年12月,在中冶的運作下,該項目復產。但實際產能與此前的規劃相去甚遠,中冶原計劃年產350萬噸鐵礦石,但是由於該礦石含磷較高,銷售異常困難。2011年,中冶計劃該礦山生產65萬噸的鐵精粉,但是最終只產出了28.5萬噸。

2008年7月,中冶斥資4億澳元收購了位於西澳皮爾巴拉地區的蘭伯特角鐵礦,該項目擁有儲量15.6億噸的鐵礦石。在收購時,該項目曾被認為基礎設施建設極為有利:有一條鐵路線,距海岸地區只有10公里。另外,地區內還建有兩條石油管道和一些電力輸送線路。

不過,中冶在收購完成後,並沒有後續投資的下文。一位知情人士說:「蘭伯特角鐵礦也是屬於磁鐵礦,開採難度極高。如果要開採這個礦,將會把中冶拖累得比中信泰富還要慘。」

2012年8月30日,中國中冶發佈公告稱,蘭伯特角鐵礦項目正處於前期可研及準備階段。根據仲量聯行企業評估及諮詢有限公司對該項目的初步評估結果,該項目資產的預計可收回金額遠低於資產賬面值,需計提大額資產減值18.09億。

像中冶蘭伯特角鐵礦項目這樣收購完成即「撂荒」的資產,還包括中鋼在2008年耗資93億多收購的西澳洲中西部鐵礦石項目。2008年4月至9月,中鋼與日本三菱圍繞著中西部礦業公司展開了一場長達5個月收購競賽,最終中鋼通過每股高出最初報價近1澳元的價格拿下了中西部公司近100%的股權。

中鋼拿到了礦山,但卻丟掉了對於中國企業來說更具有戰略意義的鐵路、港口和碼頭等基礎設施。中西部公司被中鋼收購後,西澳政府開始拍賣該地區的鐵路、港口和碼頭等基礎設施修建和經營權,最終基礎設施的經營權被日本三菱參股合資的Oakajee Port & Rail公司拿下。這個一攬子基礎設施投資項目是澳方為改善澳大利亞中西部地區的基礎設施、開發當地礦產資源而計劃新建的項目,原計劃2011年建成,總投資預算近400億人民幣。

對於中鋼的中西部礦山項目來說,這一基礎設施項目乃是決定其礦石運輸的生命線。三菱參與拿下鐵路、港口碼頭等基礎設施的投資和管理權之後,便推遲了這一生命線的建設。2011年6月,西澳方面宣佈相關基礎設施建設的工期推遲至2015年。2011年6月23日,中鋼宣佈暫停在西澳洲中西部鐵礦項目,同時關閉其在西澳洲第二大港口城市傑拉爾頓的辦事處。

殘局待解

前期評估不足、資源稟賦較差、大量基礎設施待投資等原因,讓中國企業近十年來海外找礦成果,尚未開花就已經蒙上高昂的成本。中國冶金規劃院的專家稱,根據目前的項目投資計劃測算,中國企業這些年在海外投資的鐵礦石,真正投產之後,能夠將鐵礦石離岸價成本控制在每噸100美元以下的就寥寥無幾。據稱,中國有的項目的開發成本已經達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每噸300美元。

而主管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國家發改委外資司副司長王建軍說:「雖然從2005年開始,我們開始了新一輪的走出去,但是到目前為止,只有少數項目形成了產能,大部分項目仍在前期準備,少數項目已經開工建設。大量項目,還需要比較長的時間,還需要進一步勘探、科研、建設,才能投產。這些項目是不是最終能夠開發出來還很難說。」

據其介紹,近五年來,中國企業對海外鐵礦石資源的投資已超過100億美元。中國企業境外投資的鐵礦,一個1000萬噸產能的項目,需要投資20多億美元,如果是1000多萬噸低品位的礦石項目,鐵礦的開發需要20-30美元,再加上港口、鐵路等基礎設施的投資,成本進一步抬升。目前國內鋼鐵業又處在虧損的狀態,此時這些海外項目對鋼廠的投資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這是一個讓政府主管部門和鋼鐵行業都哭笑不得的局面:十年前,受制於鐵礦石高價格和進口壟斷的中國企業開始了集體走出去的步伐,歷經十年卻發現,不僅花費了巨大的資金,遭遇一個又一個投資陷阱,而且還變相提高了未來鐵礦石價格。

中鋼的一位高層說,未來鐵礦石價格也不能降得太多,中國企業在海外的項目就可能面臨虧損。中國國產礦的邊際成本也在不斷上漲。近期,冶金規劃院調研分析得出的結論是,目前中國每噸國產鐵礦石的邊際成本已經達到了100美元。

國家發改委希望未來十年內,中國的境外鐵礦石爭取形成一定規模的新增供應能力,初步目標為「十二五」末期,新增境外鐵礦石產能1億噸。國家發改委估計,中國對鐵礦石需求量在2020年至少在12億噸以上,其中至少有一半以上需要從國外進口。所以每年至少有7億噸的鐵礦石需要進口,中國大量鐵礦石的狀況會依然存在。

中國冶金規劃院院長李新創說,雖然前期中國鋼鐵企業在海外的鐵礦石投資項目遇阻,但由於中國對進口鐵礦石的需求依賴度短期難以降低,中國企業還是應該積極去海外建立長期穩定的鐵礦石基地。

根據李新創的計算,在2002年至2011年的十年間,中國為進口鐵礦石多支出了3000億美元。李新創說,「這3000億是由於之前中國鋼鐵工業沒有做好儲備,現在走出去,是為了下一個十年打基礎」。

國家發改委整計劃給中國企業在海外的鐵礦石項目提供必要的支持,加大礦山的投入,力爭項目早日開工,建成投產。王建軍說:「國家發改委將在西非、加拿大魁北克地區、西澳這幾個重點地區會選幾個重大項目進行支持。我們正在同有關部門共同積極研究支持政策。目前看,如果沒有國家的支持政策,我們當前的這些項目很難開發出來。」

如何支持這些陷入投資泥潭的境外鐵礦石項目,仍是一個難題。1月7日,國家發改委有關人士稱,不可能是政府提供資金,還是要靠企業想辦法,政府只能在融資等方面提供一些支持和幫助,但這也要看金融部門的意見。

2012年國家開發銀行曾委託冶金規劃院作了一份關於中國企業投資海外鐵礦項目分析評估的課題,冶金規劃院人士稱,國開行做這份課題的初衷是有意向參與海外投資礦產資源,想提前先做個摸底。結果怎樣,則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