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8456da0102edif.html

 
波士頓投資公司(GMO)聲譽很高,該公司在預期宏觀形勢和把握市場時機方面有著卓越的紀錄。它曾正確預言了1989年的日本大衰退。2000年網絡泡沫高峰時,GMO曾向投資者發出過警告。而在最近10多年的幾次市場大波動中,GMO的研究都做到了目光如炬。例如在次貸危機前,GMO便指出未來市場的前景黯淡;2009年3月,在股票市場到達底部後,GMO又呼籲人們應積極投資股票市場,成功抓住市場的底部。在格蘭桑最近發佈的市場評論中,他為投資者提出了10條投資建議。他認為這些真知灼見可以使得投資者在投資中儘量遠離危險。

  建議一:相信歷史。

  歷史是會不斷重複的,如果忘記這條你會處於危險境地。所有泡沫都將會破滅,所有的投資瘋狂也將會煙消云散。在投資狂熱階段,既得利益者以及媒體和分析師不斷地鼓動你,他們向你保證:當下經濟情況是絕無僅有的好,投資狀況樂觀,實體經濟有著更高和更持久的增長潛力,即使這些觀點來自於美聯儲本身,你也應該要忽略它們,不要過多地受它們的影響。市場如果會更猛烈地上漲,它只是離真正公正的價值越來越遠。但最終,市場會讓你失望,它可能會在你極度痛苦和煩躁中,下跌回歸至合理的價值水平。投資者的任務是要在這樣的市場波動中生存下去,下面是更具體的措施。

  建議二:不要做借款人,也不要做貸款人。

  如果你貸款來投資,它會干擾你的投資能力。不使用槓桿的投資組合不能被斬倉,而使用槓桿的投資則會面臨這種風險。槓桿會使得投資者自身的耐心受損。貸款鼓動起了金融激進主義,它使得投資者更加魯莽和貪婪。它雖然暫時會增加你的回報,但最終它會突然摧毀你。它可以讓人們現在買得起那些未來他們都可能沒有償付能力的物品。它已被證明具有極端的誘惑作用,無論是個人還是集體都已經證明無法抵制它,彷彿它是一種讓人催眠的藥物。政府也從上世紀中期開始,尤其是現在,似乎也已經證明了其自身沒有抵抗能力。任何健全的社會必須認識到債務對人類的誘惑和成癮危害,並通過相應法律約束它。利息支付不應該有稅收抵扣的優惠。政府累積的債務應給予合理限制,比方說,不能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50%,給予10年或20年的時間來糾正現在的債務問題。

  建議三:不要把所有的資產都放在一條船上。

  這大概是所有投資建議裡都包含的一條。商人們在兩千年前就已經認識到這點。將投資配置在幾個不同的領域,而且儘量多一些,這可以增加你投資組合的韌性,增強承受衝擊的能力。顯然,當你的投資標的眾多,而且各不相同,你就越可能在你的主要資產下跌的關鍵時期生存下來。

  建議四:要有耐心,並且專注長遠。

  投資者要耐心等待好牌。如果你等待的時間足夠長,市場價格可能會變得非常便宜,這就是你投資的安全邊際。因此投資者現在需要做的是,面臨較好的投資機會時仍然要忍受等待的痛苦,直到其中一些變得極好。個股通常會從底部反彈,整個市場也是週期波動的。如果你按照上述規則,長期來看,你將從個股暫時面臨的糟糕局面中受益,因為你能以較低的價格買入股票。

  建議五:認識到你相對於專業人士的比較優勢。

  迄今為止,專業人士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作為投資代理人,首先要維護自己的事業,這就使得他們在投資中有所顧忌。專業投資人士的第二個問題是由於排名的需要,他們必須要在投資中活躍積極。而個人投資者可以更好地耐心等待合適的價格,而不用在意別人在做什麼,這對於專業機構投資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建議六:嘗試控制人類本性中的樂觀。

  樂觀可能是一個生存的積極特徵。我們人類是種樂觀的物種,成功的人的樂觀水平很可能高於平均水平。有一些國家和地區的人相比其他地區更樂觀,我認為美國就是個相對更樂觀的國家。這一點對實體經濟有促進作用,比如美國鼓勵冒險精神,失敗的創業家也是受到尊重的。但是,樂觀對於投資者來講是一個缺點,尤其是樂觀的投資者不喜歡聽到壞消息。如果有人告訴你房地產市場有一個泡沫,他就會遭遇批評。在2000年美國的股市泡沫中,利空消息猶如鼠疫一樣,讓人痛恨。看跌的專業人員將被解僱,只是因為人們不想聽到關於牛市的不和諧的聲音。這個例子說明,當事情變得看上去很美好的時候,把它從人們手中拿走會使得人們非常不愉快,哪怕只是說說而已。在這種狂熱的局面中,相對於整體被新聞包圍(有時是狂熱的客戶)的專業投資機構,個人投資者更容易保持冷靜。其實絕對也不容易,只是相對更容易。

  建議七:在難得的局面中,要努力變得勇敢。

  當極端的機會展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你可以比專業的機構投資者投入更多比例的資金買入。因此,如果數字告訴你,這真的是一個定價被嚴重低估的市場,咬緊牙關,勇敢地加入進去。

  建議八:遠離人群,只注重價值。

  現實生活中,個人對群體的情緒是難以抗拒的。看到鄰居在一個投機泡沫中變得富有,而你卻一直置身市場之外,這對於你來講真的是一種折磨。抵禦人群鼓動的最好辦法是關注你自己計算的個股內在價值,或找一個可靠價值測量來源(不時檢查他們的計算結果)。然後如崇拜英雄般地崇拜這些價值,並嘗試忽略一切。尤其是忽略短期的消息:經濟的起伏波動和政府發佈的無關緊要的消息。股票價值是基於公司未來幾十年的股息收入和現金流收益。短期的經濟驟降對公司長期的價值沒有明顯的影響,更不用說對於更廣泛的資產類別。遠離那些試圖在短期破譯市場走勢的所謂專業人士,他們長期來看是會虧錢的。

  記住,那些能為投資者避免悲痛,並賺錢的偉大機會,從數字上看是非常明顯的:相比長期美國股市平均市盈率15倍,1929年市場見頂時市盈率為21倍,2000年互聯網泡沫頂峰時標準普爾500的市盈率為35倍!相反,在1982年的股市低點時,市盈率是8倍。這並不複雜。

  建議九:投資其實真的相當簡單。

  GMO在預測不同資產類別的回報時,有一個簡單的和健康的方式:假設利潤率和市盈率會在7年的週期內向長期平均水平靠近。

  自1994年以來,GMO已完成了40個季度預測。從對這40多個預期的統計上看,它們是有效的,而且有些數據令人吃驚地準確。這些估計沒有太複雜的數學理論,它們只是GMO在忽略群體情緒的影響,運用簡單的比率,並且保持耐心的情況下做出的。問題是,儘管它們可能是很容易預測的,由於迫於業績壓力,專業人士卻很難使用它們,個人投資者使用它們則容易得多。

  建議十:對自我要真實。

  作為個人投資者,你必須要明白自己的長處和短處。如果你能耐心等待,並忽視群體的誘惑,你很可能會獲勝。但是如果你採用一個有缺陷的方法,被群體引誘和恐嚇,跟隨人群而動,在上漲的後期進入市場,或者上漲初期離開市場,這對於投資來講都是災難性的。你必須精確地知道你的痛苦和忍耐閾值。如果你無法抗拒誘惑,你就絕對不會管理好自己的錢。

  有兩個完全合理的替代方案:要麼聘請有這些技能的投資經理,其實對於投資經理來講在人群面前保持超然的心態是更難的。要麼,你就投資於全球的多元化股票和債券指數,在你退休之前儘量不要管它。另一方面,如果你有耐心,具有一個很高的忍耐閾值,具有不從眾的心理承受能力,並且具有一個大學水平的數學知識,以及對常識有很多瞭解,那麼你就可以去做投資了。

  傑裡米·格蘭桑(Jeremy Grantham)是波士頓投資公司Grantham Mayo VanOtterloo(GMO)的主席兼首席投資顧問,GMO管理資金規模達到1070億美元,其中950億美元投資股票,而640億美元投資非美國市場。39年對市場形勢正確判斷的優良紀錄,使格蘭桑位列全球最佳的投資策略師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