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5  TCW
 
 

 

六歲時,你的願望是什麼?長大後要當個企業家?當總統?還是當個環遊世界的旅行家?上銀科技總經理蔡惠卿的願望是,長大後要像蝴蝶一樣的強壯、自由飛翔。

治理一家有黑手界聯發科之稱的上銀科技,想像中的總經理必須要具備思路敏捷、果斷堅毅,跑遍全世界,並成為職場上的強者。

蔡惠卿自小卻是柔弱不堪,離不開藥,沒有人看好她。「那時,我常常生病,大部分的時間都躺在床上,床邊上的窗戶,是我跟外界僅有的聯繫。」蔡惠卿的記憶影像,飄回到五十年前。

「望著窗外的天空,等著從隔牆學校圍牆飛過來,色彩斑斕的美麗蝴蝶,是我最期待的一件事。心想,以後一定要像蝴蝶一樣的強壯,能夠自由飛翔,」六歲的印記,早熟到讓人心疼。

小學四年級以前,蔡惠卿的日子就在病榻與學校間度過。常請病假,學業表現不如同校,當模範生的哥哥與妹妹。「出色」這兩個字,從未跟蔡惠卿畫上等號。

小時候體弱被笑找工作得貼錢給老闆

身為家中的長女,蔡惠卿得到母親最多的關愛,關愛卻是嚴厲的、是打罵的。她每天要做完家事、餵養了雞,才能出去玩。體質不佳的蔡惠卿動作慢,連吃飯都要比別人多一倍的時間。

母親最常跟她講一句話是,「妳動作這麼慢,去工作,還要拿錢倒貼老闆,人家才會用妳。」讓原本就安靜又害羞的蔡惠卿,選擇躲到角落,構築屬於自己的舒適圈,只想隱藏起來。

在父親以中藥調理、細心的照料下,蔡惠卿逐漸恢復健康,不再是駝著身體、抱著胃喊疼的病人。恢復健康的她,沒忘記病榻中,翩翩飛舞的蝴蝶,帶給她讓身體好起來的動力。她在窗旁,種了許多花草,想要吸引蝴蝶飛來;瘋狂的蒐集蝴蝶標本,要把蝴蝶的美麗與自由留下。

「我覺得能夠如同蝴蝶般的美麗與自在,是人生最幸福的事。」她默默在心中下了一個約定。

畢業後,到社會工作,蔡惠卿領悟到,唯有經過蛻變與成長,讓內心自在,才能達到真正的自由。如同美麗的蝴蝶,是經由醜陋的毛毛蟲,蛻變而來的道理是一樣的。

但要擁有真正的「自由」,卻不是件容易的事,在思索與尋覓的過程中,蔡惠卿跟自己訂下每天「五分鐘之約」。她規定自己,每天至少騰出五分鐘時間「自我反思」。

利用這五分鐘,回溯一遍今天發生的事情,檢視自己對每件事情的處理夠不夠到位?「那個主意好不好」、「今天那件事的應對方式處理得好不好」。透過每一次的反思,找出需要改進的地方,讓下一次的自己更進步。

這個習慣,她持續了三十三年,成了她回家後的例行公事。反思,很簡單,但反思過後還要針對問題去改進、執行,就有難度。

當雜誌編輯反覆修改標題直到印刷前

銘傳商專(銘傳大學前身)商業文書科畢業的蔡惠卿,從小嚮往文字工作,在幸運被錄取《外貿》雜誌編輯後,卻是惡夢的開始。

這份雜誌的文章內容,只跟貿易和產業有關,跟她認知的文學差距很大。「有工作,才能有自由。」蔡惠卿她沒有掉頭離去的權利,只好努力調整並找出適應工作的方式。

她全心投入工作,看了大量的書籍、雜誌與電影。家中床頭、沙發、洗手間到處都擺著書,以便充實專業上的不足。為了下一個好標題,可以從辦公室想到家中,還不斷的在腦中否定已經想好的標題用字。雜誌印刷前,還在修改標題、檢視版面。每天移動的地點,不是家中,就是辦公室,工作時間長達十二到十六個小時。

「我用學習的心態,來累積自己的技能。」蔡惠卿以正向思考,面對挑戰。

一百二十分是蔡惠卿給自己分數的標準。

「如果那件事可以做到一百二十分,我絕對不會容許自己做到一百分,如果可以做到一百分,我絕對不會容許自己只做到八十分。」小到連e-mail的編排方式,蔡惠卿都嚴苛的要求著自己。

「一頁文字稿,上面留白二.五公分,下面要留白兩公分,左右則要各留一到一.五公分,這樣編排方式,看的人才會舒服。」這是蔡惠卿經過無數次的調整,研究出來最容易閱讀的排版方式。她甚至拿出量尺測量,只要不夠精準,就是重來,一直做到滿意為止。「我不能容許一點點的不完美。」「有必要這樣嗎?」蔡惠卿的秘書洪靜宜,私下曾質疑過。「當然有必要,」蔡惠卿說,「這是一種訓練與自我要求,要求多了,自己很快就能抓到問題的重點。」

如同彈奏鋼琴一般,必須經過反覆不停的練習,甚至把指尖彈痛了,才會清楚,如何掌握指尖瞬間力道,彈出扣人心弦的樂章。

自我的高標準要求,讓蔡惠卿養成出手前反覆思索習慣,一出手必定要正中紅心。

換到黑手行業考工程師證照、學操作機器

蔡惠卿做事動作雖慢,卻極有效率。老闆、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對她的「慢動作」曾經不耐,但因為蔡惠卿做事一次到位的能力,卓永財讓步,讓她決定自己的工作方式,還成了倚重的左右手。從辦雜誌到開企管顧問公司,最後買下禾豐精密機械公司,改名為上銀科技之後,蔡惠卿跟著轉戰不同領域。擔任雜誌編輯到當企管顧問公司的秘書,工作本質在「文領域」間的轉換。進入機械產業,就是黑手的「武領域」,面對陌生的產業,蔡惠卿還要擔任副總經理、總經理高階主管職位,何等挑戰?

蔡惠卿曾被上銀的客戶消遣,「妳做到總經理,還不曉得公司產品的規格?」對方的「嗆聲」,讓蔡惠卿的內心很受傷,在每天五分鐘反思的過程中,他告訴自己,要用大家看得到的方式,來證明自己懂這個產業。

二○一一年,蔡惠卿報考自動化工程師證照,利用週末時間,到職訓中心接受為期兩天的車床實作訓練,下班後不斷的練習,直到操作純熟才罷手,最後以高分通過。

反思,讓蔡惠卿摸索到「自由」的真正含義。「有自信、財務自主,才能夠擁有真正的自由。」「有能力就會有自信,就會自在。」蔡惠卿說。

自信的背後是實力的展現。她不斷的進修,陸續取得學士、碩士學位,二○一二年,更拿下美國菲利浦大學組織心理學博士。她強迫自己,在每一次會議場合,盡量第一個提問,讓與會的人看得到她。曾跟蔡惠卿一同出國考察的美律副董事長魏文傑,有深刻的印象。

應邀演講,即使同一個題材講過無數次,蔡惠卿總會加上新元素,如果沒有加入新素材「我會覺得那一天的演講不夠精彩。」她總是用一百二十分的標準要求自己。

在財務上,她堅持要能獨立自主。不擅長理財的蔡惠卿,用了最簡單的二分法方式理財。她把每個月領到的薪水一分為二,把其中的二分之一存起來,做為購屋資金,以定存的方式儲蓄起來。另外一半,則是供日常生活開銷。隨著職位提升,薪水增加,放在定存的錢比重提高到三分之二,理財的標的,也增加了股票這一項,但謹守最多持有四檔股票,且不會貪心加碼。

蔡惠卿用自己的方式,證明自己不再是當年躲在角落的那個小女孩。

「四十歲那一天,我覺得我的人生才開始,我去拍寫真集,覺得自己達到真正的自由。」蔡惠卿說。小時候,從未想過自己可以活超過三十歲的她,不僅度過四十歲,也邁入五十歲。

蝴蝶對她而言,是成長的動力與目標,也是心靈的撫慰。辦公室、家中的擺飾、日常用品,或是服飾都印有蝴蝶的圖案;簡報中,蔡惠卿也會悄悄的把蝴蝶圖案放進去。蝴蝶,是蔡惠卿達到「自由」約定的圖騰,並且深化在她的行為當中,讓自己的每一次演出,都如同蝴蝶般的美麗與優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