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ueqiu.com/5888345104/23190073
九、壽筵

但老W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

他之前並沒有在上市公司待過。上市後,大家的潛意識裡都覺得首先離開的應該是我,但沒想到他卻走了,小L說:「可能是老W心底的激情被點燃了,他覺得需要再找一家IPO去徹底實現自己的價值。」

老W則說自己沒有拿到股份,覺得這一路並不完滿。

不管怎樣,他是真的走了。

其實,對於他的離開,我是有內疚的。

故事的起因是老大的生日。老大身份證上的生日其實是農曆,西曆生日是聖誕節。上市前的某天,老大私下告訴我,他無意中看到一份舊報紙的影印件,報紙的日期竟正好是他的出生日,上面是西曆日期,下面是農曆日期,兩個數字合起來居然就是公司拿到的證券代碼!這真是天意啊。

對於這種「大楚興、陳勝王」的事,我覺得本來就是虛妄得很,但老大的意思很清楚,希望讓他渡過這個終身難忘的壽誕。更何況,這是老大的60整壽,連公司專家樓的鐵樹都表達了祝賀之意——開花了,我們這些做下屬的總該表示一下了。

於是,我把這個意思告訴了C兄(公司最玉樹臨風的董事,首席智囊)。C兄也是從15年前就跟著老J打江山的「凌煙閣功臣」之一,自然一說就明白,於是好戲就開演了。

然而,最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公司的上市日竟被交易所安排在聖誕節前一天!有史以來最神奇的上市酒會就此誕生了,正常的鶯歌燕舞、觥籌交錯結束後,C兄一個箭步登上表演台,拿起話筒告訴大家,上市的鐘聲就是為董事長60大壽鳴響的禮炮。

全場沸騰了,原本就失控的場面瞬間變成了狂歡,老J被再次請了上來,同時送上來的是個氣球,C兄告訴J董:氣球裡面是公司這一路跟著他走過來的「兄弟們」每人一條的黃絲帶。

老J每讀完一條,C兄就把寫祝辭的人叫上台來,攝像機則追著每個走上台來的人,祝辭很感人,場面更感人,大家哭著抱在一起,舞台上的人數不斷增加著……

但並沒有叫到老W。

我站在攝像師身旁,用噙滿淚水的雙眼偷看著遠處已退到一旁的老W,發現他早已淚流滿面。這就是職業經理人,即便在最喧鬧之處,你仍可以感受到他內心的那份孤獨。

那晚,老W醉了,醉到把香格里拉客房裡所有的白毛巾都吐成了紫紅色。

也許這不是老W選擇離去的最終原因,但「創業」與「職業」的距離抑或永遠就在這台上和台下。

今年公司吃年夜飯時,老W也過來湊熱鬧,老J把他安排到了主桌,還特地敬了他好幾杯。很多新同事不認識他,還有很多舊同事私下裡說:「走都走了,還回來吃這頓飯幹嘛?」

其實,他們都不懂老W,也不懂老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