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ueqiu.com/5241110990/23220641
假定有這樣一家成長型公司,期初每股收益1元,前面9年業績每年增長20%,第10年進入平台期(零增長)

如果未來有9年的確定增長,20倍不高吧,於是第一年他願意以20元買入,後面以此類推。

雖然都知道大樹不會長到天上,但因為增長的年份如此之長,以至於成長型投資者到第9年的時候認為前面的歷史會複製未來,第10年問題出現了:

公司增長突然消失,憤怒的成長股投資者於是用腳投票,給出了10倍的市盈率。

而公司股價從86元下降到43元的時候,顯然公司的盈利能力和公司價值並沒有變化,那麼問題的根源在哪裡呢?

唯一的答案就是成長型投資者不經意間就會為成長支付過高的溢價,這從來都是「成長博弈」者的悲劇起源。
查看原圖

近前最接近的案例是張裕,類似的還有羅萊家紡、天虹商場、廣州友誼等。

未來的上述案例不知道會不會輪到今天那些仍然有人願意支付溢價購買成長預期的云南白藥、片仔癀、湯臣倍健、上海家化等。

巴菲特說他從芒格那裡學到了用合適的價格買好公司勝過便宜的價格買「煙蒂」,這句話顯然遭到了更多的誤讀,眼拙的我到現在還沒看到巴菲特為哪筆他引為經典的投資出過15倍以上的報價。

可以確定的是當價值投機者失去激情離場的時候,真正的投資者的機會慢慢走近。

去年在萬科2011年年報中看到這樣一句話:衡量企業股東價值的方法有很多,但有兩個指標顯然是至關重要的。一個是企業最終所能達到的規模極限,這決定了企業長期的成長性;一個是企業在永續經營階段的資產收益率,這決定了企業的長期收益水平。

我以為這句話深諳估值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