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5  NM
 
 

 

中五畢業,做過掃街和跟車工人的駱錦輝(Mike),是個沉迷日本動漫文化的典型宅男。二十五歲第一次離開香港,到日本「朝聖」,對當地的女僕咖啡店一試難忘,迷上了女僕文化。回港後,Mike膽粗粗向銀行借下十五萬,在旺角開設樓上女僕咖啡店,取名Cafe Dreamin' Akiba,意指夢想中的秋葉原。初試啼聲即嘗甜頭,因鋪細成本低,Mike每月淨袋三萬元盈利,漸漸心雄起來。去年初,他分別向三間財務公司及一間銀行借來四十萬,租下旺角登打士廣場全層,咖啡店面積急增三倍,租金由每月八千元跳至五萬元。新鋪開業不久,Mike已「吃不消」,咖啡店更由賺變蝕。因一時衝動,原本一個搵錢的美夢頓時變成夢魘。

上週五下午,Dreamin' Akiba只有兩枱客,包括熟客阿漢。三點開業,他兩點九已來到。「我個個禮拜出糧就上嚟,每次都叫二百零八蚊嘅套餐,有飯食仲有女僕上台跳舞。」在IVE讀電腦並兼職送外賣的阿漢邊吃邊說,眼睛卻一直盯着衣著性感的女僕雪雪。店內女僕全是兼職,時薪三十至三十六元,全都是日本動漫迷,有的仍是學生。「平日有四個左右,週末就有五到六個。」Mike說。

Dreamin' Akiba跟足典型女僕咖啡店的模式,客人踏進門口,女僕便熱情的一擁而上問:「歡迎主人返屋企,請問幾位呢?」侍候入座後,女僕更會跪下落餐。不過,環顧四周,就會發現店內不但椅子款式不一,裝修亦十分粗糙,天花喉管外露。「開咁大間餐廳,起碼要八十萬,我借到盡都係得四十萬,唯有頂硬上。」明知不夠錢仍「去馬」?Mike解釋:「以前間鋪太細,客人上到嚟都無位,成日都係咁,就唔會返轉頭。為咗箍住啲客,決定搬咗先算。」一句「搬咗先算」,令他陷入今天的困局。

衰衝動

三年前,Mike在旺角豉油街福泰大廈開設咖啡店時,亦是從日本回港後的一時衝動。從未做過飲食的他,身兼大廚及入貨,他笑指﹕「主要係買啲現成嘅嘢返來整,包括拉麵湯底,都係買醬料磚返來開嘅,最難係蛋包飯,練咗好耐,用爛咗十幾隻唔同款式嘅平底鑊。」Dreamin' Akiba當時是香港第四間女僕咖啡店,熱潮未退,吸引到一眾動漫迷捧場,經常爆滿。

第一次衝動為Mike開闢了一片新天地,自信大增的他,不惜借錢擴張。這次,幸運之神沒有再眷顧他。「梗係唔支持佢同財務公司借錢搬大鋪啦,俾佢嚇死!一個月五萬蚊租,點做啊?」在店內幫忙洗碗的Mike父親嘆道,但Mike仍執迷不悟﹕「既然知道女僕咖啡店有得做,時間就係金錢,等到我儲夠錢,個熱潮都過咗啦。做生意梗係要不停變,唔變就係退步。」不過,他亦認同「搬得太大」,「當時諗得太長遠,覺得既然要搬就搬大啲,因為搬運費裝修都係錢,依家諗番都覺得太冒險,有啲頂唔住。」除了租金,Mike每月合共要還一萬三千元的貸款。上月有復活節假期,扣除還款後,尚有數千元盈利,但沒有節日的淡季,卻要倒蝕數千元。如今正值考試月份,生意更淡靜。

衰裝修

資金不夠,收銀處櫃台的圍欄﹑天花的燈飾及舞台的圍欄,都是Mike參照日本女僕咖啡店的糖果屋主題而自製的,但手工粗糙,看上去「岩岩巉巉」,開業僅一年,已予人破舊的感覺。這並不是Mike夢想中的咖啡店﹕「如果有錢,我會裝過晒啲冷氣同防火花灑,整假天花同燈槽,在牆身加裝飾。」不過,他仍感自豪:「我咩都識啲,咩都自己做,慳番好多錢。」店內大部分餐桌及椅子都是逐批由夜冷店買來的二手貨,一眼望去,餐桌一高一低,椅子款式不一,Mike苦笑﹕「最初全部都係膠櫈,啲客嘈得仲厲害,我夾硬話係特色嚟。」因此,旺季的數千元盈利,他都用來添置不同的基本設備﹕「二月買咗套入單系統,上個月有七千蚊盈利,用咗六千來買洗碗機。」在購置洗碗機之前,為節省開支,一切清潔工作都是由Mike已退休的父親負責。

衰浪費

Mike在店中間了一個約四百呎的特別室,以課室做主題,原是方便客人包場。但除了聖誕假期外,一直無人問津。後來,曾有攝影愛好者在課室內搞私影會,但卻「無肉食」,「之前淨係收飲食費用,做一單最多得二百幾蚊收入,後來定咗包場價千五蚊,又無人來。一般客人都唔會主動要求坐課室,因為坐得無咁舒服。」Mike指,現在課室主要供員工休息及擺放雜物,他後悔道﹕「單係課室,計番租都已要一萬蚊,如果轉做普通座位,又無咁多客填滿個場。咁大地方,雜費都多咗好多。」現在,香港有四間女僕咖啡店,有的生意亦僅打和,熱潮已大不如前。上週六晚,咖啡店只有約八成滿座,Mike嘴扁扁道:「星期六晚應該係最多人,都唔知點追番啲數好。」對於前景,他亦並不樂觀﹕「明年三月租約到期,樓上樓下嘅租金都加到六萬五蚊。我依家已經頂得咁辛苦,如果加租就好大機會唔做。」前路茫茫,對二十八歲的Mike來說,只能見步行步。

開業資訊

(03/12)裝修$300,000按金*$180,000雜費$100,000入貨$20,000總開支$600,000*按金,上期及佣金

營業資料

(03/13)營業額$160,000人工^$40,000設備$6,000雜費#$23,000入貨$40,000租金$50,000盈利$1,000^包括兩個兼職廚師及十個兼職女僕#連償還貸款款項

一點意見

咖啡店Holly Brown創辦人,旗下擁有五間分店。看過Dreamin' Akiba的裝修及食物照片後,他並不看好咖啡店:1. 咖啡店以女僕綽頭吸引客人,難以吸引回頭客,一定要靠提升食物及飲品質素,以及定時推出新產品,才可累積熟客。2. 這類賣綽頭的咖啡店,顧客群窄,較適合小本經營,Mike未看清店鋪的定位及市場的需求,就貿貿然搬大鋪,並不理智。3. 創業不會一開即賺,不應該借錢創業,因為一旦周轉不來,就會很麻煩。加上女僕咖啡店仍屬潮流,市場未成熟,借錢擴充的風險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