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0  TCW
 
 

 

五月十二日深夜、十三日凌晨,數萬網友徹夜未眠,連上台大PTT電子布告欄(BBS)即時觀戰。因為,台灣漁民遭菲律賓公務船開槍掃射身亡,引發知名駭客團體「匿名者(Anonymous)」組織出手教訓。台灣分部史上第一次出手,就癱瘓了掌管二千三百多個菲律賓政府網站的網域名稱伺服器,把管理員帳號、密碼等網站開門「鑰匙」全都公布出來。

原本行動鬆散山達基一役才集結力量

有了鑰匙,台灣網友接力將菲國政府網站一個個癱瘓,菲律賓財政部官網甚至被改造成可無限上傳檔案的A片樂園。讓觀戰的眾「鄉民」們大呼「好熱血」,甚至力拱「拍電影啦!」

「我們是『匿名者』,我們人數眾多,我們不會原諒,我們不會善忘,等著我們吧!」遭駭的網頁上,列出這幾句招牌宣言,並貼出西裝身體、問號臉的「匿名者」組織招牌。到底,「匿名者」是何方神聖?

「這組織很久了!」兩岸駭客界宗師級人物、現已退出江湖的林正隆說。他曾長期觀察「匿名者」成員聚集的聊天室,過去行動鬆散,但在攻擊好萊塢影星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所屬山達基教派一役之後,真正集結起力量。

去年初,美國知名政論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登出專文揭開這個神秘組織的面紗。原來,「匿名者」最早可追溯到二○○三年成立的網路論壇4chan,此論壇讓網友們不須註冊就可以無限制匿名發言、分享圖案,所有發表言論的人都被標記為「匿名者」。

一開始,聚集在上面的駭客們合作進行小規模惡作劇,但隨著行動日漸活躍、龐大,於是集體使用「匿名者」做為對外稱號。

二○○八年一月,山達基教派因一支湯姆.克魯斯訪問影片外流,被傳上YouTube,揚言對 YouTube提告,強勢要求下架,引發「匿名者」攻擊癱瘓教派網站,讓「匿名者」名號首次登上媒體。

足跡沒有國界阿拉伯到華爾街,無役不與

此後「匿名者」以網路自由、社會公義為由發動的活動年年增加,曾駭進著名納粹網站Altermedia,向德國新納粹分子宣戰;抗議維基解密(Wikileaks)負責人被捕、企業贊助縮手,駭進停止捐款的萬事達卡、威士卡等信用卡發行組織電腦;今年四月初因不滿北韓挑釁宣戰,潛入北韓官方網站,放上以豬八戒造型醜化領導人金正恩的圖片。此外,在非洲、中東國家的「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美國的「占領華爾街」示威行動,也都見得到「匿名者」的身影。

由於攻擊總能打到要害,「匿名者」成了讓北約(NATO)、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點名批評的組織,甚至連毒梟也敬畏三分。二○一一年一名「匿名者」成員遭墨西哥販毒集團Zetas綁架,引發「匿名者」公開宣戰,揚言公布大批墨國政府官員與毒梟勾結的證據,最後毒梟放人,「匿名者」這才取消公布行動。

「匿名者」今年更首度多角化經營,到群眾募資網Indiegogo向網民徵求資金設立新聞網站,要與充斥政治、八卦的主流媒體切割,成為公民記者第一手報導的發聲管道。原預計募集兩千美元,卻一舉募得五萬多美元。

成員沒有限制聊天室串聯,只有三規定

不過,由於這個駭客團體的成員大多是年輕男性,有時候行動難免流於幼稚,甚至太過火,形象兩極。美國福斯新聞(Fox)主播奧萊利(Bill O'Reilly)公開批評「匿名者」後,竟有「匿名者」成員攻擊他的女粉絲,對女粉絲聯絡人名單發送色情圖片。

這麼強大的力量,讓人很難想像,「匿名者」竟是個很鬆散、並無中心的組織,就連活動也是透過網路聊天室串聯。由當時《富比世》(Forbes)雜誌倫敦分社負責人歐爾森(Parmy Olson)所撰寫的《我們是匿名者》(We Are Anonymous)一書當中指出,「匿名者」沒有身分限制,只須遵守不討論組織、不公開個人身分、不攻擊媒體等三大規定,就能自行加入。

林正隆以多年觀察心得分析,大多數「匿名者」攻擊是由一、兩名駭客在聊天室提出議題,看看有沒有其他人附和,被認同後才行動,但也可能發生各方駭客意見不合,出擊行動反被同組織成員反制的現象。出手後,若是「匿名者」成員幹的,會跳出來在聊天室自首,反之若無人承認,組織就會對外否認是成員所為。

過去,外界並不知台灣也有「匿名者」成員,但菲律賓一戰,讓台灣駭客也成了國際焦點。「這次算是台灣『匿名者』第一次出手。」林正隆說,採用的手法雖然不特別困難,但準確打到菲國網路要害,造成很大的破壞,短期內想全面復原並不容易。

但他發現,被駭網站上列出一連串被駭的網址,有「秀戰績」意味,不太符合「匿名者」組織的風格,「以前沒看過這種做法,有點假。」掌管國內網路犯罪的刑事局,也覺得手法不是很像。

但不論原因是台灣分部成員第一次出手、尚不熟悉遊戲規則,還是有其他台灣駭客冒名「匿名者」,都讓台灣民間士氣大振。隨著全球網路新形態戰爭的日益增溫,台灣駭客小秀實力,先在網路戰爭上壓過菲律賓,已讓網民大讚:「實在太帥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