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2172.html

大姨嗎是怎麼誕生的?

柴可1986年6月6號6點鐘出生,畢業於加拿大卡爾加里公立大學,畢業後開始回國創業。大姨嗎不是柴的第一次創業,但是他之前的產品和經歷並不算成功。他曾做過一個幫助人們記錄一天身體狀況的網站「友樂活」,後來又做了一個企業輿情監測的網站,但都無疾而終,「基本上北京所有的投資人我們都見過,但沒有一個看上我們的產品。」

「做B端的用戶不是小公司所能做的。」事後,柴總結,所以他開始做C端——做量化健康和可視化健康,包括減肥糖尿病等做了一圈。而在做這些項目的時候,他有了關於大姨嗎的第一個靈感碰撞。

「我發現手機其實是一個傳載文字和聲音信息的媒體圖片信息的媒體,這樣的東西是適合手機的,而健康是一個不斷投入,延緩很久才能傳遞給你信息的東西。所以,如果你要在手機這樣一個慢反饋的載體上做一個健康這樣的快反饋的事情實際上是很矛盾的。」

而他女朋友的經歷則是大姨嗎誕生的直接誘因,有一次他發現他女朋友在每次月經期前都會頭痛,而醫生得出診斷是她在經期前攝入了大量的咖啡因。之後他又發現每個女孩在月經前都會有類似的各種症狀,而這正好符合他所理解的健康慢反饋的事業,所以他腦海中靈感的閃現——開發一款女孩生理週期管理的工具。

大姨嗎是怎麼推廣的?

2012年1月包括經期記錄(用於醫生問診)、經期預測、月經病自測與建議、易孕期/安全期預測、日常美容保健貼士功能的大姨嗎正式上線。上線之後,大姨嗎也面臨著一個最現實的問題——推廣。柴可又靠什麼解決這個問題?好名字和好口碑。

「我們用戶從0到1000萬,每個成本不到一毛錢,說出去別人都不信,但是去我們的確做到了,原因是我們堅持了正確的運營策略和好產品口碑傳播的思路。我當時非常擔心女孩對月經這個事不會拿出來說,可能安裝了手機還要放在最後一屏,怕人看見,就起了一個咋呼的名字,我都不叫什麼粉色花朵,就叫大姨媽。

我們在外面的推廣也把月經這個事情大家在大庭廣眾說的事情,我們會畫那種無節操的漫畫,比如對比蛋疼和月經哪個更疼。在我們微博只有5000粉絲的情況下,這個漫畫被轉發12萬次。這是一個不好意思的話題被我們堂而皇之來說,很好玩,比如性的話題也很隱蔽,但被杜蕾斯堂而皇之來說的事情。我們在微博推廣上可以說借鑑了一下他們的一些經驗。除了這些在微博上的推廣,他還堅持了精細化運營的思路:他們可以在只有10多個團隊的情況下做到24小時諮詢在線,幫助女孩子解答他們的問題。

隨後在ios的版本上線之後,大姨媽用戶數獲得了大規模的增長,在沒有刷榜的情況下可以排在總榜前幾位。我後來反思之所以如此的火爆,原因還是在於我們真正的做了一個好產品。」

挫折

在用戶數持續增長、融資機構主動找上門來的時候,大姨嗎的團隊卻遭遇到了挫折——9人創業團隊中的4個人先後離去,這給了柴可沉重打擊。

「這是我自己的錯誤,前兩年太苦了,你沒給人家經濟回報,人家跟你幹了兩年,到了三四月還是沒有錢,那個時候有投資人明確表態,但是我很固執的覺得估值太高,導致團隊有了想法。人家覺得跟了我兩年做了一個市場很喜歡但是投資人不喜歡的產品,他們並不理解我是在希望獲得更高估值。他們覺得是我這個人的問題,其實不是,假若團隊跟我說你不融資我就離開,我會選擇融資的。」

之後,柴重新組建了團隊,並組織了一次為期30天的「軍訓」培養團隊的感情和默契。他還試著調整自己的節奏,甚至引進融資,以讓團隊一直保持在興奮的狀態之中。此外,他還考慮了團隊的股權問題。

大姨嗎如何盈利?

很多APP應用都會面對無法盈利的問題,柴可對此對此想的很透徹。

「除了很低門檻的廣告服務這塊可以看得見沒有壁壘的收入之外,我們其實還可以從女孩月經問題一個點切入進去,解決女孩其他很多的健康問題,比如女孩月經前皮膚不好等問題,我們可以為他們提供很好的增值服務。我們未來最大的挑戰一定還是自己,前幾天看中國合夥人,最大的體悟是關於新東方的,新東方從來沒有看過自己的競爭對手怎麼做的,因為新東方走的太快了,因為它看他的客戶太多了,我們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