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3/06/05/sense%E9%9A%A8%E7%AD%86130605%E5%85%88%E4%B8%8B%E6%89%8B%E7%82%BA%E5%BC%B7/

SENSE隨筆130605

先下手為強 —– 癌症的對策

執筆人:蟬

近日報章大肆報道荷里活性感女星 安祖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的手術新聞。 安祖蓮娜因帶有致乳癌基因,而且評估發病機率高達87%, 故決定 “先下手為強”,完全割去乳腺組織,以消除乳癌的發病風險。 以優美身段聞名於世的她,這番 “必死決心” 引起諸多好事之徒的熱烈關注。

以 “斬腳趾避沙蟲” 手段作為癌症的對策,其理據何在?

癌症常被認為是 “文明病”, 其首席致命疾病的地位,只是過去50年才確立的,當然,它其實早就存在著了。

1990年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教授Arthur Aufderheide在研究秘魯和智利地區的奇利巴亞部族Chiribaya(AD 1000-1350)的墓葬時,在一具女屍身上發現惡性的骨肉瘤,這是現今發現到最古舊的腫瘤。 而在更早時候,在木乃伊身上亦曾發現過疑是腫瘤生長的痕跡(埃及的Dakhleh,約AD 400)。

誤以為癌症是文明病的錯覺,是因為癌病病發與人類壽命呈現 “正相關”。 道理是簡單的演化論,愈早期發病的基因愈易為天擇所移除,所以保存在 “人類基因池” 中的致癌基因都是晚期發病的。****

再者,現代醫療技術突飛猛進,把各種疾病都打得抬不起頭來, 唯獨對癌症這「萬病之王」嘛…..

文明沒有創造出癌症,只是揭露了它的存在。***

治療癌症的原理在過去百多年基本沒有改變過:切除腫瘤或使用放射線燒灼。***這與醫學的發展有直接關係。

現今美國醫生在執業之前都會宣讀一份名叫《日內瓦聲明Declaration of Geneva》的誓辭,它的前身是《希波克拉底誓言Oath of Hippocratic》,是元前五世紀希臘 “醫學之父” 希波克拉底 留傳下來的。

希氏是第一個提出疾病並非由非超自然力量如巫術和神所引起,而是身體的自然現象。*** 他相信人的健康是由 四種體液:血液、黑膽汁、黃膽汁和黏液 的平衡所維持的。

二百年後希臘名醫學家 蓋倫Claudius Galen延續希氏的「體液說」,指癌症的起因是“黑色膽汁鬱積不散”。 故此以外科手術將腫瘤割掉,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蓋倫給出最有建設性的建議是:最好不要治療,*** 這樣病人會活得久一點。

當時沒有麻醉藥、抗生素,甚至連基本的衛生概念也沒有,大部分外科手術都在老舊的暗室或理髮店後室內舉行,用皮帶把病人縛起,以生鏽的手術刀施術。 其結果不問可知。

十八世紀中後葉醫學開始快速發展。 除了體液論在解剖經驗累積下被否定外,麻醉藥和抗菌劑都陸續被研發出來。 其中抗菌劑的發明過程相當有趣。 當時未有顯微鏡,人們無從得知空氣中有細菌和微生物, 雖然知道傷口會“受感染”而腐爛,但卻不明白箇中道理。

法國化學家 巴斯德Louis Pasteur作出示範,把一碗在空氣中曝露的肉湯和在消毒真空罐內的肉湯進行比較,顯示前者較快發酵,以此證明「細菌學說Germ theory」。****

蘇格蘭外科醫生Joseph Lister根據示範推斷傷口潰爛是由空氣中的細菌(當時只知道是微生物,細菌的概念還未完善)所導致,故只需找到一種能阻止細菌在傷口上存活的物質便成了。 Lister想起曾見過清潔工人用一種氣味頗佳,含有石碳酸的廉價液體來清理垃圾。 他把這種石碳酸糊敷在病人的傷口上,作成抗菌劑的雛型。

醫學技術進步造就了著名外科醫師 William Halsted。 他是美國 約翰霍普金斯醫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的四大名醫big four之一。 此醫院確立了現代醫學培訓制度,直至2011年,連續21年被選為 “美國最佳醫院”。

英國醫生Charles Moore對乳癌切除手術作出結論:切除癌細胞時,為了顧及病人身體外觀而沒把邊沿的組織切除乾淨,足以導致癌細胞殘留和擴散。***

Halsted認同Moore的結論,提出外科醫生應盡自己技術所能,把癌細胞之邊沿組織悉數切除,是為 “根除性乳房切除術Radical mastectomy”。***

(radical的拉丁字義是“根”,意思是要連根拔起。後來,此字慢慢變成 “激進”的意思。)

(編按:下段文字有點兒變態嘔心,胆小的女士請尋求 “關聯男士指引”…)

為了突顯外科技術,他和學生們按照 “病人存活的底線” 這想法,以切除盡可能多的組織為手術目標。**** 由最初只切除乳腺組織,發展為把胸大肌去除,再往上切開鎖骨,取走下面的淋巴結等等。 當時,曾經有外科醫生為一名乳癌婦女切除了三根肋骨,胸廓內的其他部位,並割除一側肩部和一根鎖骨。

Halsted也承認,他的手術是一種“肢刑”。 時外科醫生自信滿滿,為了顯示 “疱丁解牛” 的妙技,便把手術室稱作 “手術劇場”, 把救人的工作變成藝術的表演。***

雖然Halsted和他的學生的作為,時至今日巳被視為過於激進,但他的立論其實幾乎是完全正確的。**** 在對付局部(i.e. 早期)的癌症病患時,去除所有相關組織仍是最佳的做法;然而對於後期,即已經轉移metastasis的癌症,外科手術可能已經不是最佳的選擇了。

參考

《萬病之王 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A Biography of Cancer》

Siddhartha Mukherjee, 2010

此書曾獲:

2011年普立茲獎 (非文學類)

2010年紐約時報年代好書

2011英國衛報新人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