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ueqiu.com/1272530506/24130019
6月10號,我赴山東臨沂參加了8058羅欣藥業的股東大會,由於是臨時做出的決定,所以沒趕在規定的截止時間前(股東大會前48小時內)進行股東登記。

上週五(6月7號)上午我曾致電公司秘書劉漢基先生,問他能否允許我不登記股東身份,入會場旁聽而不參與投票,他說必須登記,並且說只要公司在10號收到中央登記處的信息就行,時間還來得及。結果我委託兩個券商幫我做登記,都被回覆稱中央登記處在前一天即已關閉系統,根本沒法進行登記。

下午劉先生的電話一直無法撥通,無奈之下我撥通了執行董事兼董秘韓風生的電話,我向韓總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意圖後,韓總勉強答應我可以入場旁聽。

10號一早我和「愛麗舍」大哥以及一位北京的股友趕到會議室時,卻被投關部的張經理攔住了,說我們沒有登記不能旁聽,可以安排我們到工廠內參觀。我找到韓總,韓總說得問問在場的核數師國衛所的意見,這香港人真是有點死腦筋,怎麼說都不行。

當時參加會議的流通股東大約有十來人,基本都認識我,大家一齊上來說情,最後韓總同意讓我們三人旁聽,但不准投票不准發言,且下不為例。我不清楚香港的證券法是怎麼規定的,請懂行的朋友解答一下,謝謝。

上週六我正好發表了一篇文章《羅欣藥業逆襲》(我自己寫的標題是羅欣藥業的核心競爭力是企業管理優秀),我在機場買了一本《證券市場週刊》,在會前送給了韓總。後來我想到新晉執行董事劉振騰(即董事長的長子)是負責公司財務人事工作的,並且之前在證券和基金業工作過2年,所以又臨時將文章複印了一份送給了劉振騰。我注意到小劉總認真的看了十來分鐘,並且有與我交流的意願,但一旁的張經理強行支開了我。我給小劉總留了聯繫方式,他說會短信回覆我,但我至今都沒有收到信息。

我原本準備了提問內容,但因為臨時被剝奪了發言權,所以只能將提問紙轉交給了其他流通股東,讓他們代問。

下邊是我想瞭解的問題,劉總在會議上的講話基本都有進行解答,詳情如下:

收入、成本費用和利潤

一、第三終端進展:與原來的預期相符嗎?目前總人數多少,計劃達到多少?人員流失情況如何?二季度銷售任務和情況如何?(聽說現在有2000多人,計劃擴大到3000人的規模,人均大約每月4萬元左右,但實際老業務員只能完成2-3萬元,新業務員還完成不了,人員流失率比較大。)市場反應說公司的產品質量好,價格平,客戶反響較好,但一方面是前期開拓市場,本身比較難;另一方面第三終端主要是抗生素,藥品品種(可能不太對路)公司如何看待?第三季度是旺季,在產量和品種方面會不會有突破,比如人均達到(四五萬元)一月?

答:去年跑了十幾萬公里,大部分時間在各地醫院診所調查。第三終端進度沒有以前的樂觀,去年計劃達到2000人規模,目前實際只有1300人(我之前聽股友說已經2000多人是誤傳)。第三終端進度不如預期的原因是城鄉一體化的實施,即農村全民醫保導致私營診所業務受損大,國有的村診所和鄉鎮醫院因為必須100%使用招投標的基藥,所以羅欣的終端業務員銷售進度不如預期。

像羅欣有很好的新抗生素藥品,但可能價格較高而無法進入到基藥目錄,所以企業有創新成果卻無成長環境。原本預計今年第三終端要達到10億銷售額,現在受到影響,重心只能轉私營診所和民營醫院,空間還是有的。我個人估計今年第三終端只有5億的銷售收入。

二、銷售費用率:過去幾年,由於我們建設第三終端直銷系統,加上低開票改高開票,很多原本由代理商處理的費用開支轉為公司承擔,這導致了我們的銷售費用每年都翻倍的增長,銷售費用率也一路上升,今年一季度超過了40%,請問我們的費用率什麼時候能夠穩定住不再攀升?

答:銷售費用和費率,大概有一半是第三終端的支出。費用率高,一方面是近年藥品價格競爭導致費用開支大,利潤下降(也包括了高開票);一方面就是第三終端建設前期開支大,另外,新版GMP認證和兩個新廠的建設也會增加一些費用。

如果全國都實施廣東模式的基藥招標制度,那麼羅欣會受到很大影響,費用率可能還會上升,否則的話,費用率會逐步下降。

三、成本結構:近年一些醫藥同行向生產經營成本更低的地區,如內蒙古進行戰略轉移,請問公司如何看待?在成本結構裡邊,地理位置與內部管理哪個對成本的影響會更大些?羅欣現在多了兩個新廠,企業規模擴大之後,成本控制方面會不會壓力很大?

答:近幾年同行都受到抗限和醫改的影響,聯邦製藥以前股價十幾塊,現在只有二塊多了,這方面流通股東會更瞭解。新廠肯定會增加一些成本費用,包括GMP改造和環保方面的要求,羅欣最大的問題是有六七十款新藥一直拖著沒批,新工廠在等米下鍋。

四、業績:未來幾個季度和未來幾年,公司的業績期望和發展遠景是怎樣的?

答:短期的東西預期不了,有什麼都會講實話,當初就沒想過從市場上融多少資金,所以也沒必要講些不能兌現的大話。

劉總的意思是現在國家的政策完全不確定,羅欣只能做好自己能做的,如果做短期投資,那就不要買羅欣的股票,如果長期投資,那可以相信他。午餐時我向他敬酒,他又特意同我重複了這番話。

最後有個流通股東提到派息政策時,他似乎有點不太高興,聲音比較高,我沒聽清楚他的山東話。接著有幾個內資股東搶著發言,他們表示對羅欣相當的滿意,認為這種行業環境下,羅欣已經做得不錯了。


新藥儲備和產能


五、新藥:我們看到公司在研發領域成長迅速,成績斐然,今年擬上市藥品新增了39個註冊申請,其中17個是新藥,但我發現藥品審批速度有點慢,差不多要2年,為什麼?請問公司未來在產品線上的儲備和發展方向是怎樣的?會不會進軍生物製藥和中藥?目前我們銷量額最大的蘭索拉唑,一年也不到5億,未來會不會有幾款拳頭產品出現?

答:新藥審批問題劉總重複了好幾次,目前羅欣在註冊申請中的新藥有70款,其中國外有上市國內未上市的3類新藥(應該就是國外已過專利保護期的首仿藥)大約有60款,在網上都可以查到具體的名稱和進度(比如丁香園醫藥數據庫及國家藥品食品監督管理局網站),這裡邊有小部分是抗生素,大部分是消化呼吸等其它專科用藥,懂藥的朋友可以去網站查看分析一下。

劉總說國家老說鼓勵創新,但政策始終不落地,鼓勵企業生了孩子,卻不給生存生活的環境。羅欣過去3年的新藥註冊申請數量是同行業第一名,現在兩個新廠一期工程早已經建好並通過新版GMP認證,但卻都在等米下鍋。

六、新的藥品招標制度對公司影響幾何,像廣東省這種基本以價格為導向的招標制度,可能降低了藥品質量方面的要求,公司如何應對?相對於我們的競爭對手,這整體上對公司會是利好還是利空?

答:新的藥品招標制度的不確定,各地都不統一,朝令夕改,像廣東省的這種制度,90%的考量是價格,品質等方面只佔10%的權重,這會扼殺民營企業的創新和發展。劉總重複了幾次,中午我向他敬酒時,他又提到廣東省的招標制度的弊端,並稱如果全國全面實施的話,會對羅欣和整個醫藥同行有較大的負面影響。在大會上,他說了很長一段這方面的意見,後來新任獨立董事杜冠華教授也講了一番類似的話。

七、歐盟GMP認證進展如何?時常看到公司網站上有國外大型藥企來羅欣參觀,也有看到公司招聘外貿和國際藥品註冊方面的人才,除了引進專利即將失效的藥品進來外,是否出口代工也有可能突破?聽說公司的藥在品質上並不亞於國外的藥企,但成本要低很多,這方面是否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答:出口突破方面,目前有少量出口到幾個國家。國內新版GMP已經通過,但歐盟GMP認證不容易,非企業所能控制,也許半年,也許一二年。

資本市場

八、全流通與轉主板:羅欣是H股,內資股一直無法流通,要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可能得等國家政策的變化,另一方面只能回A股上市,公司如何看?另外,轉主板的進度如何了?今年創業板有多家公司申請轉主板,但至今還沒有一家成功,原因何在?去年證監會45號文出台後,轉板就只需要港交所同意了,按理港交所沒有理由不批啊。

答:這個問題大會上沒有人提,午餐時我們問了投關部的張經理,他回覆說這是港交所的事,羅欣自身沒有問題。

九、信披:很多中小投資者都反映,我們羅欣的報表披露過於粗淺,信息量少,而公司投資者關係部的人員接待我們時又過於保守,比如撥通張紅星經理的電話後,他總要求我發Email,但我寫了長長的郵件,他回覆都是三五十個字,幾乎是啥也問不到。我們也理解公司的保密制度,但做為上市公司,儘量向投資人披露公司的基本情況是應盡的義務。我個人認為羅欣不太被市場認可,和信披工作不夠也有很大的關係。當然,這對所有股東都是公平的,正因為大家都不太瞭解,所以也才給了我以低估的價格買入並持有的機會,但權衡之下我還是希望公司能在信息披露方面開放一點,這更能讓我們小股東放心些。

答:這個問題沒機會提,我的感覺是羅欣既然短期內無融資需求和計劃,那麼對流通股東的這種訴求就不會太重視,提了估計也沒什麼用。

十、資本運作:公司於05年上市,當時規模較小,市場對我們也不是太認同和瞭解,所以只融資4000多萬元,招股價才0.26港幣,實際淨融資僅3150萬港元。這麼多年來,公司銳意進取,業務高速發展,實實在在的回報了廣大投資者,做為小股東的我對管理層和全體羅欣人的努力付出表示衷心的感謝。如今公司已經完成恆欣和裕欣新廠的建設,第三終端渠道建設也快完成,可能不再有大規模的資本支出了,對比3年前,我們的分紅擴大了10倍,而手持現金卻翻了一倍多,還買了6億多的理財產品,現金流非常強勁。做為大股東,是否覺得當年資本市場對羅欣不夠公平,幫助太小?未來有沒可能增發股份來進行大規模的收購?大股東的資產狀況如何?我看到去年全國醫藥批發年度報告顯示羅欣集團銷售已經達到20.5億元,排名全國第45位,這其中半數以上應該不是上市公司的產品(2012年實際向集團銷售的金額為4.92億元),那麼羅欣集團有可能整體上市嗎?

答:公司會像以前一樣,紮紮實實做好管理,當年上市時就不是想圈錢,這些年也沒有一分錢銀行貸款。收購是有這方面的想法但時機不成熟,得有好的產品,好的團隊,並且因為整合不容易,所以不會隨便出手。

大股東的問題,大會時沒有人提,午餐時我特意問韓總大股東的資產規模和整體上市的意願,他說數據我都說了,就不重複了(我不確定自己的數據是否正確)。他只是說大股東除了從上市公司採購的近5億的化學藥品外,自己還做一些醫療器械和中藥材貿易。

有H股東問,大股東為何關聯交易達到近5億元,僅僅在臨沂地區需要這麼多嗎?韓總回覆說,臨沂有一千多萬人口,僅僅是臨沂第一人民醫院,一年的用藥就超過了20億,所以大股東的5億元不算什麼。

十一、     股權激勵:以前公司的員工收入被指偏低,近年增加了不少,但中高層現在的收入吸引力如何?有沒有考慮股權激勵?

答:這個問題劉總沒有正面回答。下午我參觀了工廠,還去職工宿舍看了一下。廠房乾淨整潔,機器設備佈局緊湊,寫字樓是比較寬敞,還有專門的人員講解企業發展歷程和文化之類,估計是經常有領導參觀吧。

劉和他的家人住在職工宿舍的別墅區,一些中高層也在,他除了羅欣集團的其它業務資產外,似乎沒有地產之類的投資。韓總在午餐時還特別提到以前有人拉劉總搞房地產,劉總說自己只專注醫藥,沒興趣分散精力和資金搞別的業務。

但劉總私人用車比較好,兩輛奔馳S,一台寶馬X5,一台路虎。公司應該還有寶馬、沃爾沃、奔馳等車。另外中午在當地唯一的五星級酒店用餐,內資股東單獨一個包房,一桌人;流通股東另一個包房,也有十來個人。

我是感覺招待、展覽和個人用車等方面闊綽了點,可能民營藥廠也有一定的需要吧。以前曾聽說一般的政府機關來參觀都不招待,每年也只是股東大會招待得好,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第一張圖是別墅區,應該有十來棟。
查看原圖
第二張圖是公寓樓,一共254戶。
查看原圖
羅欣大概有四千人左右(不算第三終端),另外羅欣的大股東羅欣集團可能也有部分人住在裡邊,這個羅欣之家費用是誰出不太清楚,保安是上市公司的員工,他們說對公司挺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