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3559.html

正因為此,在宣佈卸任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馬云就穿著一身藍色的太極服出現在深圳的「中國智能骨幹網」的發布會上,與他一起出席的除當地高官,還有復興集團董事長郭廣昌、富春集團董事長張國標,以及加起來幾乎能壟斷中國快遞物流的「三通一達」董事長和高層。阿里巴巴新任CEO陸兆禧甚至只能坐到較為邊緣的位置上。

「現在中國每天有2500萬個左右的包裹,10年後預計是每天2億個,今天中國物流體系沒有辦法支撐未來的2億。所以我們有一個大膽設想,通過建設中國智能骨幹網(CSN),讓全中國2000個城市在任何一個地方只要你上網購物,24小時貨一定送到你們家。」馬云對外闡述新項目的目標。

中國智能骨幹網,僅從名字去理解,似乎是一件更適合國家一個或幾個部委去做的 事。

阿里巴巴如此聲勢浩大地宣佈改變中國物流的底氣在於,其旗下物流包裹佔到中國物流總量的60%以上。這家新成立的公司名為菜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菜鳥網絡),阿里巴巴內部稱之為「地網」,要投資3000億元,在未來八到十年內打造一張遍佈中國的超大規模物流基礎設施網絡,調動起港口、公路、機場的運輸潛力,形成支撐年約十萬億元網絡零售額,24小時可送達的物流網。與之相對應的是「天網」,是阿里巴巴內部用互聯網形式對倉儲物流服務進行數據化管理的系統。

馬云出任新公司董事長,原銀泰集團董事長沈國軍任總經理,天貓投資21.5億元佔股43%,銀泰集團通過北京國俊投資出資16億元佔股32%,富春集團、上海復興集團分別投資5億元,各佔股10%,圓通、申通、中通、韻達和順豐各出資5000萬,各佔股1%。

這張匯聚著中國物流界大佬的股份圖隱約透露著馬云的終極夢想—與傳統零售抗爭以獲取更多的生存空間。馬云稱,中國GDP的18%來自物流,發達國家這一數字僅佔12%。電商依靠低價與傳統零售競爭的核心在於成本控制,物流成本下降是未來電商對抗零售業的關鍵一環。也就是說,物流是電子商務與傳統零售之戰的「諾曼底」。

其競爭對手京東商城崛起的原因之一,是自建物流大大提高了電子商務平台的服務質量,而這正是阿里巴巴模式最大的短板。「這是我們思考四五年一直希望做的事,但很遺憾是在我不當CEO後才正式把這麼大一個項目落地。」馬云表示。

此前,馬云對物流企圖良久,並頻頻出手。2007年12月,馬云個人聯合郭台銘創立百世物流;2010年初,入股星辰急便;同年7月,百世物流收購匯通快遞70%股權;2010年9月,淘寶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建立四大配送中心,在其他20個省市建立區域性配送中心。

這一次,馬云的野心不再只是一個物流公司。

「八大軍區」

阿里巴巴反覆強調,菜鳥網絡並非要搶快遞公司的飯碗,而是希望通過合作,用市場經濟的手段成立一個可以惠及所有物流公司,打通中國物流網絡的平台。「這個物流網成長起來後可能會影響所有快遞公司今天的商業模式,以前我們認為對的東西可能不對了,因為它完全基於互聯網思考。」馬云 說。

互聯網思維更多是指阿里巴巴未被完全開墾利用的大數據,支付寶依靠買賣雙方在交易中形成的信用記錄建立了小微型貸款的金融體系,早先阿里巴巴佈局的「天網」亦從事於挖掘內部交易產生的大數據。菜鳥網絡的核心在於挖掘阿里交易平台上第三方數據,比如物流公司的數據等。

阿里巴巴副總裁童文紅也向記者介紹說,3000億將主要花費在兩個方面:一是在線下搭建一個全國2000多個城市的物理倉儲網絡;二是用互聯網思維運營。她反覆強調,此網絡中不僅僅包含系統、應用、投資,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倉儲,背後真正的東西是網絡數據效應。

此中邏輯不難理解,阿里巴巴對物流、快遞、傳統倉儲並沒有物流公司專業,其真正的專長是做與互聯網相關的東西。互聯網思維運營下的菜鳥網絡與傳統物流公司有何不同?

阿里巴巴副總裁李俊凌表示:「大量實體公司有自己的倉庫設施,『地網』是把原本沒有進入阿里巴巴的實體信息做更大的數據集成,從而讓數據有效流通。」他以淘寶做類比:淘寶是一個典型的把原本獨立競爭的賣家連通起來形成最大的數據集中,從而形成最大的新市場,現在阿里巴巴希望能夠讓原本各自獨立的物流信息流動起來。

對物理倉儲網絡中的倉庫,菜鳥網絡CEO沈國軍也有著不一樣的定義:「我們建的要求、標準、產品內容跟物流公司不一樣。還有對內容、科技的投入,數據的整合等等。也許最終我們會把它延伸成部分產業園區,比如C2B的基地,也帶動一些年輕人創業的基地,說不定我們會成為一個地方、一個地區新的經濟發動機。」

不過,除確定要選址建倉庫,作為CEO的他甚至也不能清晰解釋菜鳥網絡的商業模 式。

李俊凌也有類似的困惑,「在這個體系下怎麼掙錢我們也不知道。」但是他認為,「誰能賺錢呢?可能是做基礎性平台的公司,通過互聯互通裡面找到商機那群人,那群人就是大量的民營菜鳥,他們誰更有創新意識,更敢於否定自己以前的成功,更敢於在一個新的市場裡尋找商機,他們先盈 利。」

對於確定要進行的倉儲建設,菜鳥網絡既有自建也有合作,實質性動作是從買地開始。「從拿地開始,很顯然政府要我們這個網絡的帶動效應,所以以這個切入談。」童文紅說,「從城市的角度,目前廣州、深圳、天津,北京順義都在談,還有武漢、成都等。」

2000多個城市的佈局並非易事,僅選址標準就要考慮多方因素,比如交通基礎設施建設、買家需求、物流公司的整合等。阿里內部也進行過多輪討論。童文紅透露,「全國物流網絡最開始設想的時候,是參照我軍八大軍區的概念進行區域分佈的。」

阿里巴巴的思路是先在這八個城市建立主幹網絡,其他布點可能在某個區域做深做透。「除八大網絡軍區外,先把華東還是先把華南做透,我們自己的團隊也在調研,要看哪裡的產業帶更豐富,哪裡消費者人群更符合要做的業務。」童文紅表示。

利益整合

菜鳥網絡需要面對的問題並不僅在於尚未完全清晰的商業模式,某種程度上其將撬動著中國既有的物流格局,難度可想而知。按照馬云的商業設想,這是一個完全改變中國物流的大計劃,有可能是下一個「中國郵政」、「中國鐵道部」。

但驚天大計劃的成敗還在於如何整合各利益集團,僅聯合快遞公司就並非易事。各快遞公司都有自己完整的倉儲、分撥中心和信息網絡。申通董事長、菜鳥網絡股東之一陳德軍就公開表示,並不會與阿里巴巴共享倉庫。數據平台更是物流公司商業核心所在,利益整合成為阿里巴巴的難題之一。

阿里「天網」整合就招致眾多ERP解決方案服務商的不滿,並進行抵制。

今年年初,所有給平台電商做ERP系統的服務商都收到了阿里巴巴的一項名為「聚石塔」的計劃。此計劃要求所有給阿里平台賣家做ERP的企業都需要把接口標準化,同時要上傳數據和技術結構到「阿里云」上。所謂電商ERP實際上是幫助平台上的大賣家做倉儲管理系統,也是菜鳥網絡前端的數據對接。

「阿里直接脅迫服務商進入它自己的ERP數據平台,而且接口會因為是否加入『聚石塔』、『云鼎』而有所限制,同時限制一部分增值接口,如CRM(客戶管理系統)的訪問。」 一位電商賣家對《環球企業家》透露,「很顯然阿里是要自己做企業ERP系統平台,服務商加入此計劃是找死,不加入就是等死。」

服務商面臨平台發力顯得左右為難,上述人士認為此舉傷害了整個電商服務行業,阿里巴巴所帶來的業務量佔據了這些服務商的絕大部分生意,集體抵制無力。再加上阿里巴巴投資了管易、又一城等其他服務商,即使遭遇抵制,阿里仍有同盟軍支持。

但他們並不否認阿里「地網」有利於數據的整合。這在短期內會提升ERP的複雜程度,這在一定意義上有益於他們的生意,但長遠看來如果阿里自建ERP系統,第三方ERP服務商將逐漸消失。以前,大賣家的後台數據直接對接到服務商的ERP系統中,賣家與物流公司可通過服務商直接接通聯繫;之後,其後台可能與阿里自己研發的管理平台相對接。也就是在服務商與賣家之間,阿里巴巴作為平台方參與進來,可控制所有的交易環節。「阿里巴巴要做供應鏈的鏈主。」漢森世紀供應鏈副總經理黃剛對《環球企業家》分析說,「快遞需要拿業務,馬云拿定單來脅諸侯,我這邊有物流的定單,你要跟我合作,不合作我就傾向於和別人合作,是有這種可能性的。」與所有的環節產生利益聯繫是阿里巴巴控制物流公司的方法之一,亦是「增強」與物流公司協調合作的方法之一。

當然,李俊凌則更願意把菜鳥網絡描述成一個增量,「我們是幫助他們在一個新的市場裡面找到新的增長點,而不是取代既有網絡」。這種表態有點承諾的意味,果真如此,事情將是一個美好的結局。但對消費者而言,這些並不重要,他們更加關心未來自己的貨物菜鳥網絡是否真的能24小時內送 達。

對馬云和阿里巴巴而言,完成淘寶和天貓為核心的電子商務佈局以掌控信息流,完成支付寶為核心的金融佈局以掌控資金流之後,如中國智能骨幹網取得成功,信息流、資金流和物流就都握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