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3561.html

1998 年的時候,我已經做到了「大地」的副總,每年都能完成公司業務額的80%。這樣的成績和光環,經常引來別人羨慕的目光。但其實,在這榮耀的背後我也承擔了很多委屈。當時很多客戶都會欠公司的款。而催討這些欠款是最艱巨、最令人頭疼的一項工作。

記得有一年元月,我一個人到廣東的某家企業追討欠款。當時這家企業欠了「大地」80 萬元,一直遲遲不還。他們是當地一家比較知名的空調廠商,但是由於各種原因,其自身也有一、兩個億的外債討不回來。可以想像,向他們討款有多麼難。所以在去之前,我就做好

了打硬仗的準備。我心裡清楚,欠款是不容易討的,更何況要面對的是一家陷於困境的企業。

到了廣東,我先找到他們的高層進行協商,但是沒有談妥。那時候他們已經面臨破產,人事和財務方面的情況都很複雜。但是既然來之前就抱了「必勝」的信念,所以我沒有妥協。我又找到了他們的財務室,準備跟他們的財務人員直接溝通。但是,等我說明來意之後,他們的財務總經理直接告訴我:「公司沒有錢,欠的錢不能還。」

我對這位財務總經理的回答非常不滿意,我知道他們企業的處境,也理解他們的心情。但是這筆錢是他們理應付給我們的,而且已經拖了很久。雖然他們的企業面臨破產,但是這筆錢還是有能力還的。一氣之下,我動手就掀了他們的大辦公桌,並告訴他們:錢必須給我。

後來,這家企業的總裁和幾位高層出面請我吃飯,又進一步談了欠款的事。他們告訴我說:財務總經理是投資方派來的,如果我繼續這樣鬧下去,他們會用非常手段來對付我。聽到這話後,我立即告訴這位總裁:命丟掉沒有關係,但是錢必須拿走。飯後,我立即打電話給許總,告訴他:如果我不能按期回去,就馬上找這邊。

當時,許總就安慰我說:安全要緊,錢如果真討不回來就算了。現在想起許總的這番話,我依然特別感動。說實話,雖然在來之前我就知道此行的困難,但也絕沒有想到會遭到這樣的待遇。他們的財務人員不僅在語言上進行恐嚇,而且態度也非常惡劣。可以這麼說,在這裡,以禮相待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處處遇到冷眼倒很常見的。而且,在他們的眼裡,彷彿欠款不還是天經地義,而我名正言順地去催款倒成為很理虧的了。

當時,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是我明白:受氣其實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大地」給了我平台、給了我榮耀,我作為「大地」的一分子,不能只享受好的,逃避壞的,我應該承擔這份委屈。如果我們只享受榮譽、光環,遇到了委屈、困難都躲得遠遠的,那麼公司如何發展?只有在遇到委屈的時候我們忍一忍、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扛一扛,公司才能向前走,在未來才能給予我們更多的機會。

所以到了第二天,我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這家企業的財務人員見我如此堅持,根本沒把他們的話當回事,只好給了我50 萬。事情並沒有完,因為還有30 萬的款沒有要到。所以,「五一」的時候我又找到了這家企業。當時他們已經面臨清算,情況更加危急。這次他們還是動用上次的那一套,但我依然堅持。其實那時候我已經知道,他們的財務總經理確實有些來頭,他說的那些話並非唬人。但是不管他們怎麼說,我都堅持不走。到了最後,30 萬的款他們也不得不給了我。

就是說,工作中必須承擔委屈。受不了委屈,事情就完不成。而且往往越是大事,需要承擔的委屈就越大。就像爬山,想要爬的山越高,在登上山頂之前要遭的罪就越多,但同時,站在山頂上的時候成就感也就越大。

後來,從那家企業走出來的時候,他們的一位高層告訴我說:鄧總,只有你一個人從我們這討回了欠款,我們自己的那一兩個億外債都沒有討回來。要是我們的企業能有一些像你這樣的人,我們也不至於破產!

很多時候,大家都是看到了做企業的人眼下的財富和頭頂的光環,而並沒有看到這些光環和財富背後隱藏了多少委屈。可以說,那些功成名就的大企業家,沒有一個不是一路受著委屈才有了後來的成就。曾憲梓先生是金利來集團的董事局主席。1997 年香港回歸,他獲得了香港最高榮譽獎章———大紫荊勛章。這樣的一位大企業家,在商界叱咤風雲、被後輩眾多企業人視為榜樣,在創業的過程中也沒少受委屈。

曾憲梓先生最初創業時只是走街串巷地兜售領帶。有一次,下午一兩點的時候他走進了一個店準備推銷。當時那家店的老闆正在和人談事,他進去推銷的時候可能打擾了人家。於是老闆就很不耐煩地說:搞什麼?出去,出去,一身的臭汗。

香港的夏天本來就熱,當時又正好是下午最熱的時候,走了一上午的曾憲梓早已經滿身是汗了。遭到這樣的冷遇,曾憲梓只好走了出去。他覺得自己很委屈,自尊心受到很大的傷害,但是他並沒有打退堂鼓,沒有打算放棄這份營生。回家之後,他就開始反思:為什麼對

方的態度那麼不好?是不是對方正在談事自己打擾了人家,才引起人家發那麼大的火?

第二天同樣的時間,他就在這家店旁邊的茶室叫好了茶。然後他跑到那家店找到那位老闆,先對昨天的事表示道歉,然後請老闆喝下午茶。

老闆當時感到很莫名其妙,因為他一時沒有想起來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就這樣,老闆認為這個小夥子還不錯,然後就讓他留幾條領帶在店裡賣。領帶雖然沒有品牌,但是做工不錯、價格也不高,所以賣得還行。後來,這家店就一直賣曾憲梓的領帶,曾憲梓和老闆也就成了朋友。

上面的故事是我1993 年在讀他的傳記的時候瞭解到的。至今這本書還留在我的書架上,上面還保留著20 多年前我圈圈點點做的讀書筆記。曾憲梓先生這種面對委屈的大智慧給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直到現在,每當遇到委屈的時候,我都會用曾先生的這段經歷鼓勵自己。

變委屈為機會,這是企業人不可多得的智慧。後來,曾憲梓通過這位老闆又認識了百貨公司的一位總經理,這位總經理又在百貨公司內租給了曾憲梓一個攤位。後來慢慢地,曾憲梓的事業就越做越大,最後終於叫響了一個品牌———金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