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3515.html

6月24日,電信運營商的神經再一次被微信撩撥。電商深喉、深圳觸電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創始人龔文祥在微博爆料,微信將開硬件商店,有個北京創業公司已經發明讓微信連續通話的手機外持設備,並已經實現連續通話功能。一時間關於微信手機的幻境再次衝擊著好事者富有想像力的大腦。

雖然微信團隊隨即發佈消息稱這一消息純屬謠言。但實際上,這個謠言雖不中但離事實已經不遠。微信的硬件想像已然開始邁出第一步,不過不是微信手機而是對講機。

在上週末的極客公園活動中,來自微信團隊的Jo(許是為了保密,其中文名字未曾透露)展示了微信對講機的構思與設想。

眾所周知,在微信的上一個版本中推出了實時對講功能,而微信正在研發的硬件對講機通過藍牙同手機微信連接,可以控制手機上對講機功能的停止播放等功能。這樣的話,使用者可以將手機放在書包或者某個地方,而用手上的對講機就可以隨時保持不間斷的溝通。

乍一想這對講機頗為雞肋,它既然離了手機微信就不能用了,直接用手機微信本身的對講機功能不就行了,幹嘛多帶一個對講機?這不就和周星馳《國產凌凌漆》中的神器「太陽能手電筒」一個道理麼?(有太陽光的時候就會亮,沒有太陽的時候絕對不亮,如果想讓它亮,拿另外一個手電筒照著它……)

 

事實上,手機微信的對講機功能離真正的對講機體驗有很多不足:首先受制於手機的揚聲器,音量調到最大也並不足夠,在世外嘈雜的環境中很難使用;其次,手機微信的對講機拿出來使用時,需要取出手機,屏幕解鎖,然後再經過兩到三次點擊才能進入界面,這對從事滑雪、戶外游、徒步等活動的人們來說並不方便;再次,手機的防水、防摔性能差,在戶外活動中受限很大。

同軟件不同,硬件同使用者之間存在著情感的交互。男性通常從小都會對對講機這種硬朗而酷的玩具有著天然的熱愛。如果微信的對講機本身做到極致體驗,能實現流暢而簡潔的使用體驗,那麼想想手中抓著這麼一台對講機都會讓人很興奮。

微信團隊並沒有奢望這款對講機能夠應對一切場景,而是有限的,主要是戶外活動、女生們睡前煲電話粥、商務活動中的多方會議等。試著在腦海裡想像一下後兩者的應用場景,就會發現都是持續不間斷的長時間通話,通常都會保持在一小時左右或者更久。不管是不是故意,顯然微信已經客觀上準備蠶食運營商的通話市場了。

目前,微信對講機依然在開發過程中,但Jo展現出來的設計思路演變,讓人驚嘆於微信團隊對用戶體驗的追求。這因而讓我滿懷期待微信會做出一款使用流暢的對講機,它將在一定程度上代替運營商們的通話服務。

下面介紹一下微信對講機的設計思路,照片由於是手機拍攝,不太清晰,但依然可以看到產品細節。 

Jo等人一開始設計出的對講機看起來就像是一支筆。設計初衷是期望它能夠在多個場景使用。基於此,第一個就要便攜,這個跟記號筆差不多大的對講機可以裝在褲兜裡面。其次,頂端的按鈕其實是個耳機,在公共場所可以放入耳孔進行私密溝通。

這些功能看起來很酷,但是細想並不適用用戶需求:體積小導致電池續航能力有限,不能滿足野外活動時待機兩天以上的需求,所以它不是一個適宜戶外使用的設備;同事,在室內使用的時候,睡前聊天的場景對便攜的要求又是可有可無。

微信團隊決定將複雜的功能簡化掉,區別應用場景,設計出針對戶外自駕游、睡前煲電話粥和商務會議設計出了三款產品。

1、戶外自駕游

三五好友結伴出行,相比於徒步、爬山,自駕游是用戶最易發生的場景。而傳統對講機通常有5-10公里的距離限制,並不足夠,這就是微信對講機的用武之地。

 

上圖是微信做出的第一款自駕游對講機原型。保證駕駛安全,讓駕駛員使用時不用動腦子是這個對講機的設計理念。首先,在形狀與顏色設計同汽車內飾相襯和協調;其次,搭配一個可以卡在汽車空調扇葉上的底座,這樣駕駛員伸手可及,它用磁鐵吸附對講機,用完隨手一放即可自動吸附,不需專門對準。


 

這款看起來挺酷的對講機依然有缺陷。儘管對講機的聽筒與麥克正反面都有,放置時駕駛員不需辨別正反,但駕駛員抓到對講機後手掌依然會堵住麥克,需要單手轉一下再通話。「雖然只用0.5秒時間,但是在高速路上很危險。對於開車使用來說安全最重要。」Jo們因而推出左邊的第二款設計。

這款對講機的麥克風從側面改至頂端,這樣駕駛員隨便持握都能清晰通話。但依然不夠圓滿。為了考慮外觀,這款原型機的按鍵設計成了平的。這樣駕駛員在駕駛中,單憑手的觸覺找不到按鍵,甚至需要低頭看一下。為了省下這個低頭的動作,Jo的團隊再次設計出了第三款對講機:將按鍵突出,抓起來就可以通話。如下圖,這也是目前的定型款。


 

2、睡前煲電話粥

這是一款包著橡膠、形狀圓潤的對講機。顯然躺在床上拿著一個柔軟的東西聊談,比較適合睡覺的氣氛。


 

3、商務會議

為了便於商務會議的多方通話,對講機按鍵被放到了側面,並且做的很明顯。這樣可以放置在桌面上,直接點按即可通話,方便多名與會者使用。

Jo坦言微信對講機依然在開發過程中,上市時間尚未決定,這些也並非最終的確定型號,依然有變化可能。

 

移動互聯網正在極大的改變傳統互聯網的流量來源模式,入口不再是瀏覽器、IM、搜索、門戶這些巨頭,也不再只是一個個APP應用。硬件同樣構成了移動互聯網的流量入口。移動互聯網正帶來對硬件前所未有的需求,它可以讓軟件服務擴展到本來覆蓋不了的細分市場上面。

事實上,所謂的微信硬件市場也並非空穴來風。瞄準微信的第三方硬件開發早已開始,例如在健康管理,已經有硬件將用戶健康數據同微信相連。還有印美圖的微信無線照片打印機。微信在可穿戴設備和「云+端」設備上想像空間很大。

不過微信目前對於硬件的接口並未開放。Jo坦然表示,第三方無法做出對講機,「第三方做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他們不知道怎麼對接。」

針對第三方開發微信硬件的態度,Jo並未表示歡迎也沒有表示拒絕,而是說「看它提供什麼功能了。」極客公園的張鵬對此解釋的頗為實在,說白了就是「微信喜歡的就歡迎。」

無論如何,微信的對講機實驗已經證明對微信的理解不再只是一個通訊軟件,也不只是一個軟件平台,它更可以成為一個硬件平台。顯然在硬件市場這件事上,微信的思路頗似蘋果的IOS,是一個閉合的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