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4106.html

獵聘網創始人戴科彬坐在黑馬哥面前滔滔不絕的說道,談話間不時夾帶著豐富的手勢。1981年出生的戴,2003年畢業於名校中山大學的他按部就班進了外企寶潔公司。從市場部基層員工到品牌經理,戴科彬用了不到5年,不過順風順水的他卻於2008年初選擇了辭職,因為遇到了職業瓶頸。

「職業經理人常常會遇到很多問題和瓶頸,這在外企尤其明顯,你會知道你的上級是什麼樣, 3-5年後你又會是什麼樣,而且外企對人的專業性要求還是比較大的,你最後就成為了一個螺絲釘,所以我就考慮外面有沒有更好的機會。」

辭職後,戴科彬去了前程無憂、中華英才和智聯招聘等招聘網站上去找工作,但他卻碰了釘子,作為職業經理人的他在傳統的招聘網站上找不到需要的信息。並且在傳統的招聘模式中企業處在一個高高在上的地位,而有多年工作經驗的外企職業經理很難拉低自己的心態。

在這個過程中,戴科彬就發現中國缺少一個針對職業經理人的高端招聘平台。彼時,戴的好友、58同城創始人姚勁波就建議其做一個這樣的網站,而姚後來也成為他的天使投資人。

2008年3月,戴就從廣州來到北京這個互聯網比較集中、創新意識比較領先的地方來打拚。起初,他做了一個獵頭網,嘗試了很多的模式,比如說懸賞、招聘和網絡招聘,但都沒行得通。戴因此開始做了線下獵頭的模式——受企業企業委託找人,完成任務後獲取佣金。而這種經驗也對其後來的創業方向也大有裨益,「它使我對企業老闆、HR以及求職者的心態、想法有了進一步的瞭解。」

而經過兩年的試錯,2011年6月,戴科彬的主打年薪十萬元以上中高層收入人群的求職網站獵聘網上線。以下為戴科彬口述。

出場

獵聘網是利用社交的元素來做職場的求職,LinkedIn(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網站)也是這樣的,你看為什麼大家會覺得LinkedIn價值很大,就是因為它顛覆了傳統的招聘網站。LinkedIn更注重維護你的企業人脈,但我們更加注重中國本土化的職業平台,我不會給自己套上LinkedIn的模板。LinkedIn和獵聘的核心都定位在職場中的成功人士。然而LinkedIn是通過人脈的關係,獵聘則是通過給你機會的方式,不過兩者本質是一樣的,都是讓職業經理人保持對自己職業經歷的更新,去跟外面有一個更好的接觸。

強關係不需要互聯網,它是在手機通訊錄中,反而是弱關係需要通過互聯網快速得到一些信息。不過弱關係卻給人創造了80%的價值,而強關係只帶來20%,你回想一下以前做的事情,都是跟弱關係相關。所以,在做獵聘網的時候我就想到這一點:它有社交,但是一定是弱關係的社交。比如,在傳統的招聘網站上你是找不到任何社交的概念,但是在獵聘網上你看到這個職位跟自己還很匹配,於是我就找這個職位背後負責人是誰,我可以跟他聯繫。這樣就產生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而不是人與物之間,這是我覺得獵聘網最核心的。

在其他普通招聘網站,人與實體職位這種冷冰冰的關係是他們很大的弊端,但是他們很難改變這一點,因為這是他們利益來源。而獵聘網在一開始就是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為出發點,所以沒有遇到這個問題。這也就給職業經理人提供了一個嶄新的模式,你在尋找新的工作和機會的時候,直接跟獵頭、HR進行溝通,而不是應聘這種模式。所以,獵聘網完全是基於職業經理人的習慣和在職業發展中所需要的功能來設計的產品。

獵聘網目前用戶主要分為企業、獵頭和個人三方。其中企業方面是當前我們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企業有招聘的需求,根據企業所需要的服務等級、時間、服務內容等收取不同的費用。個人的增值服務也是我們的一個收入來源,比如提供秘書檯的轉接,推薦相應的獵頭顧問,篩選職位推薦等。而獵頭是不收費的。

目前獵聘網600多名員工,註冊用戶一千萬,月活躍用戶七百萬左右,平均每天有兩萬的新增註冊用戶。我們在控制當中盈利,如果砍掉我們正在發展那部分,那獵聘網就是一個盈利的公司。我們已經進行了兩輪融資,這兩輪都是經緯投資的,現在正在準備第三輪,這一輪的融資規模比較大。

傳統招聘網站對低端的求職者來說像洗手間一樣,是著急找工作的一群人,他們沒有什麼忠誠度,找完工作就走了。這也導致網站不活躍,進一步導致廣告效果就不大。所以你需要花更多的錢去營銷,把他們再調過來活躍,而這會產生高昂的成本。而LinkedIn的做法就很聰明,它沒有說花錢去營銷,而是讓你的熟人把你拉回來,用戶把用戶調回來。

從2008年研究LinkedIn開始,我就覺得這個東西一定有前途,事實也是這樣,2008年它在金融危機時增長很快,2011年它就完成上市。而這也堅定了我在中國做一個職場類型的網站的信念,所以我們要堅持做這個事情,問題是在中國如何做?

我覺得中國職場人功利性還是比較強,他們會以達成一個目的來促成一個行為的。在中國,社交不是一個商業目的,而是一種手段,所以你要去做社交,比如我今天我想認識一個人,這個時候我會想到社交,我會問朋友有沒有誰能聯繫到這個人。但是中國人很有意思,他不會之前積累社交,而是有需要的時候才會想到朋友。

外國人的文化是keep in touch(保持連著),但中國是「有事和我聯繫」,朋友是怎樣建立起來的,朋友是在麻煩中建立起來的,我有事才找你,這樣變成了朋友。所以,你做一個stay in touch(保持連著)的社交網絡在中國很不靠譜。此外,我做職場一定會找出一個區分點——給用戶創造價值。於是,我就想到了職業經理人以找工作為訴求點的社交。

煩惱

在中國的互聯網領域,爆發性增長的企業不是「黃賭毒」,就是遊戲。相比來說,我們的領域不會爆發增長,因為職場本身就是一個嚴肅的問題,而我想要的是一份事業,這是我理想。我們會保持專業的形象,會很成熟,因為我們就是一群職業人。

我們的用戶數和智聯等相比起來還是比較小的,這個我很坦白,因為我們的企業時間短。我們一開始是做個人和獵頭互動的,2011年初引入了企業端,但是智聯等他們已經做了十幾年,所以沒法相提並論。在中國,能用得起我們產品的企業數量肯定沒有智聯等網站的多,因為我們的產品比他們貴,而且貴的不是一個數量級。我們平均一個客戶的付費比他們高的多,用戶創造的價值比他們大好多。

在創業的第二年,我看了一篇關於十大不被風投看好的行業的文章,其中一個行業就是招聘。當時我想,原來我做一個不被風險投資看好的行業。2008年和2009年確實不是招聘行業的發展時機,資本都凍結起來了。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做這個,因為我看得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我身邊很多職業經理人,這個群體太大了,很多人到一定階段都有職業困惑,所以中國必然會出現這樣的平台去幫助職業經理人解決這種困惑,我不做這種事情誰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