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allstreetcn.com/node/53783

進入2013年以來,美股持續上漲並刷新歷史新高,這使得一些持有空頭頭寸的對沖基金遭遇了十多年來最慘重的損失,知名做空機構香櫞研究也在其中。目前有對沖基金開始止損,但也有包含香櫞在內的一些對沖基金仍認為,他們的空頭倉位最終將會獲利。

華爾街日報對標普資本情報公司提供的數據研究後發現:

在羅素3000指數中,遭遇做空最嚴重的100支股票的表現明顯好於該指數成份股的平均回報率。這100支股票的平均回報率為33.8%,而該指數成份股的平均回報率為18.3%。

Fund Evaluation集團是一家用客戶資金投資於對沖基金的投資公司。該公司的Greg Dowling表示,如果只看對沖基金的多頭倉位的話,那麼他們的表現還不錯。但多數空頭倉位都損失慘重。

空頭倉位就是投資者在一定價位時借入股票並賣出,等股價跌至一定水平後再買入並歸還,從這一過程中賺取差價。而一旦股票價格沒有下跌反而上漲,則投資者要因此承擔損失。

對於一些基金經理人來說,目前的經濟環境依然處於90年代互聯網泡沫的最後時期裡,在當時,儘管一些互聯網公司的估值已經很高,但它們的股票卻一直在上漲。知名做空機構香櫞研究的做空老手Andrew Left則表示,現在的遭遇比90年代末時要更慘些。

Left稱,被做空的股票表現出眾,這是因機構追求回報率而造就的一個「神話故事」。自7月份以來,他失敗的交易之一就是做空電動汽車公司特斯拉。該股票自7月28日以來上漲了32%,年內累計上漲300%。

而其他遭到做空的股票也在年內獲得了不錯的表現,其中:Zillow上漲222%,Questcor上漲了151%,Green Mountain Coffee Roasters上漲了76%。

一些基金已經開始認輸,華爾街日報援引熟悉Dialectic的消息人士的話稱:

該基金做空了Herbaife和Nuskin Enterprises等股票,目前這家基金正在將部分遭受虧損的空頭倉位平倉,並尋找一些能夠挽回損失的投資機會。在一個牛市裡,我們等不到市場證明我們正確的那天。

但就像是在90年代末的互聯網泡沫裡一樣,Left和一些經理人仍認為,他們的空頭最終將會獲利。

對沖基金Pershing Square在12月份時投資1億美元做空Herbaife,並因此而遭受了損失,該基金創始人William Ackman表示:「Herbaife是一個傳銷騙局,而目前還有任何事實和我們的這個結論不一致。」

但Herbalife駁斥了Ackman的這種觀點,該公司一位發言人指出,Herbalif的業務是合法的,事實顯然不支持Ackman做空該公司。

一些做空的投資者認為,美聯儲購債計劃的結束將會推動某些公司股價的大跌。在8月份,股市確實已經經歷了連續幾天的下跌,這也給空頭稍微帶來了幫助。

對沖基金Lakewood創始人Anthony Bozza目前正在場外觀望,其還寫道,他經常看到,他做空過的一些股票中會先是大幅上漲,但隨後會以一種驚人的方式大跌。而Tesla就存在這種可能性:

儘管我們尊重自己出現錯誤的可能性,但我們對特斯拉的估值已經鞏固了我們對自己空頭倉位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