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allstreetcn.com/node/53767

Janet Tavakoli

在結構化金融領域,價格操縱有著悠久的歷史。只要任何時刻存在價格「設定」或以交易為基礎的價格設定,那操縱就會如影隨形般出現。

價格操縱是「監管機構」嚴打的對象。但在過去三十年裡,監管層或是過於遲緩、或是不願意、抑或是無法做到這點,因此市場專業人士就將市場掌握在手裡。

價格操縱:稀鬆平常

無處不在的財經媒體總是聚焦「醜聞」,就彷彿這真的讓人震驚,而非稀鬆平常似的。如果你交易金屬、任何商品、利率互換、外匯、期貨、期權、CDO、CDS、股票、債券或任何其他金融工具,做好存在價格操縱的準備。在一定限度內,每個金融市場都會忍受一定的價格操縱。

如果你是個市場專業人士,你要做的不是驚訝於價格操縱的存在,而是搞清楚價格操縱的程度與方式。

法律訴訟對於市場玩家只不過是場遊戲

William K. Black對與這個市場有著精準的描述。在這樣一個容易誘人犯罪的環境下,監守自盜就是可以預期的結果。在這種情況下,那些眼裡只裝著獎金的員工們將毫不猶豫的操縱金融市場,即便這麼做甚至會損害所在的金融機構的利益。

在2007年8月,摩根大通CEO戴蒙向我表示,那些法律條款對他而言只是一場遊戲。他唯一在意的都是對手方是否「守信」。當時的討論關於CDO的缺陷以及AIG所出現的越來越大的問題,就在AIG不得不接受納稅人救助的13個月前。摩根大通並非AIG的主要對手方,但該行是美國頂尖的信用衍生品銀行。AIG的麻煩對整個信用衍生品市場帶來系統性風險。

此後,摩根大通在一筆巨額的煤炭做空交易中遭遇虧損,當時的這筆空頭頭寸規模之大,甚至超過了全球整個煤炭市場,當時領導商品部門的正是如今陷入能源市場操縱醜聞的Blythe Masters。該行操縱了這個重要的市場,而當時美國正身處一場戰爭。這次操縱之所以被報導是因為摩根大通是巨額虧損的一方。你不會聽到巨額操縱的贏家。

Masters被FERC指控是美國電力價格操縱的核心人物,要不是摩根大通向FERC支付了4.1億美元罰金,她就已經面臨刑事指控了。其他銀行也在與FERC的罰款鬥爭,但他們的官員並未被指控撒謊。

摩根大通的「倫敦鯨」巨虧顯示出戴蒙想要淡化一筆可能高達數十億美元的虧損,並且稱其為「茶杯裡的風暴」。他在講話時也並未透露這一虧損可能擴大數倍。

同時,摩根大通問題重重的CIO部門簡直就是集風控漏洞之大成,他們也積極的操縱信用衍生品價格。

Libor操縱涉及多家銀行。主流財經媒體將其報導為一個讓人震驚的新聞。然而這對於任何在利率市場從業超過1個月的人士而言都不是新鮮事。銀行在按揭貸款、信用衍生品指數、合成CDO等工具定價上串通。

到國會舉行聽證會對著高管的臉吐槽、到了SEC和司法部舉行調查、到了資淺的替罪羊被指控時,操縱對於投資的傷害已經形成。這裡的教訓就是要告訴你,一切都要靠你。

如今,結構化的金融產品使得掩飾市場操縱更為方便,因為它們不透明。投資者可能暴露在一些風險裡,這包括結構化票據裡的讓人驚訝的條款、信用衍生品合約裡的非對稱的風險措辭、期貨操縱、期權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