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allstreetcn.com/node/53719

本專欄作者為銀河期貨首席宏觀顧問:

我天朝為了實現人民幣的國際化之路,為了打開金融天朝的大門,人民幣定價權的宏觀戰略要求我們秉承走出去和引進來的態度。引進來不用多說,我們逐步的放開金融管制,批准大量的海外金融機構進入到中國來;而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是人民幣如何走出去的問題,而這其中正如『中國銀行』行長李禮輝先生指出的那樣:『人民幣國際化中走出去的關鍵是需要中國的銀行同樣走出去。未來人民幣境外市場的發展,更需要我國的銀行業建立一個國際化的體系配套。』

無論是當前我們現在正在推進的跨境貿易的人民幣結算,還是市場需求不斷擴大的人民幣跨境投資,人民幣跨境融資,我國商業銀行都正在幫助國家發揮著主要的渠道作用,目前我國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量達到1971億元,其中大家一定要記住『中國銀行』立下了汗馬功勞,佔了最大的比重。

為啥要重點講『中國銀行』呢?因為你只有明白中國銀行的主要任務是啥之後,你才能把中國銀行-人民幣國際化-中國銀行海外收購-中國銀行爭奪LME會員-中國銀行和港交所戰略合作-LME未來大宗人民幣化這背後隱藏的重要戰略路徑。

先來廢話一段普及一下中國銀行的歷史。

    當年國民黨統治的民國時期的中國銀行曾改組為國際匯兌銀行,業務發展方針便修訂為立足於國際金融市場,主要的責任和義務是使國家逐步擺脫外國銀行的剝削和操縱。1929年11月,中行倫敦經理處正式坐落於此倫敦金融城洛斯布里1號,與英國中央銀行英格蘭銀行隔街相望,這是中國銀行在海外設立的第一家分支機構,也是整個中國金融機構邁向世界金融市場的第一步。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銀行是人民銀行大一統銀行體系中的外匯業務的工作部門,是在人民銀行領導下的經過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特許的外匯專業銀行。為保證1997年7月1日香港順利過渡,中國政府決定,中國銀行在1997年前的適當時候參與港幣發行。1995年10月13日,澳門政府與中國銀行簽署了發鈔合同。同年10月16日,中國銀行正式開始發行澳門幣鈔票。

從這些輝煌的歷史上不難看出,中國銀行作為中國最具國際特色的商業銀行和亞洲歷史頗為悠久的金融機構,是肩負著我國銀行業國際化進程的特殊使命,並且應該為人民幣的國際化發揮重要的作用的;

    但是回頭來看,自打2003年肖鋼就任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之後,尤其是從2004年股改之後,國家給予中國銀行的定位一直是非常明確『肩負海外重任』,到了肖行長這裡卻將重心開始向國內業務轉移,開始和國內的銀行拼國內市場了,肖行長作為一直行走央行的人物,從外匯到貨幣政策到金融監管,不可能不明白中國銀行對於中國金融走出去,對於中國未來人民幣走出去有著什麼樣的職責,但是大舉開拓國內市場的「轉型」著實有點讓人費解,當時就有不少銀行業的人士,對中行心存疑慮,也難怪有一些香港的八卦金融雜誌猜來猜去很多,什麼肖行長和郭行長比拚誰最先股改上市,肖行長為啥十八大沒有獲得重任等等,這些政治圈裡的事情,自己去看香港的八卦雜誌可能會更有意思。

    走出去需要講究戰術,立足於國內,通過收購併購等方式擴展走出去,正如當年中國銀行申請芝加哥辦事處的時候被美國人以中國銀行監管系統不透明一拖就是好幾年一樣,直接自己幹的速度和效率都不如金融手段來的更快一些。

    2011年之後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加速,肩負重任的中國銀行於是乎再次的在尋求人民幣定價之路上再次的起航,2011年3月,中國銀行集團旗下的中銀國際期貨有限公司成為CME首家中資清算會員,同時也是迄今為止唯一的亞洲地區清算會員。同時,中行紐約分行是唯一一家經CME認證可為大宗商品交易企業開立受益人為CME集團的履約備用信用證的中資銀行。這還不是最為關鍵的,最為關鍵的是中國銀行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簽署的那份《戰略合作意向書》,其中最為關鍵的一條就是旨在展開用人民幣進行大宗商品交易結算的條款,根據協議,CME和中國銀行將加強清算會員結算銀行離岸人民幣存管銀行及境外期貨相關業務的合作,雙方將互視對方為優先合作夥伴。

   我想看到2011年和CME簽署的這一幕,大家自然而然就會發現,中國銀行和CME走的這條合作的道路,和2013年6月份剛剛結束的LME亞洲年會上和李小加先生簽署的核心內容基本上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的,這份MOU的核心內容也是關於三家港交所+LME+中國銀行之間關於人民幣商品交易結算的條款。

   這是一張當時三家(其實如果您閱讀了屌絲前面的9篇內容之後)你應該能夠明白其實這都是中國政府一直致力引導的,其實這個時候大家站在一起其實就已經是一家人了,未來大家一家人要具體做些什麼呢?這不中國銀行副行長陳四清對此次合作諒解備忘錄的評價中,這句:「當前正是中國企業「走出去」和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時期,此次三方合作將為未來人民幣大宗商品期貨交易以及人民幣國際化作重要準備」已經道出了天機。

   注意,這裡面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背後這三位見證協議簽署的三位,從左數是港交所的總裁李小加先生,中銀國際首席執行官李彤,還有中國銀行副行長陳四清先生。為什麼要提要注意這三位呢?因為有很多事情或許在香港你會看到更多的信息,最關鍵的就是中間這位李彤女士,如同眾星環繞一樣使得副行長和李總裁都位居左右,這位李彤女士那可是我們一位李姓老首長的女兒,身份那可是不是一般的;事實上,中國銀行可以說擔負著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一刻都不敢耽誤,中國銀行旗下的幾家全資子公司可以說都各自為人民幣佈局忙碌著,不僅僅是中銀國際,另外一個投行業務為主的中銀香港更是直接由朱燕來女士直接擔任副總裁,朱女士的工作重心中就包括了人民幣業務,並且她是直接向中銀香港總裁匯報工作,最為關鍵的是他是我們另外一位退休的朱姓老領導的女兒。